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春秋玉器的鉴定要点

国际收藏资讯2020-06-29 08:53:47

春秋玉器较夏商西周玉器,在造型、装饰以及玉器的社会属性方面,有显著的不同。要认识春秋玉器的特点,有必要先回顾一下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西周的最后一个王叫周幽王,被犬戎杀死了。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于公元前770年,将首都从镐京迁移洛邑(今河南洛阳)。因洛邑在镐京的东方,因此,东迁以后的周朝史称东周。史学界又将东周分春秋与战国两个历史阶段。

春秋(秦式) 龙纹玉璧

直径16.8厘米

陕西省凤翔县河南屯遗址出土

区别春秋时期玉璧的时代和地区,主要依据璧的装饰风格和琢磨工艺,因为其时玉璧形式还是沿续扁平圆形中间穿圆孔的传统式样。此玉璧器形较大,扁平圆形,厚薄基本均匀,厚仅0.5厘米,双面饰纹,均阴刻四圈三种不同的秦式方折龙纹,据学者统计,每面阴刻龙纹62条,双面共计刻龙124条,是目前所见中国古代刻龙最多的龙纹玉璧,尽显春秋秦国玉器饰纹风格和琢磨技术。

春秋是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洛邑到公元前476年,计294年,因鲁国史书《春秋》记载了大致相当于这段时期的历史,后人称这一时期为春秋。

由于周王朝实行分封制,当时九州大地诸侯林立,至春秋时期,一些小国逐渐被政治势力大、经济实力强的大国征服或吞并,黄河中下游及长江中下游主要地区,被一些实力强的诸侯大国占领。齐鲁在今山东,晋在今山西,郑在今河南中部,宋在今河南东部,秦在今陕西,楚在今湖北,吴在今江苏,越在今浙江。

春秋(吴式) 蟠虺纹玉璧

直径7.5厘米

江苏省吴县严山吴王墓出土

近年田野考古发现证明,春秋吴国继承良渚文化琢玉传统,在大量铸造青铜器的同时,大量琢磨玉器,并且形成了精致、细腻、灵巧的吴式玉器风格。此玉璧呈扁平圆形,形态规范,器壁较薄,厚仅0.3厘米,两面饰相同纹样,均浅浮雕蟠虺纹,纹样左右分区排列,并以羽状阴线纹间隔,繁而不乱,极具章法,这与秦式玉璧内外分圈饰纹明显有异。

西周、春秋时期的贵族,古时通称君子,对玉十分地爱好,有的十分痴迷,他们是当时社会的精英。《国语·鲁语上》记载曹刿说:“君子务治,小人务力。”可见,君子是指当时统治阶级、上流社会,相当于现在的金领、白领;小人是指从事体力、技能劳动的人,属中下层社会,相当于当下的灰领与蓝领。春秋中期以后,君子逐渐泛指有道德修养的人。《礼·曲礼》载:“博闻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谓之君子。”从考古发现可知,两周时期的玉器多为君子贵族佩戴,因这些君子不仅有地位,有修养,当时的制度规定他们需要佩服玉器,同时,他们还有雄厚的财力可以享用玉器,这样就逐渐形成了春秋玉器的一些重要特点。

特点之一,春秋时期诸侯国玉器工艺十分发达。

从目前考古发现得知,秦、晋、齐、楚、吴、越等国,均有精美的玉器工艺,分布广,数量多,显示出各诸侯国玉器文化的独特风采。东南霸主吴国,长期以来一直以铸剑工艺闻名,其实吴国的玉器亦很发达。1986年发掘的苏州吴县严山墓,1995年发掘的苏州真山墓,都是春秋晚期吴国王室墓,墓中发现了大量精美玉器。吴国严山大墓因村民炸山采石而发现,事后收集到玉器204件,大多数为小件装饰玉,除璧、璜、玦部分传统礼玉,以及条形几何状饰玉外,还有大量造型生动的动物形玉器,有夔龙、凤鸟、虎、鹦鹉等。吴国真山大墓虽严重被盗,仍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玉器,其中一对虎形玉器,更是生动传神,反映出早期良渚文化崇虎现象在江南地区的延续。大量玉片的出土,更重写了玉衣使用的历史,因从真山大墓中出土的玉片看,明显是穿缀用的玉柙,已具备后世玉衣的雏型。

春秋(晋式) S形玉龙佩

长11.7厘米

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晋卿赵氏墓出土

晋国是周代诸侯强国,既是文化大国,也是琢玉大国,在屡次称霸过程中,晋侯获得了许多其他诸侯馈赠的精美玉器,更使晋国琢玉技艺如虎添翼,同时也使晋玉带有异国风情。此玉龙佩造型,突破了数千年蜷体玉龙的形象,昂首挺胸,曲尾呈凤首形,开启了周代S形玉龙佩的先例。两面通体饰勾云纹,纹样饱满,琢磨精细。龙腹穿一小孔,可以佩挂。

特点之二,春秋时期佩戴礼仪玉特别盛行。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周代以前玉器用于祭祀的很多。周代是一个崇尚礼仪的国家,故礼仪玉不少。西周礼仪玉的表现主要在佩挂使用方面,如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玉璜,加上其他形式玉器组成的“君子佩”。春秋时期,礼崩乐坏,诸侯国玉器数量惊人,用玉制度僭越现象严重。各路诸侯竞相用全玉佩戴,导致了佩戴礼仪玉的兴盛,这不仅从出土玉器上得到印证,也从文献上得到反映。成书于西周至春秋时期的《诗经》,记载了许多其时诸侯国佩戴礼仪玉的情形。《秦风·终南》载:“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忘。”君子身穿彩衣绣裳,身佩将将美玉,终南山的姑娘对其表示了热烈的爱慕。这说明当时有文化修养的君子都佩玉。当时还用玉作礼品送人。《秦风·终南》:“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赠之,琼瑰玉佩。”是说舅舅要远行了,用什么东西送给他作纪念,美玉琼瑶最能表达我的心。春秋时期未成年儿童亦有佩玉习俗。《卫风·芄兰》:“芄兰之支,童子佩觽。虽则佩觽,能不我知。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觽能用来解结,古有射箭则佩韘。佩觽佩韘,表示童子已长大成人,犹如一些民族的成年礼。

春秋(楚式) 玉琥

长14.6厘米

河南省淅川县下寺1号楚墓出土

虎纹、虎形是古代玉器的重要装饰艺术,石家河文化已经发现相当精美的玉虎头饰,商代晚期出现形态完整的玉虎佩。春秋时期玉虎逐渐多起来,有单件玉虎和玉对虎两种形式。此玉对虎大小、色泽、形态、装饰完全一致,系两面饰纹对剖而成,形态优美,纹样精细,将西周双勾线一面斜坡纹技艺发挥得淋漓尽致,具有浅浮雕的艺术效果。笔者以为,春秋玉对虎是虎符,可称玉琥。

特点之三,春秋时期出现了一些新的玉器种类,主要是尚武玉器的较多出现。春秋时期百国争雄,战事不断,玉器不仅用于社交礼仪场合,也用于热血疆场。其时新出现的尚武玉器有玉剑饰、玉匕首、玉戚、玉戈、玉韘等。

春秋(吴式) 玉琥

长13厘米

陕西省宝鸡市益门村2号秦墓出土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林立,战事连绵,加速了财富的流动和文化的交流,其时文化艺术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玉琥出土于秦地秦墓,玉琥形态与装饰风格却是地地道道的吴式玉器,与江苏苏州春秋吴国大墓出土玉器蟠虺龙装饰风格接近,而与方折秦式龙大相径庭。宝鸡市益门村2号秦墓出土的众多吴式玉器,或间接(通过楚)来自吴地,或是吴国玉匠在秦地琢磨。

特点之四,春秋时期“君子比德于玉”,给玉赋予儒家道德含义。从儒家道德角度对玉进行系统解释,古代伟大思想家、教育家孔子起了拓荒者的作用。《周礼》记载孔子的学生子贡与其关于玉之道德观念的阐述很能说明问题。

春秋(秦式) 镂空龙纹玉佩

高5.1厘米

陕西省凤翔县南指挥村秦公1号墓出土

雄居于西北的春秋秦国,文化艺术上有许多创意、创造,可能与秦国少受中原礼制束缚、敢于创新有很大的关系。秦国玉器同样有许多创新,此镂空龙纹玉佩就是其中之一,有学者称之为“灯笼形玉佩”,实际上是由两条首尾相互盘结在一起的大龙构成,龙首在外,龙尾在内,龙身一面阴刻方折秦式龙纹,另一面光素无纹,上下各穿一对隧孔,便于佩挂。

玉在古代之所以被珍重,并不仅仅是玉比珉少的缘故,而是玉(主要指和田玉)能体现儒家君子的道德品行,玉成了道德、修养的标志。瑜不掩瑕,瑕不掩瑜。“故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比德于玉”。

综上所述,春秋玉器继承的是西周玉器制度、西周玉器风格,改变的也是西周用玉制度、西周琢玉风格。继承部分,说明西周分封制的影响力,也说明中国玉文化前浪后涛不断发展的生命力。改变部分,既反映了西周分封制摇摇欲坠这一历史事实,也反映出各诸侯强国的政治经济实力和高超的琢玉水平。正是这些改变部分,才形成了真正的春秋玉器风格。

春秋(黄式) 龙纹玉玦

直径5.5厘米

河南省光山县宝相寺黄君孟墓出土

古老的玉玦,在春秋时期继续流行,并以崭新的面貌出现,成为春秋时期典型玉器之一。此对玉玦,扁平圆形,状如不相连的环,材质、大小、形状、饰纹完全一致,一面饰纹,另一面素面无纹,当为饰纹后对剖成对。玉玦纹样为双夔龙同体形,以缺口为界,龙首相向,龙尾相结,以阴刻坡线纹勾勒而成,既有西周遗韵,又不同于西周的龙纹构图及线刻技法,春秋早期玉作。

风格多变化

春秋早期玉器接近西周风格,而中晚期则形成了春秋玉器自己的独特风格,主要表现在玉材、造型、装饰三个方面。

春秋(黄式) 龙纹玉璜

宽11厘米

河南省光山县宝相寺黄君孟夫妇墓出土

春秋时期的玉璜,数量虽没有西周玉璜多,却款式多样,这与春秋时期各路诸侯个性张扬完全吻合。出土龙纹玉璜的蠃姓黄国,是春秋时期位于淮水、汉水间的诸侯小国,《左传》有记载。由于黄国的地理优势,玉器工艺受中原文化、楚文化的两重影响,在此龙纹玉璜上也得到一定反映。玉璜饰纹分左右两部分,对称布局,以双勾线、单阴线刻划精美的云纹、鸟兽纹,三边出扉牙。

春秋玉器材料呈多样化趋势。由于周代规定用玉的等级,对春秋玉器有一定的影响,有时级别较低或不富裕的人,不用全玉而用玉石杂饰佩戴。1957年发掘的河南省三门峡市上村岭虢国墓地,1662号墓属春秋早期虢国中小型墓,出土的玉串饰,用玉、美石、鸡血色石间隔混合穿佩。但精美的上等佩玉,绝大多数为和田玉。晋国、吴国、秦国、楚国出土的玉器,许多玉器是王、公诸侯级别佩戴使用的玉器,故不少玉器用和田玉琢制,因为只有和田玉,才能体现君子的温情、君子的风度、儒家的道德观念。春秋时期玉器多样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玉材用途不同所致。和田玉多作礼仪玉或礼仪饰玉,玛瑙、水晶、绿松石等玉石材料用作一般饰玉。

春秋(吴式) 蟠虺纹玉璜

宽13.5厘米

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晋卿赵氏墓出土

玉璜材质呈青褐色,温润光泽,半透明状。形呈三分之一环状,分三部分为,中间部分呈扇形,两端边缘出扉牙,表现的是简化的双龙首纹,以侧视剪影方式展示。表面浅浮雕疏密有致的蟠虺纹,并以羽状纹简隔,具有明显的春秋吴国玉器风格,故定为吴式璜。璜身中间琢一孔,垂挂时双龙首向下,不同于西周、春秋早期龙纹玉璜龙首向上的垂挂方法,与其时视璜如虹有关。

春秋玉器种类较西周玉器有增有减,减少的是《周礼》规定的礼玉,增加的是玉组佩中的觽、条形饰、管、珠等饰玉。

春秋(吴式) 长条形扉牙玉饰

长10.6厘米

江苏省吴县严山吴王墓出土

春秋吴国玉器,是长江下游太湖流域自良渚文化以来第二个琢玉高峰,一些吴国贵族墓尽管被盗被毁,仍出土了大量精巧的玉器,呈现出别具一格的吴式玉器。此玉饰呈扁平长条形,中间略厚边缘稍薄,剖面略呈菱形,对钻细小直孔。通体饰纹,以浅浮雕技艺琢磨变形的蟠虺纹,并填充细羽状纹。类似的长条形玉饰,吴王墓中出土数十件,原产地应是吴国,为豪华玉杂佩的重要构件。

《周礼》规定祭祀天地用四方,使用玉琮、璧、圭、璋、琥、璜“六器”,而分别上下贵贱等级则用圭、璧“六瑞”。至春秋时期,“六器”、“六瑞”中的几何形玉器仅多见璧、璜,而“六器”之一的玉琥,不仅出现于邻近中原的楚国,也出现于偏居江南的吴国、西北的秦国、华北的晋国等,这可能与当时诸侯国间频繁的战争、交流有关。据笔者研究,春秋时期玉琥的用途,可能不再是祭礼西方的玉器,而是发兵用的“玉符”,功用与铜虎符相似或相同。

春秋(吴式) 长方形蟠虺纹玉饰

长12.5厘米

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晋卿赵氏墓出土

浅褐色玉料,局部带浸蚀,边缘微缺损。略呈扁平长方形,边缘带规矩的齿牙饰。器表以浅浮雕技法琢磨蟠虺纹,纵横排列,疏密有致,犹如满地蟠虺在蠕动,并以阴线绞索纹将蟠虺纹分为三区。此纹此式,与晋墓出土的春秋玉器明显不同,而更接近吴国玉器,故定为吴式。春秋晚期晋、吴相距遥远,但晋君吴王共同的争霸野心,使两国有多次接触。故吴式玉在晋地不足为奇。

春秋时期的玉璧,有大璧与小璧两种形式,大璧既不同于良渚文化的素面玉璧,又不同于战国时期的大型出廓玉璧,具有春秋时期诸侯国的地区特色;小璧是一种小型系璧,直径在10厘米以内,大多数玉璧边出细廓,两面饰纹。这种小型系璧不是祭天之器,而是佩戴用器。

春秋(秦式) 长方形龙纹玉饰

长10厘米

陕西省凤翔县南指挥村秦公1号墓出土

此长方形龙纹玉饰,材质细腻,晶莹透明,为上等和田白玉质地。器呈长方扁平体,一角残缺。在器物的底中部位留出一个长方形突面,其他部位镂空,两面饰纹,通体阴刻方折秦式龙纹,器物表面留有朱砂,典型秦式玉器。玉饰外突面底面有一横深槽,以便将玉饰嵌入片状物中,应该是重要器物上面的嵌饰,象征着权力与地位。

最能反映春秋时期琢玉水平的应是玉璜、玉觽。其时璜、觽玉器,不仅数量多,而且形式别具一格。双龙首玉璜的出现,是春秋玉器对称构图的绝妙例证。春秋中晚期玉璜佩挂时不像早期玉璜两端向上,而是两端向下,这与当时认为璜由虹演变而来、龙首饮虹能致雨有关。玉觽更是花样众多,有动物、人物、角状觽多种。璧、璜、觽是春秋时期玉组佩的重要构件。

春秋玉器造型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条形玉饰、管、珠饰玉的大量出现。条状玉饰一边多出棱牙,有的还琢磨成鱼形状,中间透穿细孔,雕刻特别精细。从出土位置看,条状玉饰也是玉组佩的重要构件之一。

春秋玉器的雕琢技艺可用“精细”两字来形容。无论是透穿细小的直孔,还是边角的修磨,或是器表装饰花纹的加工,都精雕细琢,一丝不苟。春秋玉器花纹多见云纹、蟠螭纹、谷纹、涡纹、乳丁纹等,不见方格蒲纹。这些花纹都呈图案化排列,布满玉器表面。除此之外,还有少量蚕纹、鸟纹、虎纹、龙纹等,所占比例不高。

春秋(楚式) 方形兽面纹玉饰

宽7.5厘米

河南省淅川县下寺1号楚墓出土

楚国是东周时期长江流域最强盛的诸侯国,创造出彪炳千秋、传世万代的楚文化艺术,包括发达的玉器艺术。楚国玉器鼎盛期在战国,但在春秋时期就显示出蓬勃的生机,无穷的活力。此玉饰,形体不大,装饰异常精美,构图严谨致密,通体以起突、浮雕、阴刻、线纹等多种琢玉技法,琢磨形象狰狞的兽面主题纹样,并在兽面纹外侧还琢磨若干组蟠虺纹,左上角一组蟠虺纹还未完工。

商周玉器装饰主要靠线条的变化,用线条来描绘图案。春秋玉器装饰已将线条压在花纹底部,线条仅起花纹图案的间隔作用,表现主题花纹的是浅浮雕装饰技艺。可以这样说,线面的和谐,浮突花纹的千变万化,是春秋玉器装饰的主要特点。为避免单调感,春秋玉器的浮突画面常用隐形分区来表现,如玉璧从里到外或从左到右分若干区,玉璜分成左中右三区。蟠列纹中间隔细鳞状、羽状或细密阴线纹,也是春秋玉器装饰手法之一。春秋玉器大部分出细廓,将画面圈在细廓内,更具装饰味和规范化。战国时期的镂空、透雕装饰技法,在春秋时期几乎见不到,偶然所见,不是为了装饰,而是为了形态需要,两者的设计理念有所不同。

大家都在看


2017年保利拍卖重新突破百亿成交!

香港蘇富比如何缔造了36.4亿港币的历史第二高?

中国嘉德香港2018春拍‧总成交额4.2亿港元圆满收官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