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固安原创】山之行

固安在线网2020-07-01 06:29:51

从绿色中走来的是美丽的春姑娘,是一支生命的歌.....



见山

汽车刚进三河境内,那黛色的山影已开始在我的眼前转动了。


朋友若有所思地问我: “你见过大山与原野衔接处的景象吗?


我摇摇头。


那这次你就见识见识吧。


我将信将疑:“有什么好见识的。无非是一脉峰峦突兀,一片麦田如水。

一过三河县城,往东不远,车子开始有些隐隐的颠簸,象行驶在波浪中的船。我有些晕旋、恶心,这是晕车的企兆。朋友却笑了: “怎么样,不作诗啦! ”我也苦笑了。他接着指给我看那渐近的出: “你看,并不象你想象的一脉峰峦突兀吧。


  
可不,那一排大山象一个伟大的母亲,在她的身下有无数个小土包从地平线上蜿蜒而来,向着大山偎依。可惜,也许是她太古老了,光秃秃的,没有树木的影子,裸露着一块又一块的苍岩。多可惜的大山呀!




    


  
过了段甲岭,大山缓缓张开了怀抱,透过车窗,我望见晚霞中,那远处的石灰厂、小矿场飘出的蒸汽。大山的胸怀是佛腾的。

  一位穿干部服的同志(他大概是当地人向我们介绍:“原来这山没有树木,不长粮食,可也不许你开山造矿,人们穷得叮当响,多少人常常因为饥饿而无声无息的死去,那是山吃人。现在不同啦,这山成了山里人的靠山。你瞧这遍山的大厂、小矿,都是钱呢靠山吃山,如果这里能够有计划地开采,有计划地建设,简直就是天堂一样! ”


  
是啊,如今山里人富了,可他们想过没有,光吃山不治山的后果呢?


  


山的梦

 

到了蒋福山,已是黑夜了。大山被夜色罩住,变得混沌一片。但我依然感到她就光秃禿的站在面前。


我在乡里住下,远处采矿的声音还在不时的传来。

我问一位蒋福山人,为什么山上没有多少树。



苦笑了一下说“过去山上是有树的,柿树、栗树、苹果树....可前几年,社会乱,人的思想也乱,穷了就砍树,砍了又不栽,结果荒了山。”他叹息了一声,  然后说:“不过,很快就会好的,前年秋天,全区的青年义务支援我们蒋福山一万斤树种,现已长成了林,新栽的果树,已开花结果了,等到秋天你再来吧,蒋福山一定会用绿色和果实欢迎你的。”


我的眼前仿佛展现了一幅美好的图画,这幅画是蒋福山人用藤足激情的笔,从山外纵深画进去,幽幽的,实实的。


夜里,我做了个很甜的梦,梦见我成了一片绿色的生命,那根就深深的扎在了蒋福山的泥土里。

 

杨庆彬19861月于三河



◆来源:朗月读书会

-----广告------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固安在线APP城市通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