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他山之石】没有质疑何来进步——驳北大林校长治学思想

清友汇2021-10-11 09:33:35

昨天发布了对北大校长时间的跟踪报道

北大“网红”校长林建华,居然是这样的……

大家反响很大,特别是文中提到的重大校友

在此特别表示仅仅是摘取了一位北大校友观点

不代表清华校友和广大北大校友看法!


我们今天来分享另一篇感悟生活(程坦)的文章

重点探讨了“质疑精神、独立思想

与大家共同探讨!

 


  5月4日是中国伟大的五四爱国运动纪念日,正逢中国最知名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迎来建校120周年庆。北大为此举办了盛大庆贺活动,校长林建华在致辞时,居然把“鸿鹄”念成了“鸿浩”。此信息在自媒体上迅速发酵,许多人为堂堂北大校长不识“鹄”字深表叹息,尤其是这个字并非冷僻汉字,初中文言文《陈涉世家》里就有:“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之句,且“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也是中国有志青年的口头禅。


  说实话,除非文史功底极深厚之人,常人读错字是经常发生的事。在我印象中,先父就从来没有读错字,更厉害的是,古籍或文物古迹上那些非常罕见的冷僻字似乎也没有他不认识的,让我曾经极为叹服。但现代社会,人们需要掌握的知识太多,不可能像百年前的教育那样,花费人生最好的一、二十年时间泡在古籍堆里学中文,常人不认识一些生僻字既不表示没学识,更不代表没思想。


  虽然如此,近年来一些著名大学校长,在非常重要的公开讲话中好用古文显摆自己学问高深,却将常用字读错的丑事层出不穷,确实折射出这些人不懂装懂,盲目自信的浮夸作风。好在他们在公开讲话中不识字的丑闻,与他们盲目自信、错误决策给国家造成的巨大损失相比,实在微不足道,因此对于此类丑闻,我向来都是一笑了之,不予置评的。对北大林校长最新的笑话,我本来也没有兴趣写篇文章来评论。


  可是,5月5日我无意中看到林校长写给北大同学的致歉信,联系到最近两场亲友饭局上被人围攻的遭遇,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愤与绝望,不能不将这两天的不快一吐为快。


  先来看看林校长的道歉信写了什么,以至让我浮想联翩,悲从中来,怒不可遏。


  说实话,林校长虽然贵为北大校长,理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这封道歉信也确实写得情真意切,但无论是文字还是标点符号的驾驭能力,林校长、林博士、林教授离我这个同样化学专业的理学硕士、高级经济师差了真不是一点点。但看到林校长坦陈他上中小学时,正赶上那个特殊年代,没有受到正规的教育,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我立马就原谅了他不识“鹄”字的过失。我非常理解,像他这样年龄的博士、教授,由于历史的原因,中文功底其实真的可能比不上现在成绩优秀的初中生。林校长还非常诚恳地表示:“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如果这封道歉信到此为止,我肯定会为林校长知耻近乎勇、实事求是的态度大加赞赏。让我拍板而起,怒不可遏的是他道歉信结尾的这段话: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林校长这段话我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未动。堂堂北大校长,居然认为质疑没有价值,而且阻碍了社会进步,并且将之视为最重要的治学思想反复宣扬:“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这句话,确实十分贴切地高度概括了中国教育“治人”、“治学”的指导思想,但从一个中国最知名大学的校长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所有读书人顿生彻骨之寒、绝望之痛!


  看到林校长这段话,我首先想到林校长前任周其凤接待上级领导视察时那张谄媚、猥琐的笑脸(如下图),原来林、周两任北大校长的为人与治学思想竟然如此惊人的相同。我一方面不得不叹服组织部门选人、用人精准的眼光,另一方面也为中国的教育和民族的未来忧心忡忡。



  放眼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独立思想,既是教书育人的精髓,也是身为教育者的最重要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踏实的学风,培养出创新的人才,塑造心智健康、思维正常的公民,让整个民族立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可是,中国的教育却视质疑精神、独立思想为洪水猛兽,将人类这种区别于其他一切动物的高贵品质,从家庭到学校千方百计予以扼杀,把一个原本健康、活泼的青年,变成了不会思考的行尸走肉!


  我联想到了自己这两天饭局上被亲友围攻的情形,更是悲从中来。这两个饭局,参加者都是身边至亲的亲人与交往多年非常熟悉的朋友,每次都有10多人参加。从年龄上看,有5、6岁的小朋友,有我自己9岁的小儿子,有30到40多岁的青壮年,也有60-70岁的老者;从职业上看,他们之中有科研人员,公务员,医生,教师,企业中高层管理者,普通退休工人;从收入上看,大部分属于上海的中高收入者。


  在亲友聚会上,我向来是不谈时政的,当其他人激情澎湃地热议打台湾、收复钓鱼岛、南海填海造陆,或者无比自豪地宣扬中国在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超越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伟大成就时,我通常都会面带微笑只顾埋头吃喝。偶尔有人问到我的看法,我都会跟他们分享一些众所周知、无可辩驳的真相、真话,每次都会弄得大家十分尴尬,进而我成为大家围攻的对象。


  这两次的饭局,我都因为中美贸易谈判问题受围攻。焦点是两个问题上的看法分歧:第一,中美贸易交恶哪方损失大,以及中美贸易中究竟哪方受益更大?第二,刚刚结束的中美经贸磋商,如果以是否解除了贸易战的风险来衡量,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第一个问题,昨天一次亲友们的饭局聊天中,看法与主流媒体宣扬的一模一样:美国人离开不了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如果中国不采购美国的飞机、大豆、汽车,美国有几百万人会失业,许多大公司要关门;因此,中国不害怕与美国打贸易战,相反,美国卡中国芯片之类高科技产品的脖子,反而对中国是一个警醒,只要政府重视,中国很快就会在包括芯片在内的所有高科技领域全面超越美国。有人问我的看法时,我说了中美贸易顺差的数据,三言两语地讲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举例说如果真的跟美国彻底翻脸,电脑和手机都不能开机,飞机、高铁都得停运。马上一群人围攻我说,只要政府重视,完全可以不用美国的电脑、手机操作系统,这些东西要不了几个月就能搞出来。我们卫星、导弹都能搞出来,一个小小的电脑、手机操作系统算什么……为了不让聚会气氛尴尬,我只好充耳不闻,埋头喝酒吃菜。


  第二天的饭局,换了一群亲友,聊到第二个话题。亲友们认为,看了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转发的新华社通稿,这次中美经贸磋商取得了巨大成功,不但成功阻止了中美之间可能发生的贸易战,而且成功地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强大自信。我忍不住说,如果单纯以这次磋商是否成功地避免了中美贸易磨擦而言,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美国代表团回去之后,估计很快美国就会宣布继续如期实施232和301措施。这时有两位长辈非常生气地异口同声教训我说:“你怎么老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唱反调。我们听到的都是磋商取得了成功,避免了中美贸易战?你凭什么认为不算成功?”我针锋相对地说:“如果特朗普下周宣布谈判失败,制裁继续,算不算谈判成功?”两位长辈斩钉截铁地说:“当然算成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说成功了,那就一定是谈成功了。特朗普说了不算。就是下周中美贸易战开打,也不能否定这次谈判不成功。”众人齐声附和。我严肃地说,“这里有小孩,这是简单的逻辑问题,无关政治立场,你们做长辈的,不要把小孩给我教坏了。”话音刚落,招致长辈们更猛烈的批评和同辈们的攻击,认为恰恰是我在小孩面前传播这些不信任党和政府的负能量,将来会害了小孩!那一刻,我真想掀了桌子走人,但想想还是忍了。


  这两次亲友聚会,完全不受外力的干涉,各自表达的都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几乎所有人完全相信主流媒体的宣传,不容任何质疑和独立思考,而且毫无逻辑,蛮不讲理,睁眼说瞎话,他们不但发自内心的这样想、这样做,而且认为必须这样来教育我们自己的小孩和后代。


  话说回来,这些亲友都是我离开体制内认识的,我自己老家的亲友和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同事,对我还是极为尊敬的,绝对没有人会在我面前如此理直气壮地罔顾事实,信口开河。但在这群我离开体制内之后认识的亲友心目中,我就是被体制内抛弃的事业失败者,一个思想激进的书呆子,尽管无论我的学识、见识还是收入都比他们高得多,但他们认为我思想幼稚、偏激。也正因为他们把我当普通人看待,因此才会表露出他们发自内心的真实情感,对我的另类思想毫不留情地加以痛斥;同样是这些人,换成职务更高的体制内领导参加的亲友聚会,即使这个领导发表比我更加激进的言论,这些亲友都是默不作声,或假装表示赞赏,而绝对不会加以反驳的。说到底,他们不是认同你的思想,而是屈服于你的权威或社会地位。


  我的这些亲友就是绝大多数国人同胞的真实写照:他们完全被权力征服,自觉维护权力的尊严,理直气壮地为权力圆谎,容不得任何的质疑和独立思考。说得难听点,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具有正常思维能力的健康人,而是一具不会思考的行尸走肉。这样的民族,自然难以产生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伟大思想和科技发明,甚至连山寨、模仿他人的科技成果都一代不如一代,又如何立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


  这样迷信权力、扼杀创新的教育思想,在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传统,责任当然不能完全由林建华、周其凤们来承担。但身为教育者,而且是举世闻名大学的校长,居然将反对质疑作为自己的治学思想,不但在建校120周年的庄严大会上公然宣扬、倡导,而且在为自己不识字认错的道歉信上,还念念不忘特别加以提醒。如此毁人不倦,不仅是林校长个人的悲哀与耻辱,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耻辱与悲哀。


  百年前中国伟大的五四运动倡导的“科学”、“民主”精神已成遥远记忆,如今我们身处一个只有立场、不问是非的时代,我不奢望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林校长们会有任何改变,惟望所有正直之人能守住最后的良知与底线:不故意说谎,不主动作恶;教育我们的小孩成为一个敢于质疑,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健康人。


  愿与诸君共勉。


  作者简介:程坦,网名感悟生活,理学硕士,高级经济师。曾任职中央国家机关,央企二级公司一把手;后任多家外企、民企高管;现为上海某法律咨询事务所合伙人、主任,自由撰稿人,民间慈善人士。在国家级报刊、出版社发表过财经和法律方面论文、论著约百万字;近十年发表时政、财经网评超过千万字。


在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北大校长林建华因读错鸿鹄的“鹄”字读音,一时引起广泛关注。今天下午,林建华在北大未名BBS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致同学们》公开信,对本次事件进行了回应: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BBS


—THE END—


你如何看待林校长的道歉信?

欢迎右下方评论!


持续分享不易

欢迎长按下面


——END——


清华人都在转发,

共同分享精彩观点!


  • 来源:微信公众号:shsp_005

  • 文章不代表清华大学观点,仅供探讨

  • 如来源标注有误请告知,我们及时予以更正/删除




  近期精彩文章  

7位清华学霸入围!“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 人”榜单发布!

清华教授秦晖:关于特朗普,90%的人都看错了

魏杰:美国贸易战中国奉陪到底!打出第三次全球化!

清华教授付林已取保候审 这种时代悲剧不能再重演

魏杰:中国正在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深度长文】

对标SpaceX,总会有人破局!中国首枚民营火箭“双曲线一号”发射成功

拆分北京,已成定局……

中国经济进入中年,一旦选错赛道,数十年财富将被洗劫

霍金走后,才意识到杨振宁原来这么牛……

从海归到央行行长,11年媳妇昨天熬成了婆……

比银、保两会合并更重要!多数人没读懂国务院机构改革背后的深意……

【攻略】维权只需要这三步,了解一下?

北京市长留给清华的三件法宝:平庸与卓越的差别(强烈推荐)

清华学霸拍了个短片,火遍全球!化学也能如此震撼!

被冰心青睐的清华男,做到了闻一多、徐志摩没做到的事……

清友汇
汇聚清华人的力量
微信号: THUFriend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