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纪录片中的庐山:地域意象的生成及其文化阐释

查无此人啊2021-07-19 06:48:14

    地域影像因其集中反映某一地域人群的生活样式、社会意识、地域文化,不再是单纯的地理意义上的空间,在影像表达中被赋予更为深厚的内涵。庐山是一座自然之山,也是一座人文圣山。无论是《话说长江》里的游览胜地,还是《再说长江》里中西文化融合的交点;,摄影机镜头无数次地注视着庐山,向观众呈现了庐山这一地域意象的多重内涵。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双重建构为庐山的地域意象提供了多重言说的可能。


地域想象:文人与影像双重建构


    草木山石、日月星辰本无情思,而在艺术家的笔下,大自然的一切都有了人文意义。庐山作为旅游胜地,其地域意象的创造得益于秀丽的美景之基,更得益于几千年来的文人书写,在纪录片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纪录片《庐山独秀》,用摄像机记录下了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与《望庐山瀑布》、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等诗赋中所咏叹的景色,并进行了文本细读。纪录片《庐山会议》,。在几乎所有关于庐山的纪录片中,都不同程度地捕捉了美国作家赛珍珠的生平及作品《大地》中的庐山印象。庐山给予了这些文人以书写的灵感,给予了这些文学作品以原型;同时,庐山又伴随着这些文人、文学作品的流传而广为人知、博得美誉。文人与庐山、文学作品与庐山的水乳交融,形成了一个“人——地——文——人”的良性循环,三者缺一不可,彼此促进。

    在《庐山国家公园》中,对陶渊明《桃花源记》的情景再现向观众演绎了这一良性循环在历史上最值得一提的例子。这一情景再现将观众对于《桃花源记》审美想象变成了影像,也让观众切实看到了庐山世外桃源的怡然之气:渔夫沿着溪边的小路走进一片茂密的桃花林,迷失了方向的他在桃花林的深处发现了一块自己从未见过的地方,“恍若梦中的他,仿佛踏入了一方天国乐土”。庐山,正是《桃花源记》中“桃花源”的原型。正是这个虚构的故事,让庐山成为中国历史上许多不得志的文人墨客们隐居避世的“乌托邦”。而文人墨客的会聚则让更多的文字关照于庐山,也让庐山在后来的两千年里成为一座闪烁着人文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光芒的文化名山。

    纪录片记录下了两千年来庐山的文人书写,并通过声画配合还原了这些地域想象,同时给予了观众以新的想象。影像与文字一样,通过创作者的剪接、拼贴形成新的地域意象。


意象组合:多重的意象的共同书写

    意象组合对于一个地域的书写十分重要,各种不同的意象按照一定的美学原则有机地组合在一起,通过对比、衬托、叠加等作用,呈现出一个地域的多方面,通过多方面的书写,形成一个全面的意象。     在纪录片《话说长江》的《庐山独秀》与《再说长江》的《庐山说“庐”》中,都同时记录下了描绘庐山20年的画家杨豹在庐山取景画画的身影:“这山、这景、竟让一位画家整整痴情了20年”。正如赫尔姆所讲:“两个视觉意象构成一个视觉和弦。它们结合而暗示一个崭新面目的意象。”当镜头里的杨豹由年轻时的英姿切换成中年时的沉稳,我们可以体会到20年间他对庐山始终如一的感情,庐山之美也就溢于言表了。

    在《庐山国家公园》中一段介绍庐山的白鹿洞书院的情景再现,白鹿洞书院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南宋知名理学家朱熹与之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在他的努力下,白鹿洞书院成为中国“四大书院之首”、“海内第一书院”。与陶渊明为中国文人搭建的隐逸出世的精神家园不同,白鹿洞书院则为有志之士搭建了一个治国济世的思想殿堂。在《庐山说“庐”》中,对创办于1916年的庐山牯岭美国学堂也进行了一些介绍,并穿插了美国学堂在战争中保护庐山植物园的事情。《庐山国家公园》中还情景再现了意大利人利玛窦于1595年至1598在白鹿洞书院教授西方文化的场景。在《庐山风云》中,,让军官们学习筑堡战术的历史事件。

    三段风情各异的开办教育学堂的影像,颇具代表性地再现了庐山在教育事业上的历史地位:儒家文化的传道之地;西方教育的融合之地;现代军事的上游之地。同时也很好地阐释庐山三个重要的地域意象:中华文化的圣地、中西文明的融合地、。


地域人物:地域意象的个体表达

     西方现代城市学认为:‘自然环境,天长日久确实可以给国民的素质以某种决定性的影响。居住环境与国民素质的关系,可以说是反射体的关系。’”地域环境对一个人、一个群体的影响深重。反之,在地域人物身上也能够找到地域意象的影子,地域意象寓于地域人物当中并通过其反映出来:在地域人物身上不仅能体会到地域的个性与风情,也能充分了解该地域的文化与精神。同时,地域人物也能够丰富地域意象,为人们认识地域意象提供了更多的途径。

    纪录片《庐山国家公园》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文人篇”,讲述了陶渊明、李白等人对庐山的文人书写;第二部分是“教育篇”,讲述了朱熹、利玛窦等人在庐山的传道生涯;第三部分是“中外交流篇”,讲述了李德立、赛珍珠等西方人对牯岭镇的建设以及他们与庐山的渊源;第四部分“宗教篇”则通过对慧远高僧、吕洞宾、西方传教士的等多种宗教在庐山的共处共荣。     庐山多方面的风情通过对一个个地域人物的描写而得以展现,形成了一个深厚、广阔、包容与博爱的庐山意象。随着纪录片人文化的发展,更多的小人物出现在纪录片中,他们同样作为一个个地域的个体用以展现庐山意象。在《庐山说“庐”》中对生活在牯岭的普通人与《庐山国家公园》中对打渔人小李和饭店老板老王夫妇一家普通生活的写照,让摄影机跟随普通观众到达庐山所观赏到风景的眼睛,让观众从更多的侧面贴近庐山,从庐山人身上寻找到了当下的现代而古朴的庐山风貌。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但对于庐山,却是一样的情有独钟,,那就是庐山的“美庐”了。庐山,。,在所有有关庐山的纪录片中,。在《庐山风云》中,纪录片不仅使用了大量的影像资料(包括对赛珍珠的访问录像、,,然后是蒋宋联姻、,如“何梅协定”的签订、庐山谈话、新生活运动的开展等。记录片《庐山会议》则兼具了中国共产党党史影像资料的双重功能。:。纪录片大量使用了影像资料,尽量客观真实地重现了那一段历史。,、,也形成了一个“人——地——事件——人”的良性循环,不断地丰富着庐山的地域意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