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王照骞 | 闲话武乡千佛塔

家乡之音2020-07-31 16:43:23


闲 话 武 乡 千 佛 塔


王照骞


“段村的塔,禄村的阁”,是乡人历来所称道的武乡两处古建杰作。特别是巍然屹立在今县城(原段村)中央的千佛宝塔,那秀丽端庄的造型和优美动人的传说,使不少中外游人流连忘返。

千佛塔,是原段村净业庵的遗留建筑,由清初名和尚福江修建。其塔体为砖石结构,锥形空心体八角十三级,欑尖顶,通高31.5米,直径为八米直径为2米塔身自下上遂层每级上下有楼梯相通周围设有20窗口可视县城全境,直至数十里之外。塔内一层中央原有释迦牟尼佛巨型装金彩塑一尊于花宝座之上;其它各层共有243个佛龛置放着形态各异的大佛像;塔以斗拱围檐。各上均柱、套兽神、。塔的底北墙清康熙四十九的砖铭。南门顶有二龙浮雕,栩栩如生。经石可进入塔内,二层南北开有两门加砖质栏杆供游外出观光。门上方花开见佛砖雕横匾其它面有鹿鹤同松‘‘鲤鱼龙门牛头马鹭鸶卧莲、“鸳鸯戏水"凤凰牡丹狮子绣球吉祥雕。四层各面有游龙浮雕图案二至五有砖制的装饰栏杆层外有铁箍一道。皇冠形塔刹由覆盆、九层相及宝珠组成整个塔体建筑精细结构严谨,造型优美,宏伟壮观,不少中外游叹为观止。清人魏亮曾留诗赞曰

久负凌云志,登高景愈奇。

仰观临日月,俯视小城池。

眼界开千里.胸怀畅一时。

清云欣得路,雁塔快名题。

如今每当人抬头仰望宝塔雄姿每每想起大慈悲、为民造福阎和尚及其优美动人的传说……


阎和尚其人



武乡旧志所载,阎和尚名福江,字洪.河北省肥乡县人。三十二岁出家先住武乡长庆庙后移段村净业。又据塔内碑碣所记:老僧洪润,戊辰岁掷杖焚修募结草瓢,仅蔽风雨迄今二十八载;苦行无欺,者见者不指为圣僧即敬如活佛。远近轰传,施舍如注。由是造殿塑像装金庙貌大有可观。而老僧善愿未已,凡桥梁崩陷道路崎岖,艰于跋涉者急为铺修疾病问方药者或泥、草根,山枝,与食即愈。处处开方便之门,时时发慈悲之念。’’康熙五十九年九月县令李援路经段村庵内小憩插天宝塔时尚求为文以记。李援曰:“塔之何居?俗家时立愿削发后,盖庙造塔,塑佛装金以及修桥铺路劝善行好推广佛教方便众生兹塔工将次告成求记以了宿。非夸塔之出层霄愚民惑世也。”

从康熙3 8年至4 9年,阎和尚历经十二年千佛塔终于合尖告成。建塔虽耗银万两但他从未花每次外出,是满载归。直到宝塔建成人们仍不知他的钱从何而来。然和尚己而曰:“此一方遇我厚,吾复出祉尘,为一方种福田,然吾行矣,当净除六贼,成吾正果。”

一次,老家的发妻带着儿女来寺院寻找阎和尚。阎和尚口念“阿弥陀佛”无奈地说:“吾早已遁入空门,断绝尘缘,你还是回家去罢!”说毕回寮房取出一把铜钱,然后麻绳穿起来交与妻子,且吩咐道:“你回去后,花多少往下取多少,万不可全取下来,善哉,善哉……”阎和尚的妻子回去后,先是花多少取多少,但钱串上的钱一点也不见得少。妻子觉得好生奇怪,一次竟解开麻绳,将钱串上的钱全部倒了下来,想看看究竟有多少。然而,从此钱串上再也取不下一文钱来了……

还有一次,是个深夜,有个盗贼蹑手蹑脚来净业庵偷东西。但刚爬上墙,就听得阎和尚在寮房内道:“有布一匹,已置庵前,无它长物也!”这盗贼一听,赶忙遛走了。次日夜,又来了几个盗贼,正欲撬门,或听得阎和尚在寮房喊道:“庵前已为汝等以置好斗米,自可持去!”盗贼一听大慌,从此再也不敢来净业庵行窃了。

一日,阎和尚对徒弟说:“吾世寿已尽,早营寝处少息。”待徒弟出去一会回来时,见师父已端坐而化了。可是第二天上午,富庄村的一位赵姓士绅在段村小莲池上看莲花时(今县文化馆那片地方),遇到了阎和尚。只见阎和尚鹤发童颜,神采焕发,还走上前来和他打招呼:“先生,荷花盛开将赏焉!”说毕飘然西去……后过来一位本家老叟,当赵绅向他讲起刚才见到阎和尚时,老叟惊奇地说:“和尚前日已圆寂了啊!”赵绅亦甚为诧异,方知原是和尚自神其术。


神奇的千佛塔



传说和尚死后,来此朝拜者仍络绎不绝。塔门一开人们便争相登临上至十一层抚摸头顶正中之垂柱柱头,都说这是老佛爷的铁胆摸一摸可以去病除邪。还有不少人说真也灵验,而且可以给你一口气举出许多例子来。于是摸摸铁圪搭;能活九十八’’之说,一直延传至今

据当地人说,有一年,段村的一个后生登塔玩耍,一不小心从第八层上掉了下来。周围的人都惊呆了,而这个后生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扬长而去了。

还有一回,是1938年农历二月中旬的一天,有架敌机来段村轰炸。那天一共投了8颗炸弹,其中7颗都爆炸了,唯独落在千佛塔根的一颗炸弹,不仅没有爆炸,而且那敌机飞着飞着就把机头掉了下来,然后撞在县北的东黄崖山上,落了个机毁人亡。于是人们奔走相告,都说是阎和尚回来,把日本鬼子飞机的头给扭下来了……

又传说不知过了多,千佛塔上裂开一道缝。人们都担心塔会倒塌。有个小炉匠在街上高喊;钉大家俱!当村民们拿出盆盆、锅锅、罐罐来让他钉补时他却嫌小不肯承揽。老汉上前问道:“师傅贵姓?曰:“在下姓老翁又锅大盆你嫌小,这座千佛塔上是裂开一道缝师傅能否钉钉?”那天晚上夜深静。人只听见丁丁当当,锤声不断。直到鸡叫三遍才停次日,发现塔的第七层上加了一道铁箍说阎和尚又回世修塔来了


万圣厅·千佛·秤钩角



关于千佛塔和闫和尚的传说,真是众说纷纭哪。其中有一传说在武乡流传很广,从东乡到西乡无人不晓。

说是在从前,武乡的西部较穷,东部较富。一天,闫和尚云游到西乡,得到百姓的周济,茶余饭后和百姓们闲聊,得知西乡世代贫穷的苦衷。闫和尚为报答西乡人的缘分,就召集本地有名望的人密谈了一个晚上。闫和尚说:“老纳纵观你们武乡地理,东西狭长,犹如一根称杆;东粗西细,东重西轻,而且又在砖壁村修了一座大庙——万圣厅,东西比重失调,财富既然要流向东乡。只有在当地修一座高塔,作为秤砣,重重的压住秤杆,财富才会倒流过来。”

经闫和尚这么一指点,西乡人就在段村修了一座高高的千佛塔,又在东乡的韩北村栽了两棵杨树,当作秤杆的两颗定盘星。

这件事被东乡人知道了,都非常着急,便四处寻找对策。后来经一位风水先生的指点,想出了一个补救的办法,就是把武乡东山上的一个小村,取名为“秤钩角”,意在用秤钩钩住太行山的主峰,不让秤杆压下去,这样财富就不会倒流了。直到现在秤钩角这个小山村仍然存在,韩北村中的两棵大杨树,各需5个人舒臂才能搂得住。只是1995年元宵节村里放焰火,火星落在其中一棵古树上,被烧死一棵,现在只剩孤零零的一棵了。段村的宝塔,即千佛塔,虽仍高入云端,但怎么能压得起巍巍太行的“秤钩角”呢!所以现在的东乡仍然要比西乡富一些。


佛图澄点化阎和尚


还有一个传说,说是这座巍峨壮观的千佛宝塔,记载着大慈大悲、为民造福的阎和尚与半神半人、智能超群的天竺高僧佛图澄的一段佛缘____虽两人所处的时代相隔千年之多,但这段故事毕竟在民间广为流传,而且久传不衰。   

故事说得是阎和尚筹建工程浩瀚的千佛塔时,当历时八年头上,千佛塔修至第八层时,因塔身过高,脚手架难支,工程只好告停。

为此,阎和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刚朦朦亮,便独自一人在塔下散步,但百思而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前面过来一位老僧。只见他手持禅杖,身着袈裟,古香古貌,鹤发童颜,举止端庄,绝非一般俗家弟子,定是一位得道高僧。于是,阎和尚立即上前顶礼迎请,口念“阿弥陀佛”,并陈说建塔所遇疑难,恳请圣师度化指点。只见那高僧听了闫和尚的一番陈述,口念“善哉”,脸上露出了慈善详和的微笑,沉思片刻后说:“老衲年事已高,行将土掩,无力相助;你悉心禅悟,定可解疑团……吾将南山去也。”高僧漫不经心地说着,翻身欲走。闫和尚急忙跟上去,好象还要说些什么,然而高僧却已杳无影踪。阎和尚知是南山圣师佛图澄显灵点化,忙对着南山连叩三拜。

回到禅堂,闫和尚合掌打坐在蒲团上,反复回味着圣师的禅语:“……年事已高……行将土掩……”“噢,对了——土掩!”闫和尚终于顿悟而得其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千佛塔又行施工了。人流滚滚,车水马龙,一筐筐沙土,如泥浪一般向千佛塔涌来……掩一层沙土,砌一层塔身……

又经历了整整五个年头的艰辛,闫和尚所建的十三级宝塔终于合尖告成。

为铭记高僧佛图澄与阎和尚这段佛缘,清人魏佩曾写赞诗一首:

宝塔巍峨天地参,

胸腹容大度人宽。

恰似佛图禅心铸,

合尖功德万古传。


尽管这是一段不见史记的传说故事,但他足可表达武乡众生对佛图澄大师和阎和尚的仰慕与崇拜之情。


司令员保护千佛塔



抗日战争时期的1940年6月,日军毛利大队由沁县方向侵入武乡中部的东村,后来又增加了段炳昌师的一个团,在段村垒城筑堡,建成武乡最大的、分割太行三分区的重要敌据点,并美名其曰“新城”。城垣上,各种射击设施组成稠密的火力网;城四周以壕沟、铁丝网、碉堡构成外围防御体系;城内驻屯了三个团的兵力,整千的人数,就连紧挨东城门南边的那座千佛塔,也一连几年被敌伪所据有,成为一座天然险峻的堡垒,干起了反对武乡抗日军民的勾当了。

但是,出乎敌伪意外,我敌后军民已经把他们刻意经营的巢穴包围起来了,而且把这个“新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是1945年8月23日,太行军区李达司令员指挥的西进部队,决定攻克段村敌据点,歼灭拒降的日伪军。

24日夜,31团一营以奇袭手段,扫清城西北敌外围主雕,全部登城,转入巷战;25日3时,决九团一营以突袭的战术,抢占东村山,全歼东村据点守敌……

李达司令员在望远镜里密切注着前方的战况——城西,王家垴炮台被端掉了,扬起冲天的烟尘;随着“轰隆隆”的几声炮响,东城门炸开一个缺口,洪涛般的部队在一片喊杀声中向城内突进……然而正在这时,千佛塔十几个窗口顿时喷射出罪恶的火舌,压的我攻城部队抬不起头来——千佛塔成了我军前进的障碍!

工兵班在我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已提着炸药包逼近塔根,把一包包炸药塞进塔内,准备引爆;分区的山炮也正调整炮位,瞄准目标,等待炮轰千佛塔的命令……

李达司令员的两道浓眉顿时皱成一个疙瘩。他急忙放下望远镜,抄起电话机,发出了雷鸣般的命令:“千佛塔是文物古迹,各参战部队务必好生保护!”

真是军法无情,军令如山!一个个战士冲过去了,随着千佛塔上机枪的叫唤,又一个个栽倒在地上……

这时,只见一个战士,瘦高个儿,腰里别着一束手榴弹,东绕西转,躲过敌人的火力网,敏捷地窜近塔根,然后一个鹞子翻身,便跃上了塔的二层,接着又向猴儿一样爬上了三层,四层,直至十三层……

随着一声巨响,塔窗内冒出了滚滚黑烟。战士们乘机冲入塔内,干净利落地全歼了垂死挣扎的守敌——日军的一个机枪班。

八路军指战员以生命和血的代价,换来了千佛塔的完好无损!

红旗在千佛塔上高高飘扬,军民们涌向街头,疯狂般地呼喊着,跳跃着,敲起了盆盆罐罐,欢庆武乡县城的解放!当时,著名作家高沐鸿,曾在距段村8华里的郝家垴上,居高临下,目睹了这一英勇悲壮的活剧,并即兴写下了一首气势恢弘的史诗——《攻塔》:

     打罢沁县打武乡,

     段村的鬼子闻风远扬。    

     只留下一撮活尸僵塔上,

倒打算和这古塔共存亡。

炸不得塔呀开不得枪,

机枪扫不入塔上窗。

炸了高塔呀灭了古迹,

不打鬼子又留祸殃。

 英雄事绩出在节骨眼,

便见有人身抱炸药近塔边。

身后机枪来掩护,

两手如猱攀上天。

高塔攀上十三层,

鬼子只顾高来不顾深。

只说是:叫咱三日三夜攻不下,

不打算一声霹雳,天空落下尸一群……


抗战胜利,托李达司令员的福,获得了新生的千佛宝塔,又以她那伟岸的身躯,博大的胸怀,顶风冒雪,披雷挚电,护佑着这方土地上的臣民……

建国后,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对千佛塔的保护和管理历来十分重视。七十年代末,千佛塔列入长治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划定了保护范围;十年代初,由县文管所筹资,复原了塔内各层楼梯,安装了避雷针;八十年代中期,县政府出面,拆除招待所瓦房三间,服装厂机工房五间同时硬化了地面安装了保护栏杆;进入两千年,武乡县委、县政府,投资560万元,进行了以保护千佛塔为重点的环境整治工程,拓宽了宝塔东西街道,扩建了宝塔观赏游园;据县文物部门透露,为保护文物,弘扬民族文化,开发旅游资源建设文明县城,省古建所对武乡千佛塔的文物本体保护,期已作出规划设计,总投资176万元,力争在一、两年内完成。

古塔重光,指日可待!


——2014年于武乡县城惠民居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