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特别推荐】慕生树:千年石城“铜吴堡”的未解之谜

东方诗社2020-07-31 09:40:18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吴堡石城,素有“华夏第一石城”之美誉,是全中国保存最完整、建筑历史久远、文物价值极高的的中国第一石头城,2015年荣获“中国最具价值文化(遗产)旅游目的地景区”称号。因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山环水绕、铜墙铁壁,故有“铜吴堡”之别称。

随着吴堡石城在海内外知名度的迅速提高,千百年来独立高山人未识的吴堡石城,慢慢地撩开了她那神秘的面纱,然而,至今仍有许多神秘的不解之谜困惑着吴堡石城的爱好者,笔者在此将有关石城之谜罗列如下,以飱读者,同时盼能引起有识人士的重视,期盼能早日解开这些未解之谜。


一、石城建城时间之谜


石城建城最早在何时?至今尚无定论。


据《二十四史宋史夏国传》记载,北宋开宝九年(976年)北宋定难军节度使李克睿(原名李光睿)率兵破北汉吴堡寨“斩首七百级,获牛羊千计,俘寨主候遇以献,累加检校太尉”,由此可见,早在1000多年前,石城就已颇具规模,除此之外,史书中有关石城的记载凤毛麟角。石城占地10万平米,城墙周长1225米,有城门五座,史书记载的是“破城"之时间,而非建城时间,如此规模之大的一座石城,建城时间一定要远远地早于这个时间,从石城山上、山下、城里、城外的有关遗址、遗迹、遗存和墓葬发现的“石刀、石斧”等文物来看,应该早在四五千年前,石城山上就有人类居住,石城至今交通不便,吃水困难,不适宜人类居住,几千年前,吃水应该更困难,交通应该更不方便,人们在这里居住,一定是为了保存自己,而为了保存自己,就一定要修筑―定的防御工事,否则选择在这里生活又有什么意义?有关专家据此推测说,石城城墙应该有四干年以上的历史,但确切的建城时间无人能回答,惜无有关资料佐证,姑妄言之。       

       

二、石城最早的建筑人之谜

 

1、吴王修建说


吴堡设县于北魏始光八年(431年),先后曰政和县、延陵县、延福县,县治所一直设在寇家塬镇杨家塬村。吴堡石城,先曰堡、后为寨,自金正大三年(1226年)成为吴堡县治所在地,直至1936年民国县政府撤离。


清道光“吴堡县志”载“吴王墓,县北二十里寇家塬,冢高数丈、故丘巍然。按吴堡旧志,王之名无可稽考,相传邑以王授名尤属不经,以旧志所载仍存之”。1978年农田基建平整土地时用推土机将墓冢推平,吴王墓南40米处曾挖出两座土坑竖穴墓,一座墓深3米、4米见方,坑底下有1米多厚的木炭,木炭中挖出彩绘陶鼎,彩绘陶鸭蛋壶,铁剑等物,木炭1000千克左右,另一土坑墓挖出铜博山炉一件,“解贵”铜印一枚,这两批文物都是秦汉时期器物。


1985年,陕西省考古所对吴王墓进行了探测,墓深8米,方形竖穴,约10米见方,墓道长20米,在深6米下有红烧土1米,再下有木炭1米。秦汉时期距今已有两千多年之久,仅从历经两千多年风雨而墓冢封土仍有3——6米多高来说,此墓冢确实非同寻常。此墓之大,在陕北地区确实极为罕见。

   

如此看来,沉睡在吴王墓中的吴王或许与吴堡石城的修建应存在一定的关联,或许这位“吴王”,曾担任过石城的“堡主”?“寨主”?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吴堡石城在秦汉时期就应该早已存在,也就是说吴堡石城至少应该有两三千年历史。


2、匈奴赫连勃勃建城说

   

近年来,陕北地方史研究领域对于陕北一些地区的“吴儿城”、“吴儿堡”遗址(包括吴堡石城)的历史和由来,认为“吴儿城”、“吴儿堡”是因为十六国时期大夏国统治者赫连勃勃用来安置俘虏的东晋降卒而得名的。吴堡县名的由来也与赫连勃勃和东晋的俘虏“吴人”有关。


3、吴起建城说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吴堡籍人士王宇翔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吴堡者,魏将吴起所立之寨堡也。”即吴堡石城最初是在战国时期由魏国西河郡守吴起所建筑的。众所周知:吴起是战国时期魏国的名将,与兵圣孙武齐名,世称孙、吴。据王宇翔考证,今陕北和晋西一带有很多关于吴起的遗迹和传说。如红军长征的落脚点陕北吴起镇(今延安市吴起县),相传就是吴起屯兵的地方。而吴堡黄河对岸的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吴城遗址,相传也是吴起所筑。


从地理位置来说,吴堡石城位于秦晋大峡谷的黄河西岸,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东面是山西的蔺(今山西省柳林县孟门镇),为河东重镇。西北面是上郡(今陕西省榆林市),西南面是雕阴(今陕西省延安市),地处秦晋交通要冲,是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所以,吴起在河西一带用兵,是非常有可能在吴堡石城这个地方建筑军事寨堡的。这一点从吴堡境内发现的多处战国墓葬和出土的一些战国文物(魏国布币、秦国铜印、陶器等)也可以得到佐证。而史籍中关于魏、秦、赵三国之间争夺蔺(吴堡黄河对岸山西省柳林县孟门镇)地的战争记载,更是为吴堡在战国时期即为军事要地提供了直接的证据。而后世在吴起所建筑的寨堡基础上又经过多次修建和修缮,几度兴废,才发展成为今天的吴堡石城。而为了纪念吴起立寨堡才起名叫“吴堡石城”。


以上三种建城说,究竟那种正确,至今尚无定论,祈盼有识之士予以考证。


三、涝池出现蚌类生物之谜


石城娘娘庙背后,有—水坑,人称“涝池",是过去城里村老百姓洗衣服、挑水浇菜园的地方。过去每逢下雨坑里有积水,水里就会有蚌类生物出现,铺满水面,石城离大海何止百里千里,应有两千多里之遥,可为什么有本来只有在大海里才能生存的蚌类生物在这里出现?截至目前,尚无人能解开这—“石城之谜”。


四、绞龙碑竖立之谜


石城管理所现保存有一块刻有四条龙的碑首。而且,每条龙的足上又只有三个足趾。据专家讲,北宋以前的石刻龙,每只脚上有三个足趾,北宋以后的石刻龙,每只龙足有四、五个足趾,由此可见,这块碑首应是北宋前的石刻。


石城是在金正大三年(1226年)才成为吴堡县县治所所在地的,而这块应刻立于北宋(960-1127年)前的石刻为什么会在石城出现?该石刻是从原吴堡县城所在地——现寇家塬镇杨家塬村移来的?还是当初直接刻立在石城的,因无从考证,不得而知。  

 吴堡县所辖范围一直很小,只有418.5km²而且先后曾归属过陕西佳县、绥德县、山西定胡县(今山西孟门),而这块石碑不仅是龙头碑,更是一块刻有四条龙的四龙头碑,能在石城出现,岂非咄咄怪事?  


众所周知,在封建社会,刻立龙头碑可不是—件很随便的事情,若擅自刻立,肯定是要杀头的,这一切更为这块龙头碑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仔细端详这块龙头碑顶,确实气势非凡,刻工细腻,想来碑身和碑座更应非同一般,而这一切,又皆因碑身(碑文)碑座无寻觅之处,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从而成为石城的一个不解之谜。


五、石城形状之谜


石城形状究竟如何?千百年来,谁都说不清,只笼统称之为“呈不规则椭圆形状”。直到2015年,有人用无人飞机航拍后,石城的真面目才呈现在世人面前,说来也怪,细端详:

从南北看,石城呈人头形状;

从西东看,恰似中国地图轮廓;

从东看,正好像老鹰的头部;

从北南看,好似右手握拳举起大拇指状,在夸赞说:“吴堡石城,好,确实好!为什么好?因为吴堡石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华夏第一石城,是全中国保存最完整、建筑历史久远、文物价值极高的中国第一石头城,也是中国最具价值旅游目的地景区。”


这一切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古人有意为之?尚无人能解释。

      

六、衙神庙壁画之谜


石城衙神庙,据陕西省文物局文物处原处长(现任陕西省文物局副调研员)呼林贵同志介绍,这是截至目前陕西省唯一得以保存下来的衙神庙,其重要的文物价值不言而喻,尤其是庙东、西两壁的彩绘更是十分珍贵。


据石城村里年长者讲,庙西壁画是萧何出巡图,庙东壁画是曹参出巡图,庙北壁画是刘帮出巡图(惜已毁)这两幅壁画至今光彩耀目,那么这两幅壁画究竟彩绘于何时?有人说应为宋元时期,有人说应为明清时期,莫哀一是,逐成为石城之谜。


七、“重修关帝庙碑”阴面字刻倾斜之谜

   

关帝庙始建年代不详,据说至今已三建三毁,而在石城发现的二十多块石碑中,却没有记载关帝庙情况的碑刻,令人深以为憾,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巧合,2015年国庆节前夕,在一次例行巡查中笔者突然发现瓮城内乱石丛中有一块石头很是特别,双手一扒拉,很明显是一块硕大的石碑碑顶,由于当时已近黄昏,一行人只能作罢。


第二天,十多个人整整忙活了一天,终于把这块“重修关帝庙记”碑从地下请了出来,这块碑重约一吨有余,碑文详细记载了发生在嘉靖年间的一件事实:由于连年天旱,庄稼颗粒无收,无可奈何之下,在城里乡绅张澍的带领下,人们跪求于已经毁弃的城隍庙,并许诺“天降甘霖,则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天遂人愿,大雨滂沱,于是人们兑现了诺言,并刻石为记。


这块碑刻的出土,无疑填补了石城关帝庙研究的空白,不由令在场的所有人欣喜若狂。

但细端详,笔者发现:这块硕大的石碑,正面的文字镌刻端正,而背面的所有刻字却明显的倾斜不已,很不端正(见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笔者百思不得其解,众多的游客也没有一个人能说得上个缘由。


八、娘娘庙佛像石刻碑之谜


石城管理所现保存有一块风华严重的原保存在娘娘庙的佛像石刻,这块石刻据专家介绍应为典型的北魏(386534)石刻,石刻上的人物衣着打扮明显体现着北魏风格,上面既有狮子石刻,又有牵狮人,菩萨则端坐在狮子上,石刻左右两侧也刻有众多佛像,这块石刻可以把石城的建城史从有记载的一千多年,推进至1600多年前,这对于研究石城历史是一件重的实物佐证,也有人说,这块石刻的竖立时间应该更早一些年代,体现的年代比北魏应更早,那么这块石块究竟竖立与何时?有谁竖立?目前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