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山之阿》

山阿有女2021-04-04 14:41:33

  阿罗是䄠西门第三任门主的关门弟子,入门已经十二年了。

  说出去名头好听,但师傅美其名曰锻炼体魄夯实基础,并不教她什么本事,平日里也就是砍柴打水做饭给师兄弟们吃吃。

  䄠西门是为大隋神秘组织之首。此门所在何地,所为何事皆不得而知。而其名如雷贯耳于世人是因为当世幻术大师皆出自䄠西门。所以大都戏称它为“戏法门”。

  阿罗觉得,这个外号起的,十分和自己心意。正好出了心头这口敢怒不敢言的恶气。

  今日晨起,阿罗照旧下山砍柴,远远地看见一团红红的东西趴在草丛里,她寻思着这个果子都不结的山沟沟里,果真如师父所言灵气蕴藉?蕴藉地都生出灵物来了?

扒拉开那堆乱七八糟的干草对上那双滴溜溜的眼珠子的时候吓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乖乖哟,这莫不是一只红不溜秋的老虎吧。阿罗提起筐就跑,“莫管闲事,莫管闲事,诸事皆宜。。”

  草丛里的灵物慢悠悠的抬起眼皮瞅着跑远的小姑娘“几百年了,还是这么没出息。”



  䄠西山巅,灰衣服的老者在一块突出的嶙峋岩石上打坐。薄雾蒸腾浸湿了外衫,袅袅山岚四处蒸腾。

  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精光乍现,挥手甩出一枚骨刀。破风过处,徒见青烟。

  “你回来了。”老者见一片玄色衣角飘来,缓慢合上了眼睛。“回来便罢,又试探吾作甚。”

  “旁人道鸿昀道人亲下凡尘创一山门,昱炆心下暗忖难以自信,特来一探。”玄衣男子拱手一拜“是小道的鲁莽。如今您以真身现世,莫不是要出现可比昔日女娲之祸的事端?”

  灰衣老者几不可闻地叹气:“自天地生,道始立,天道大劫便周复不息。若遣自然,顺天意,视万物如刍狗,昱炆,远古众神何以凋零至此。”

  “老祖无量。”


  阿罗气喘吁吁地踏进山门,跟迎面的九师兄打招呼“九师兄,今日我们吃鱼!师父他老人家可回来了?”

  青衫琯发的道人将落月剑收势,寻了石凳坐下,微微挑眉“哦?吃什么我倒不在意,到底我们修道之人早就辟谷了,难为你日日收拾吃食。师父他老人家在哪儿我也不知晓。不过你筐里的那是什么?”

  阿罗扭头正对上那双乌不溜丢的眼珠“妈耶!你你你你,你这只野老虎怎么跟我进来了?”九师兄踱步过来“罗罗你好有本事,堂堂狴犴也能认成老虎。真让人头疼。”

 

  “我....我当然认得这是什么灵物!叫老虎只不过是昵称罢了,尔等......当然不懂我们女孩子的乐趣!要头疼也是师傅头疼,到底我还是要跟着师父学的。”阿罗气鼓鼓的提着红彤彤的狴犴去了厨房。

 “今日脾气倒大。”九师兄弹了弹落月剑,起身回房。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