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晋源史话 晋阳古城遗址(一)——概述,古城墙

微晋源2020-06-29 15:59:10




 

晋阳古城是山西省省会太原市的前身,遗址中心在太原市西南20公里的古城营村一带,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晋源新区以北约200米处,即 晋阳古城西城垣遗址。


晋阳古城遗址


创建晋阳古城的确切年代,现已无法稽考,但能从《左传.定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晋赵鞅人于晋阳以叛”的记载中得知晋阳城创建于春秋末期鲁定公十三年(前497)之前,晋阳城坐落在西傍龙山、东临汾水的晋水之北,因古时将山南水北的地方称为“阳”,故名晋阳。负责建筑晋阳城的人是晋国公卿赵简子(一名鞅)的家臣董安于,他采用版筑法,将黄土和石灰夯实, 使城墙高厚而坚实;
又炼铜做宫殿的柱子,用高丈余的蒿、楚等山木做宫殿 围墙的木骨,外面抹上泥,所谓“公宫之垣,皆以荻蒿楛楚墙之;公宫之室, 皆以铄铜为柱质”。赵氏就凭借这样一座“城周四里”的弹丸小城,度过了 “范、中行氏之乱“和“智瑶决水灌城”等危机,并以晋阳为初都“三家分晋”,跻身干“战国七雄”之列。在秦汉二朝,晋阳是抵御北方匈奴的边防重镇,曾为西汉韩、代、太原等封国都城90余载;开创西汉“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刘恒未称帝前在晋阳”龙潜“,整整16年,《后汉书》谓晋阳:“东带名关,北逼强胡,年谷独熟,人庶多资,斯四战之地,攻守之场。”西晋“八王“之乱,以后,北方少数民族上层贵族纷纷建立割据政权,并州刺史刘琨出于抵抗匈奴之需,将晋阳城扩建为“城周四千三百二丈” (合13.5公里),与晋阳军民一道坚持保卫战长达9年,在太原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南北朝时期,晋阳为东魏“霸府”、北齐“别都”,高欢、高洋父子在晋阳大  兴土木,修建了大丞相府、晋阳官、大明宫、十二院以及晋祠鱼沼飞梁、龙山石窟、龙山童子寺、蒙山开化寺等建筑。隋朝,晋阳是防御突厥族南侵的‘‘北门锁钥”,文帝杨坚曾派三个儿子(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汉王杨谅)  轮流驻节晋阳,先后修建了“高四丈,周回七里”的新城和“高四丈,周回 八里”的仓城以及大型梵刹惠明寺和舍利塔。唐朝时的晋阳,是太原历史上的鼎盛时期,李渊、李世民父子从晋阳誓师起兵,夺取隋朝天下,奠定了李氏王朝300余年的基业,派并州长史李勣,崔神庆展筑东城、增建中城,将 晋阳展扩为“东西长十二里,南北宽八里二百三十二步,周万五千一百五十 三步”的21公里大城,先后以晋阳为,“北都”、“北京”,地位与京都长安、 东都洛阳相等。诗人李白在《秋日于太原南栅饯阳曲王赞公贾少公石艾尹少公应举赴上都序》中赞誉晋阳“天王三京,北都居一……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雄藩踞镇,非贤莫居”。五代十国时期,后唐李存勖、后晋石敬瑭、后汉刘知远、北汉刘崇等都以晋阳为依托而割据称雄一方,故而开始了晋阳势力和中原势力(指开封)旷日持久的争霸战争。宋初,赵匡胤、赵光义兄弟御驾亲征三下河东,耗费无数钱财兵力,方于太平兴国四年979攻 下了晋阳城。赵光义痛恨晋阳人民‘‘薛王出降民不降,屋瓦乱飞如箭镞”的顽强抵抗,借口“参商两不立”,下令火焚晋阳城,又于次年四月决引汾、晋二水,灌漫废墟,企图彻底毁灭这座历经春秋、战国、秦、汉、三国、西晋、 十六国、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等十余朝的古代大都会。其后数年,宋 王朝方在晋阳遗址东北20公里的唐明村建新城,为今日太原之雏形。


晋阳古城虽已不存,但它是中国历史上的名城重镇,做过好几个朝代的都城、别都,有着1500余年的历史文化积淀,其韵味无穷,在中华文明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晋阳古城周围的晋祠、天龙山、蒙山大佛等虽然闻名遐迩,但它们均是晋阳古城的历史文化遗产,追本溯源,若没有晋阳城昔日 的辉煌,恐怕也就没有这些“国宝”的存在。如果把晋阳城比作树根,其余则尽是枝叶。晋源区和太原市发展旅游事业,理应突出“晋阳”的地位,否则名不正、言不顺,这也是微晋源“晋源史话”将“晋阳古城”列为首篇的缘起。 


晋阳古城虽然破坏严重,但仍遗有西晋古城墙、北齐大明殿遗址、隋建 惠明寺舍利塔、宋建九龙庙、宋建二郎庙、元建长春观等古迹,还有李渊兴兵号令起义堂、李元吉获瑞石所建受瑞坛、李元霸比武、武则天视汾楼观鱼、 唐玄宗李隆基御榻、五代刘知远御花园等遗址。这些古迹像一颗颗璀璨的明 珠镶嵌在古城遗址之上,可使观光旅游者们发思古之幽情,恍若高欢、李世民、武则天、李存勖、刘知远等古人浮现在眼前。

  


古城墙 


 从晋阳古城遗址周围的“南城角”、“东城角”  ”罗城”、“城北”  ‘‘东关”等村落名称上,可以知道晋阳古城当年的大致方位。春秋末期,董安于始建之晋阳,城周仅2公里;西晋刘琨扩建的并州城周回“四千三百二十丈”,合13.5公里;盛唐时期的晋阳,东、西二城分列汾河两岸,中城跨汾联堞连接东、西二城,三城浑然一体,周边21公里,统称都城或北都城。西 城即西晋并州刺史刘琨所筑之并仆1城,西北部位有呈“品”字形的三座小城, 分别是北齐大明城即董安于所筑晋阳古城,北齐后主高纬于天统三年 567建大明殿,城亦因殿而更名,隋建新城和仓城。此即民间流传的“里三城,外三城”。     


今古城营村西1000米处,尚存长约500米、宽约12米、高约5米,呈南北走向的两段古城墙遗迹在旧晋祠公路之东、七三公路之南,是西晋刘 琨展筑的并州城西城垣,后经隋唐二朝修葺,遂为唐代北都西城城垣,俗称 “外城”、“西城上”。这两段古城墙虽然因年代久远失去了原貌,但依然庄严、沉重,会让人不知不觉走进历史的帷幕;站在这里,似乎能听见两军将 士金戈铁马的拼搏,似乎能看见两军阵前的流矢飞镝和马蹄扬起的阵阵尘沙。 每当秋风吹起,古城墙上的蒿草瑟瑟作响,仿佛在向人们倾诉着什么     



晋阳古城遗址


顺古城营村西古城墙向南到南城角村的二郎庙,为晋阳西城的西南角, 南城角村名由此而来,整个村庄呈“L”形修建在古城墙基座之上。沿古城营 村西古城墙往北到罗城村老爷阁旧址,为晋阳西城的西北角。从二郎庙到老爷阁, 距离约4公里,符合史载“八里又二百三十二步”之数。古城墙之西有地名“看兵台”,是唐高宗显庆五年(660)李治讲武于晋阳城西的遗址。     


罗城村老爷阁之东,在20世纪50年代时尚有150余米东西走向的城墙 遗迹,是晋阳西城北城垣,顺此向东至东关村真武庙北的沙河堰上,有地名 “视汾楼”,乡人传言为城墙角楼,“视汾”二字即因城东汾水南流而得名。这一段晋阳西城北城垣长度约为25公里左右中间经过州城北门玄武门遗址和城北村,“城北村”因位于西城大夏门之北而得名,金代诗人元好问《晋阳故城书事》“……汾水决入大夏门……”即指此处。视汾楼西南有地名 “鱼儿池”,为古时鱼沼遗址.相传武则天在晋阳时,曾登西城角楼“视汾楼” 观鱼赏景。


据古城营村所存清代乾隆四十二年(1777)《九渠地亩册》分析,视汾楼与东关村真武庙之间有地名“城墙地”。真武庙有石碑明载:“东关村,故晋阳之东关也。”今东关村西七三公路旁有地名“东阳旱地”,当是《永乐大典》所载晋阳城之“东阳门”了。视汾楼,城墙地、东阳旱地三处为一条直 线,是晋阳西城的东城墙遗址。     


东关村西的“东阳旱地”,往南和南城角村东600余米城墙遗迹往东均是稻田,地势低洼,河水浸漫,故无明显遗迹可考。若自视汾楼、城墙地、东阳旱地一线向南与南城角村城墙遗迹向东延伸汇合,当是晋阳西城的东南角。 


 整个西城呈长方形,南北长4.25公里,东西宽2.5公里,周长正好是  13.5公里,与史载基本吻合。晋阳古城历朝精华建筑均在西城,如春秋时的 晋阳古城,南北朝时的大丞相府、晋阳官、大明殿、十二院,隋代的新城、仓城、惠明寺,唐代的柏堂、节堂、受瑞坛、宾宴厅以及历代皇宮苑囿、官 署衙所等。唐太宗、武则天、唐玄宗等数度巡幸晋阳,也多下榻西城中。  


晋阳的三座外城中,中城建筑年代最晚,有关史料也最少,只知是在武则天天授元年( 690)由并州长史崔神庆负责建造。《元和郡县志》卷十三有  “汾水贯中城南流”之载,可见中城是建在汾河之上的。我们可以想象到必须先在汾河之上架桥,然后才能连堞筑城,假如不经过东城或者西城,便无法 进人中城(水路除外)。显然,东西二城间的距离就是中城的东西长度。前段已述东关村是晋阳西城的东关,可见中城的位置就在东关村以东一带,该村有古地名“桥儿地”及上游“南河滩”、“北河滩”,下游“南河下”、“北河下”等村名,均与唐代汾河有关。    


据《元和郡县志》卷十三:“太原县本汉晋阳县也,高齐河清四年,自州城移晋阳县于汾东。隋文帝开皇十年移晋阳县于州城中,乃于其处置太原县,属并州。大业二年罢州,置太原郡,县乃属焉。隋末移入州城,二年还于旧理,在州东二百六十步.”“晋渠在县(太原)西一里,西在晋阳县界流入”“太原县在东城”等资料分析,几经变迁的太原县于唐贞观十二年(638)迁于东城旧里,东西二城的距离当时是260步,自然中城的东西长度也当如此 。但仔细分析考证,唐代1尺为0.311米,五尺为一步,260步合今404.3米,今太原市南内环桥就长590.5米,何况唐代分水流量比现今要大,  看来260步似乎是不准确的。另有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武英殿刻本《元和郡县志》所载太原县在州东“二里百六十步”,较260步更为可信,可见中城的东西长度是1公里160步。 




晋阳东城是并帅1长史李于唐贞观十一年637展筑的,当时晋阳是唐朝皇帝的“王业所基”之地,是全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城市之 一,按情理所度,其建筑规模不会小于前代所建之西城。据《新唐书.地理志》 “初,州隔汾为东西二城”的记载,可见东西二城相并列,规模大小基本相等。上文已言明,都城东西6公里,南北4公里又320步,试做这样的  西城东西2.5公里是肯定的,再加上中城的“二里百六十步”,6公里  减去25公里再减去1.25公里,剩下的2.25公里就应当是东城的东西距离。 如此看来,东城东西2.25公里,南北4.25公里,城池规模大致与西城相等。 近年有学者撰文说晋阳是凤凰城,“把中城看做腹部,东西二城看做双翼……”(见李海青《唐代太原称凤城》,这正证实了东西二城的规模相等。  


晋阳旧有“潜丘”,为天下五座名丘之一,成书很早的《尔雅》即有“晋  有潜丘”的记载,其后许多地理典籍对此均有记载。如《元和郡县志》丘在县太原南三里,《尔雅》曰 ‘晋有潜丘‘,隋开皇二年于其上置大兴国关”,  《永乐大典》载“兴国玄坛,隋开皇二年置,在潜丘上,唐为开元观,在尚信坊”,《新唐书.地理志》“都城,左汾右晋,潜丘在中……”明嘉靖《太原县志 》“潜丘在县(明太原县),今晋源镇东南八里旧城内……  宋修惠明寺,陶土为瓦,遂失其形,其地故名瓦窑村,,等等。据以上历史资 料可知,潜丘故地在今晋源镇东南4公里的南北瓦窑村一带。隋朝时潜丘上 筑有大兴国观,唐代更名为“开元观”,括入新展筑的东城之中,属尚信访。  宋初晋阳城被毁,开元观也同时塌圮,宋真宗咸平年间(998一1003)重修惠明寺(遗址在今古城营学校)时,将潜丘“陶士为瓦,遂失其形”了。南、 北瓦窑村名即溯源于此,该村至今尚有遗名“高山地”、  “巴斗岭”,均与潜丘有关。《元和郡县志》说“潜丘在县南三里”,  “县”正是北瓦窑  村北1.5公里左右的东城角村,可见东城角村是隋朝太原县城之城角,  晋阳东城之城角,亦可看出,晋阳东城绝不是“一里左右的小县城”。另外还 有两处地名可证东城范围之大小,其一是北瓦窑村南的“城墙地”,传系东城 之南城垣:其二是东城角村东北1公里许的“演武地”,传系东城东北隅的演 武场。据这两处地名和潜丘位置及有关史料推敲考证,进一步证实东城角村 是唐代李勣展筑东城之前太原县城的某一城角,晋阳东城的范围不应局限在 东城角村,其东限大致在南、北瓦窑村东至庞家寨村西一线。    


唐代汾河穿中城而流,应在今东关村、晋源镇东门外一带,而今之汾河 却在庞家寨之东,也就是还在东城遗址之东,如何能穿中城而过?这是因为唐德宗建中四年783河东节度使马燧驻守晋阳时,见东城东面地势平坦, 无险可守,便决汾水环城,并“树柳以固提”,此后汾河在晋阳分为二流,一 流穿中城,一流绕东城,然后二流仍合一处南下。今日之汾河,即是唐代马 燧决引汾水绕东城之故道。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