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国之重器——玉

古玩收藏联盟2021-04-05 11:18:27


神玉的历史-红山玉器

神玉(巫玉)的历史:

当玉器伴随着我国文明进入新石器时代后,就开始了一个长达数千年的神玉阶段,这个阶段一直持续至商代,在我国玉器史上,占有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位置。


在我国广大地区的新石器时期文化中,都产生了具有各自区域特征的玉神器和玉饰件。其中尤以辽河流域红山文化的玉龙形器、玉勾云形佩、玉箍,黄河流域龙山文化的玉人头像,太湖流域良渚文化的玉璧、玉琮和长江流域石家河文化的玉人等最有特色,其器形之规整、纹饰之精美,达到了史前玉器的最高峰。


所谓神玉,不仅在于玉的器型的神奇,更在于玉器的神秘内涵,在于玉器制作器和拥有者的神圣身份。这些玉器或者抽象,或者写实,它们往往都和当时的原始宗教有着密切的联系,和原始巫术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神玉,也可以称之为巫玉。


随着原始人类了解宇宙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们试图用自己尚不成熟的肤浅的知识来解释世界时,玉的功能就逐渐得到异化,玉在人类文明史上就成为一种沟通天地,沟通鬼神,沟通祖先的工具。原始巫术只能产生于人类的蒙昧时代,它也是人类维持自身利益从而解释世界的最初尝试。


那时,原始人类的社会血缘和地缘小群体,比如氏族、部落、宗族、村社、家族等等,为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需要,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对“超自然力”的集体崇拜,以及由这种崇拜而产生的相应实践活动——原始巫术和它的各种仪式。玉,由于它的色彩、坚韧、硬度、光泽和柔润,就被我们的祖先赋予了一种特殊的功能,即与神巫沟通的功能,成为这种沟通的工具,成为载负人类特殊使命的神器或者说是巫具。


了解我国早期社会玉器的概貌,就能了解它们是如何发挥神玉或者巫玉的作用。这里主要介绍红山文化、良渚文化、龙山文化、石家河文化和商代的玉器。


红山文化以发现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红山后而得名。这是一种距今5000多年的新石器文化。


红山文化主要分布在辽宁省西部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在辽宁牛河梁地区发现了祭坛和女神庙,帮助我们了解了红山时期原始人类的宗教崇拜和部落生存形态;考古学家又在内蒙的赤峰地区发现了红山时期人类的居住遗址,揭示了红山时期原始人类的生活形态。特别是这一遗址发现了不少石雕人像和人面岩画,更使我们对红山时期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有了深刻的了解。


红山文化最为世人说道的是它的玉器,其奇特的器型和绚丽的玉质,以及它所包含的巫文化密码,引起了考古学家和收藏家的极大兴趣。红山文化玉器以器型见长。



玉勾云形佩(图1)



玉雕龙(图2)



玉鹰(图3)



玉猪龙(图4)



玉蛹(图5)


最为引人注目。红山玉器的纹饰并不是以繁密而著称,而是使用恰倒好处的线条来体现红山先民们所要表达的涵义。就拿C字龙来说,龙的长鬃以凸弦纹和瓦沟纹配合,把长鬃飘举上扬的精气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在龙首的颌部,有细阴线构成的网格纹。


这种经常在红山文化的一些石器和玉器上,发现的网格纹,简单、质朴,这种网格纹,和凸弦纹、瓦沟纹一起,成为红山文化玉器的典型纹饰。而龙首的梭形目,微微突起,以阴线构出梭形轮廓,外面再雕以瓦沟纹,其过渡之精巧,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整个龙身通体除了凸弦纹、瓦沟纹和网格纹的线条外,没有任何纹饰,却把龙的精、气、神刻划得栩栩如生 。


这是因为,当时的玉工不是用手而是用心来雕刻这类器物,因为,红山玉器主要用于祭祀或者作为部落的图腾,有着神圣的使命,使得史前社会的艺术家们用虔诚的心态来完成这种创作。


红山文化时期的玉器,主要着眼于器物造型的本身,而不在于过度的装饰。这种寥寥数刀便将器物的器型、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的艺术手法,还体现在红山玉鹰、玉蛹和三联璧。



(图6)


器型上,即使纹饰相对繁复的玉猪龙、玉神人及玉勾云形佩等,其纹饰和其他时代的玉器相比,还是比较简单和质朴的。这些纹饰在整个器物中仅仅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给人一种多一分累赘少一分欠缺的感觉。


神玉的历史-良渚文化玉器


与红山文化玉器相比,良渚文化玉器的纹饰就要复杂神秘得多了。良渚文化是分布在江、浙、沪地域内的一种新石器时代文化。在良渚玉琮上往往装饰神人兽面纹(图7)。



(图7)


从图7可见,此琮为黄白色玉,器表有褐色沁斑,器型外方内圆,含天圆地方之意。古人用琮来来礼地,是所谓“黄琮礼地”。此琮分上下两节,四角各雕一个兽面纹,纹饰细致精密,是出土玉琮中极为精美的一件。玉琮上面的纹路细如发丝,转角流畅自然。上海博物馆玉器馆曾经展出过一张良渚玉琮的放大图片如下图:



(图8)


由图可见这类玉琮雕刻技艺的独特之处,从图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每个转角都是由无数根小直线组合而成,这种精益求精的雕琢技艺,可谓巧夺天工,令当今的玉雕艺人也自叹不如。问题是古人为什么要费如此精神雕刻这类叹为天工的玉器呢?


这不能不和先民们当时的社会形态和精神世界有关。在新石器时代,我国古代“天圆地方”的概念已经产生,玉器作为先民们沟通神灵和部落的祭祀器,它载负着先民们心中神圣的使命,是先民们精神世界的寄托,因此,玉琮的造型“外方内圆”才能符合“天圆地方”的概念,而琮内上下贯通,正是为了天地贯通,既然琮是先民用来祀地的神器,寄托了他们对神灵的期望,当然要用全身心来制作先人心中的神物。


他们把自己所崇拜的神灵形象—神人兽面纹精心雕刻在玉琮上,这种神人兽面纹还频繁地出现在良渚文化的其他玉器上,比如。



神像纹锥形器(图9)



神像纹琮形管(图10)



尤其在象征地位和权势的玉钺(图11)



玉冠形器(图12)上,更是把神人兽面纹雕刻在突出的位置上。


神玉的历史-龙山文化、石家河文化


活跃在我国黄河流域的龙山文化也是我国新石器时期出土玉器较多的一种文化类型,(图13)的龙山文化玉人头像,出土于陕西省神木县石峁遗址。



(图13)


该头像玉呈白色,表面散发出一种蜡脂光泽。玉人头像为扁平体,以剪影的手法,琢出头上有椭圆形发髻的人首侧面形象,团脸鼓腮,鹰钩鼻,口半张,其眼睛呈橄榄形,用阴线勾勒,占据头上部中间的显著位置,颇有一目了然的感觉,似乎暗示玉人头像有一种预知未来的神通。脑后有外凸弧形耳朵,耳朵硕大,也似乎暗示玉人具有千里耳的神通。玉人面颊上钻一大圆洞,头下雕出一短细颈,其正反两面的图象完全一致。这类玉人头像应该是部落中首领的化身。



龙山文化的三牙璧(图14)


学术界也有称作玉璇玑的,其功能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认为是古人观察星空的天文仪器,有的认为是祭祀神灵的礼器,至今尚无定论。不过,龙山文化的确有礼器的出现,(图15)就是一件龙山文化时期的玉璋。



(图15)


它的出土标志着龙山文化时期已经有了礼制的萌芽,而我国学术界也普遍认为,新石器时代的龙山文化时期,相当于我国历史记载的夏代。 (图16)是石家河文化的人面形玉牌饰,系湖北省天门市石河镇罗家泊岭出土,玉为青色,整个器型呈长方形,正面浅浮雕人面,有冠,双耳系耳环,环上明显有对穿孔。



(图16)


这应该是石家河文化时期的一个巫师或者部落首领的人面造型。其严峻的面容,应该是作法时的表情。在现存的石家河文化玉器中,玉人出土了好几件,曾作为上海博物馆标志的石家河文化玉神人(图17)。



(图17)

玉质晶莹剔透,神人袖手,微蹲,为一部落首领模样。



(图18)


图18为石家河文化神人首显然是石家河文化祖先崇拜的缩影。在公元前2000年至2500年之间的石家河文化已经有比较发达的玉器制作,图19就是陈列在湖北省博物馆的石家河文化玉器,展柜内排列着不少玉斧、玉鈛、玉锛和玉锥形器。



(图19)


它们有的还保留着生产工具的痕迹,有的已经转变为祭祀用具,大量出土的玉器告诉我们,石家河文化也有一个辉煌的玉器时代。


神玉的历史-商


历史迈进了文明的门槛,当商代出现在我国编年史时,神玉走进了它最后的辉煌时期。


商人极其迷信,在有商一代,国家的重大事件,往往都要通过占卜的形式来决定,大量甲骨的出土,形象地记录了这种以国家名义开展的占卜仪式。这种浸染了国家政权整个肌体的迷信,必然会反映在玉器的制作中,商代的玉器不仅在器型上充满着神秘的氛围,在纹饰上也笼罩了神秘的气息。


最突出的就是商代的玉器无论是人物还是动物,玉器表面都会有许多符号,它们绝对不是商人的衣饰,而是我们至今还不能完全解读的符号或纹饰,或许是图腾,或许是徽记,这些符号或纹饰,不仅使后世的学者借以窥探商代社会的神秘场景,更为他们提供了鉴定商代玉器的可靠标记。



(图20)


图20是一件商代的跽坐人形玉佩,它出土于河南安阳的妇好墓。其玉呈黄褐色,圆雕。跽坐双手扶膝,“臣字眼”,大鼻小嘴。头梳长辫一条,戴圆箍形冠,头顶露发丝,上有左右对穿的小孔。身着交领衣,腰束宽带。腰左侧佩一宽柄器,器的上端作卷云形,下端弯曲成蛇头形。


对于这件玉雕人像,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说是妇好本人的形象,有的说是商代军队中的巫师。而对于玉人腰间的宽柄器,更是众说纷纭,它究竟是兵器还是法器?至今没有定论。据史记载,妇好不仅是商王的妃子,也是一个握有重兵的军队统帅,她在商代的政治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这种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在商代,他们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的政治领袖,也是神巫世界中的宗教领袖,这在大量出土的甲骨文中有明确的记载。


因此说,不管这个玉人是妇好本人还是其他形象?不管宽柄器是兵器还是法器?它们都是一种符号,一种商代政教合一,神巫合一的艺术形象。细心的读者一定还会发现,这个玉人的全身绘满了纹饰,从这些纹饰的构图来看,它们绝不是衣服上的纹饰,这些纹饰究竟是兽面纹还是雷纹,抑或是其他纹饰,我们很难断定,它表示了商人什么样的信仰?


不仅在圆雕的玉人上出现神秘的纹饰,在平面玉器上也经常会发现神秘的符号。图21是商代的璠龙环,它的器表布满了纹饰,究竟是龙纹还是其他纹饰,专家们也是莫衷一是。



(图21)


无独有偶,图22是商代晚期的玉鸟,其器身也刻有纹饰,纹饰代表鸟的羽翼还是另有含意,也需要后世的学者进行认真的研究。在这种弥漫整个社会的迷信中,必然也会给商代玉器留下深刻的印记。



(图22)


由此可见,在我国数千年的文明史上,玉器在我国早期社会中发挥着非同一般的功能,作为与神沟通的器物,玉器是维持早期社会秩序,解读各类自然现象,联系祖先和神灵的工具。玉器在我国历史发展进程中,作为神玉或者说是巫玉的功能,延续时间最长,发挥的社会作用也最大,在我国早期文明发展的进程中,玉器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王玉的历史


从周开始,我国玉器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尽管玉器在周代还遗留有神玉的某种功能,但它主要已经成为规范社会制度的礼器,由此开始,玉的历史演变成王玉也就是礼玉的历史,一直延续至汉代。


所谓王玉,不仅是指玉的使用者,更是指玉所代表的一种制度,所规定的一种礼仪,所体现的一种品德。因此,王玉的历史也就是礼玉的历史。


很显然,王玉和神玉的历史时期一样,玉不可能是普通平民百姓的器物,它的使用者和佩带者,只能是一定范围内的特殊群体。在神玉阶段,这种特殊人群只能是巫师或者部落的首领;而在王玉阶段,使用和佩带者的范围要扩大得多,它应该包括王国的所有贵族。山西省侯马盟书遗址出土的玉器、河南省三门峡市上村岭西周时期的虢国墓地出土的玉器以及广东省南越王墓出土的玉器,都清楚地表明玉在这个时期的使用对象和使用规定,证实了玉在维护社会秩序和礼制中的作用。


玉的这种作用在我国古籍中有明确的记载。《周礼·春官·大宗伯》说:“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所谓“瑞”,是古时用玉做器物,作为封官拜爵之用。所谓“以等邦国”,是王以下分公、侯、伯、子、男五爵位。因爵位高低有别,故在君臣相见或诸侯相访的时候,所执的玉器也各不相同,以示爵位级别的高低。


下面,通过鉴赏这个时期的一些玉器,来了解玉器的这种社会功能。图23是一件西周龙纹玉璜,为陕西省宝鸡市茹家庄2号墓出土,材质为青玉。



(图23)


该璜为扁平体弧形,弧度约为圆的三分之一。两端各钻有一圆孔,两端和外弧都琢出突棱,雕工为明显的一面坡技法。两面也都雕琢出两条龙纹,龙作回首状,身尾为斜三角形,并互相叠压成交尾状。图24为一件战国玉璜,曾经拍出110万的高价,其形制比图1-24的玉璜复杂得多,尺寸也比前者大许多。



(图24)


这样的玉璜挂在胸前,不仅是增加了人的载负,更主要的是规范了人的行为举止,使人在一举一动之间,不失体面。


想要真正理解玉器在在礼玉时代的作用,应该在出土的玉器中找到答案,出土玉器的组合会告诉世人玉器的佩带方式,从而印证史籍记载之不虚。图25是一组西周玉佩饰,除了最上面的一块玉牌饰外,其余的都是玉勒和贝壳,可见在西周,贝壳还是被视作玉一类的珍贵物品,被用于制定礼义的玉佩饰中。



(图25)


这组玉佩饰,在山西博物馆展出时,被标明为西周中晚期的玉组佩,组佩中玉器只有佩和管两类,可见玉在当时社会中的珍贵程度,这样比较简单的组合,应该不是等级很高的贵族使用。



(图26)


图26是另一组西周玉佩饰,其用玉形制比图25略多些,除了最顶端的玉璧和下垂的玉管外,组佩饰的下端为玉蝉和玉蛹造型,形制的增多,是否说明佩戴者社会层次的提高。图27也是另一组西周玉佩饰,有璧有璜有管,其璧在上,管相通,璜在下的组合,似乎说明这组玉佩饰比前两组更为高级。



(图27)


不过从西周出土的组合玉佩来看,其所用的玉器无论从玉质上还是器型上,都算不上高级,无怪乎,好的玉璧在当时可以换座城市了!而到春秋战国时期,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玉的开采和雕琢水平比西周时有很大的进步,上层社会对玉的需求也越来越大,组佩的形制也越来越复杂,而礼制的破坏,导致相当多的王公贵族越来越大胆地使用更会复杂的组合,这种需求也促进了组合佩的生产和组合形式的复杂化。因此,春秋战国的玉组合件的佩戴方式也更趋多样,这从出土玉器中可以得到证实。



(图28)


图28是一件出土于广州市象岗南越王墓的玉璧。这件玉璧的材质为青玉,呈湖绿色,有黄色杂斑。璧上两圈绹纹,把纹饰分为三区。内区为三组双体龙纹,中区为蒲格涡纹,外区饰七组双体龙纹,琢刻极为精致。


这是一件南越王墓最大的玉璧,也是刻有龙纹最多的一件玉璧。我们要提请读者注意的是,这件玉璧表面有宽窄不一的,呈米黄色的带痕。这种沁色,是紧扣玉璧的丝带长期侵触腐烂的结果。我们不在这里讨论玉器的沁变机理,而是要从这种带状的沁色来探讨作为礼器的玉璧的系挂方式。


请读者继续观察另一件也是出土于广州市象岗南越王墓的玉璧图29。



(图29)


这是一件墨绿色的碧玉,玉质较上件致密细腻。纹饰分内外两区,以绹纹为界。内外口缘都刻有弦纹。内区为蒲格涡纹,刻线甚浅,磋磨抛光显得模糊。外区四组凤鸟纹,身驱长卷,勾首回顾。此件玉璧雕刻的线纹极浅,隐约可辨。无独有偶的是,它的表面也有丝带缠绕的痕迹。为什么在玉璧上都会发现似乎颜料侵触的沁色呢?而沁色的部位又是十分的相似!


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两件同一时期同一墓葬的玉璧,主要是因为这两件玉璧都有被丝线沁触的痕迹,在这样的痕迹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两件玉璧在墓中安放的位置,也就是玉璧悬挂在身上的位置。所谓礼制,佩玉的方法和位置就是礼制的一个重要内容,我们的专家曾经就玉璧、玉璜等佩戴方法作过认真的探讨,值到这些玉璧的出土,才使我们对玉璧的佩戴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


由于古人对玉器有着十分独特的理解,佩玉成为当时贵族生活的重要内容。在等级森严的西周、春秋战国和汉代时期,玉器因为体现礼的要求,体现森严的等级制度,成为标榜道德、显示身份的重要标志。《礼记·玉藻》概括了这种情况说:“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征角,左宫月,趋以采齐,行以肆夏。周还中规,折中还矩。进则揖之,退则扬之,然后,玉锵鸣也。故君子在车,则闻鸾和之声,行则鸣佩玉。是以,非辟之心,无自人也,君在不佩玉,左结佩,右设佩。居则设佩,朝则结佩,齐则结佩,而爵。凡带,必有佩玉,唯丧否。佩玉有冲牙。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于玉比德焉。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世子佩瑜玉,而组绶。士佩嚅纹玉,而缦组绶。孔子佩象环玉寸,而组绶。”在这样的规范下,玉的礼仪作用已经发挥得淋漓尽致。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汉代玉衣,它是玉作为礼器的最后辉煌。它所规定的金缕玉衣还是银缕玉衣抑或是丝缕玉衣,比任何时代都要严格,而敢于违反的贵族几乎没有,这一方面是汉代制度的严格,中央集权的成功,更重要的原因也许是下葬是一个比较公开的社会场合,不能隐秘,而违反规则所受的处罚却不是由使用者承担,所以,在已知的汉代墓葬中,几乎没有发现违反礼制的现象。


应该说,无论是神玉还是王玉时期,玉只能是上流社会可以持有的一种权力、地位和身份的象征,因此,无论是神玉时期,还是王玉时期,玉器的整个加工过程,完全是不计成本的。它可以做到精美致绝,令后世的考古学家和收藏家惊叹!图30是一件西汉的龙凤纹玉环,也是广州市象岗南越王墓出土的文物。



(图30)


这是一件青玉雕刻的玉环,环上有浅褐色沁斑,透出青亮色光泽。环为双面透雕,制成内外两环。内环雕一游龙居于环心,龙的前后足及尾延伸至外环。外环右侧有一凤立于游龙伸出的前爪上,和游龙作对视状。凤首的高冠及凤尾的长羽上下延伸成卷云纹,将外环的空间填满。是件佩饰构图主次分明,疏密得宜。


采用线刻与镂雕相配合的工艺,使龙凤的驱体既分割又有联系,使观赏者既有平面的美感,亦有透雕和圆雕的美感。这样一件龙凤玉环,除了其精美绝伦的艺术价值外,还有没有深邃的学术价值?科学的发掘至今只出土了一件这样形制的玉器,它还有没有可能发现第二件?围绕这件玉环,可做的文章还有许多许多。


玉器的发展历史是不能割断的,神玉时代,玉的主要功能是祭祀和神人沟通,但巫师和部落首领拥有这些玉器时,也使玉器成了他们身份的象征;在王玉时代,玉器主要用作礼器的时候,它也还具有某种祭祀的功能,这种发展的连续性,需要我们用辩证的观点去思考玉器在我国文明史中的作用。


民玉的历史

玉器走过了它神秘而又高贵的年代,它在祭坛和庙堂待了数千年,它在天子和贵族身上挂了数千年,终于,它屈尊纡贵,低下自己高贵的头,向商贾和平民百姓靠拢。在南北朝时期,玉器已经开始走向民间,或者成为生活用品。



(图31)
是南朝的龙纹鲜卑头



(图32)是南北朝菩萨纹带板



(图33)则是南北朝人狮纹带板


这类生活用具的大量出现,掀开了玉器在我国历史上的新的一页。


尽管玉器还具有某种祭祀的功能,还是达官贵人炫耀身份的象征,但是玉器已经逐渐摆脱神玉和王玉的地位,成为民间也可以把玩的一种艺术品,从唐开始,玉器完成了转化,演变成财富的标志,它不再受帝王条令的束缚,不再受礼制的规范,也就是说,只要有钱,谁都可以拥有玉器。


这样,玉器的功能就被不断扩大和外延,作为普通的佩件,作为服饰的附件,作为情爱的信物,作为文房的用具,甚至作为抽烟的用具而在民间广泛使用。现代,它最广泛的用途,就是回到八千年前兴隆洼文化时期玉器最初的装饰功能,玉镯、玉坠和玉戒,已经成为现代女性须臾不离身的饰物。下面的玉器可以清楚地告诉我们玉器的这种变化。图34是清宫旧藏的一件唐代飞天玉佩。



(图34)


它高4.6厘米,宽8.6厘米,厚0.6厘米。玉质呈青白色。两面饰纹相同,以镂雕加饰阴线等工艺琢制一仙女,身着长衣,肩披飘带,下拖祥云,作飞舞状。整个飞天造型,体态轻盈,面目慈祥,迎风飞舞,生动逼真。这种和敦煌壁画有着传承关系的玉器,虽然取之于宗教题材,其人物造型却没有神玉时代或者王玉时代玉人的神秘气息,而充满了人性的柔美。而图35为唐史思明墓出土的墨玉山形嵌件。



(图35)


它被雕琢成五峰山形,表面有沟壑交纵,既是摆件,也似搁笔,总之,它是一件文房用具。


玉器至宋代,经常被制作成一种日常用品,图36的玉鹿纹八角杯,就是一件达官贵人的生活用具。



(图36)

此玉杯高5.8厘米,通耳宽16.6厘米。玉料为青黄色。玉杯为八角形,镂雕双螭耳,耳顶呈圭形。杯的口沿饰有回纹,足的外沿饰山字形纹。杯外除有耳的两个两面平素无纹外,其余六个平面皆于蔓草纹的锦地上剔地雕成跪卧状的长角鹿。鹿下饰如意形云头纹。各组纹饰皆有弦纹环绕,构成了开光图案。这样的玉杯在明清两代,更为普遍,以显示玉器主人的高洁。看过电视连续剧《贞观长歌》的读者一定会注意到,唐太宗李世民饮水的道具就是一个玉杯。


与宋朝同时期的金代,玉器的制作也十分普遍,并且充满了少数民族的生活气息。如图37的春水玉饰,所表现的“海冬青击鹄”的题材,就反映了少数民族以小胜大的尚武精神。



(图37)


此件玉器,长8厘米,为青白玉制作,它表现了金代王公贵族春猎时用猎鹰捕杀天鹅的情景。从玉器上可以看出,天鹅惊恐万状地躲进莲丛中,上面有一凶猛的海冬青正俯冲直下,追啄而来。这样的春猎场景,反映了玉雕艺人对生活的敏锐观察力,这类玉器在辽、金和元代,被称作“春水玉”,相对应的就是“秋山玉”,后者表现的是秋天少数民族狩猎的题材,如图38所示。



(图38)


玉器逐渐获得了社会大众的喜爱,人们把美好的愿望寄托在玉器上,希望温润晶莹的玉器永久地保留这种期待,于是,用纹饰寓言人们美好愿望的玉器大量地出现了,以至成为宋以后相当一段时期的民俗。



(图39)
是宋代童子玉雕


宋代的童子玉雕寄托着我国民间多子多福的愿望,这种愿望和礼教所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在明和清等朝代,童子玉雕不断出现,成为民间很受欢迎的一种玉挂件。



(图40)
是元代的莲鹭纹玉器


寓言着读书人“一路连科”的理想,在科举时代的文人,谁不想一路连科,从秀才、举人、进士直至金殿对答,成为天子门生,这样的玉器最受文化人的喜爱。



(图41)
明代太狮少狮玉器

更是这种理想的深化,官至太师少师,则是古代读书人的最高期待,所谓学问卖于帝王家,追求的就是这种封相拜候的成就,无怪乎太狮少狮受痛爱了。



(图40)
元代白玉孔雀开屏玉雕


寄托了民间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类似这类寓言类的玉器很多,比如,一个蝙蝠一个铜钱,隐寓福在眼前。玉器即使在民玉亦即商品玉的时代,还承载着中华民族美好的理想。


玉器的制作到了明代,生活用具更加多了起来,如仿古的匜、爵和杯、壶、碗等等。这些玉器无不制作精美,造型奇巧,深受玉器收藏者的爱好。过去有种说法,就是明代的玉器制作比较粗糙,有人称之为“粗大明”。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如果和清代的雕工相比,它可能不及清代玉器的细腻,但是,和新石器时代的玉器相比,它也不失为精品。图41的明代玉寿字壶,就制作精致。



(图40)


该壶通盖高34厘米,通宽29厘米,口径8~11厘米。玉料呈青色,体温表扁圆,宽腹,圈足略外撇。此壶由盖和壶体两部分组成,壶身上方为一寿字,寿字下为一手捧葫芦的老人,意为有福有禄的寿星。这种以长寿为题材的玉器,是明代晚期的典型作品。而图41为明代青白玉“鹤寿有余”龙柄壶,也是十分精致的一件玉器。



(图41)


在明代玉器中,还有一些动物饰件,妇女的头饰,以及文房用具等等,玉器的这种器型,完全和明代商品经济的发展相吻合。明代的子崗玉牌,更是人人称道的玉器精品。清代玉器是我国古代玉器的最后一个高峰。特别是乾隆对玉器的酷爱,使得玉器制作工艺中,出现了“乾隆工”的称谓,说明了那个时代玉雕工艺的精致程度。


清代的玉器,大可以吨计重,比如著名的玉雕山子“大禹治水”;小则能在掌中把玩,例如板指等小件玉器;清代的玉器题材广泛,内容丰富,突破了以往玉器的藩蓠。



(图42)


既有寓言深邃的图案,比如“猫扑蝴蝶”隐函耄耋之年的长寿,图42是清代乾隆时期的白玉龙钮“八徵耄念”之宝御玺,这种精而又精的雕工,是有清一代最为成熟的工艺,至今乾隆玉器一直在拍卖市场上叱咤风云;又如“童子洗象”的图案比喻“太平有象”的盛世等等,这些图案,深刻地反映了我国人民追求和谐追求幸福的愿望。



(图43)


又有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大型玉雕,图43是清代的一件玉农耕图插屏,玉器上数十个人物,把当时农业生产的场景表现得栩栩如生。


同时,由于用料的广泛,又使清代玉器的装饰功能得到了强化。翡翠的出现,使得清代玉雕分成软玉和硬玉两种雕刻技艺,翡翠的水头和绿头,进一步丰富了玉雕艺人的表现手段,从而使翡翠异军突起,成为王公贵族争相追捧的玉器。


总之,清代玉器可以说,是我国玉器艺术的集大成者,清代玉器的艺术成就,一直成为后世收藏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清代乾隆玉器也就一直成为玉器收藏家追捧的目标。


玉和玉器,一直伴随我们民族的文明从历史中走来,它虽然已经走下了神圣的殿堂,摆脱了礼仪的束缚,在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扮演了朋友和伴侣的角色,但是,它曾经担当的“神”和“王”的使命,还在现代中国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深深地烙在我们的脑海中,“君子佩玉无故不去身”、“君子比德于玉”和“玉有五德”等等观念,一直是我们赖以自豪的信念,这种信念,还会支撑着我国文明的基础,成国我们道德建设的良好平台。玉和玉器,我们几千年来形成的玉文化,一直滋润直我国的传统文化,成为我国优秀文化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可以相信,在现代中国的文明建设中,玉文化一定会得到发扬广大。


精彩回顾:


良渚山形器,现在一般称为“三叉形器”。因为下端弧圆,上端开三叉之故。其中中叉往往较短,并有上下贯通的小圆孔。


三叉形器以伴随出土的小玉管为比较珍贵,下图就是一件带有玉管的三叉形器。是件中叉较短,并有上下贯通的小圆孔。左右两边叉平齐,上端略外展,并精刻有头戴羽冠的神人各半边。中叉正面刻有头饰羽纹、大目而阔口獠牙的神兽图像。其工之精细,实为鬼斧神工。


德清县博物馆的良渚玉器,德清古称武康,系唐代著名诗人孟郊的故乡,县博物馆至今还有一些诗人的文物展览。

镯(良渚文化)


璧(良渚文化)


下面是德清县博物馆的国有二级文物,也许收藏家并不喜欢,但它们对研究良渚文化玉器的加工工艺却有很大的帮助。



德清县博物馆的一级文物为一件良渚玉琮,但因浸触较重,表面的纹饰已经模糊不清。

琮(良渚文化)


上海博物馆也展出过毛利人的玉器,虽然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却也能找到文化传播的影子。发上几张图片,让朋友们欣赏,揣摩比较文化的内含。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点击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发送给朋友


微信号:13531417222


关注【古玩收藏联盟】更多精彩内容与您共分享!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