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大美中国】史前.夏商卷《“神美”隐现》(二)

素心阁2020-09-08 12:01:03


1、远古人类的审美因素是在旧石器时代的长期酝酿下缓慢增长着的。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把山顶洞人的文化作为史前审美文化的真正萌芽,仍然要说是他们首先发出了审美的消息,就在于他们是第一次以墓葬形式,是以有了精神活动痕迹的人的“面目”,而不单纯是以古化石的形式,开始与我们“见面”和“对话”的。


2、他们的墓葬是最有力的证明。山顶洞人的洞穴分洞口、上室、下室、下窨四个部分。他们的身边并不寂寞,不但周身和周围都撒满红火的赤铁矿粉,还有许多生前用过的器物、佩戴的饰物相陪伴。不难看出,山顶洞人对于掩埋死者,一定是经过一番精心“设计”的。

在早先的古人类遗址中,从未见到掩埋死者的痕迹,为什么到了山顶洞人这里,死者却被精心地安置下来,出现了附着随葬品的墓葬形式?最合乎情理的推断只能是,他们已经考虑过肉体和灵魂、生命和病死的问题,并从幼稚的感觉和无知的推理中得出了灵魂不死的结论。


(饰珠和赤铁矿)


3、灵魂不死,就意味着死者可能还会在另一个世界生活;而这位死者,又是他们氏族的亲密成员,这就需要生者对他加些呵护和关爱,毕竟生与死在当时的人类那里,界限还相当模糊,族人之灵对于生者,是不可能没有影响的。山顶洞人把自己死去的亲人就埋在下室,并做出了一系列生活安排,应该就是他们这种思考的结果。



(旧石器时代晚期穿孔兽牙)


4、这样一来,那些赤铁矿粉就很意味深长了。为什么要在每位死者的身上和周围,都撒上赤铁矿粉?解释可能会有多种,比如用那种令野兽恐惧的红色保护尸体不受侵害,就是一解。但更合理的解释应该仍与灵魂观念有关。根据泰勒的分析,原始人可能是以最直观的方式,还可能是从死者死去时的情景推论出,那种作为生命力的灵魂大概是从呼吸的鼻孔和流血的伤口中逃走的,灵魂甚至就是呼吸的气息或流通于身体的血液。赤铁矿粉的红色,恰恰是血液的颜色,这不分明是一种灵魂的或者说是生命的象征吗?

直到这时,真正的审美因素才出现了,尽管它还极其隐微,还混合在原始宗教意识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说,审美是一种更偏于主观能动和情感想象的活动,其中包括了审美创造和欣赏。前者是一种合目的创造,后者是主观心理以想象为媒介所获得的情感满足。


5、据亲临现场(山顶洞人墓葬遗址)的考古学家介绍,除用做头饰的石珠明显呈露红色以外,“所有装饰品的穿孔,几乎都是红色,好像是它们的穿戴都用赤铁矿染过”。看来,这些装饰物也被用来凝聚生命的血液和灵光了。这并不奇怪,根据人类学家的研究,远古人类一旦产生了灵魂观念,几乎同时也就有了“万物有灵”的观念,毕竟他们才刚刚从动物界分化出来,思维还处在极其低下的阶段,还不可能懂得人与动物的区别。

美,最初就是潜藏在原始巫术的神秘互渗中的。对于原始人来说,还有比这能给他带来生命源泉的红色饰物更让他感到满足和兴奋的吗?


(鹿角铲)


——后续请待——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