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山之四季

n此去经年n2020-09-15 13:51:47

我也就是一介无名游魂,不论待在哪里,只要做好我在那里能做的事,完成我应尽的责任就好。之后就只能顺应天命,独自死去,然后万事休矣。我过的就是这样孤独的生活。没有父母,也没有妻儿。这样的人在别人眼中也许是万分孤单,但在当事人看来,反而感受不到这种孤单的烦恼。生而为人,无论是在人群中,还是在父母亲戚之间,都会感受到一种无穷无尽的孤独,这是不可避免的。《不知寂寞的孤独》

山里的动物总在夜间活动。早上起来就会发现,茫茫白雪上留着一串动物的足迹。最多的是野兔的脚印,这任谁都能立马辨认出来。在乡下待过的人大概会知道,兔子的脚印不同于其他的动物,形状非常有趣。前面横向排列着两个大的脚印,后面纵向排列着两个小的,看起来就像英文字母里的“T”一样。后面竖排着的两个小的是兔子的前脚,前面横排着的两个大的是后脚。兔子的后脚比前脚要大些,跑动的时候本来前脚在前,但轻轻一跳的时候,稍大些的后脚就挪到了前脚的前面。野兔的脚印在雪地上弯弯曲曲地伸展开来。这种足迹线有很多,到处都能看见,有时甚至在小屋外的水井边也能发现,因为它们会来井边吃蔬果。《山之雪》


 人类的生活就像网眼一样一举铺开。如果对待文化也只是囫囵吞枣般的只对其中的一部分倾注全力,反而不好。在这种古老而有历史底蕴的地方缓慢前行,反而不失为一种良策。《山之人》


远远望去,山影重叠,春霞像是大和绘中的画境一般,将山麓晕染开来。不知为何,我觉得这时的群山像是摆在怀纸上刚出炉的、还冒着热气的面包。坐在荒原中的一棵枯树下,我一边凝视着这景色,一边想着“这块大面包看起来真好吃啊”。初春的时候,村子来了许多黄莺,在各家的院子里不停鸣唱。初夏到秋天这段时间,它们就进山里来了。无论是在山间还是其他地方,到处都能听见这种鸟叫声,且有着一种让人敬畏的美感。尤其是黄莺渡谷时发出的叫声,格外美妙。春天的山鸟简直就像动物园里的一样,总是让人感到害怕。不知为何,小鸟出现的频率似乎会受到朝阳的影响。鸟的种类很多,有黄的啦、黑背鹘鸰啦、知更鸟啦,还有琉璃鸟、灰雀、山雀、野鸽、云雀等等,实在不可胜数。《山之春》


我与这里的人相处时总是从容不迫,对方也是有条不紊的,互相之前能够直言不讳的交谈。《花卷温泉》


 日出于东方,哪管横云遍天上,今日是晴日。《七月一日》


 虽然不怎么专业,却也乐在其中。《开垦》


所有的精神活动都需要良好的生理状态做支撑……现在我就像泡着热水澡一般,只是静静的忍耐着,等待着山间的秋风带来下一个季节的音讯。《夏日食事》


人也总是朝着自己想去的方向前进。虽然前进的步伐实际上很缓慢,但从结果来看,却是出人意料的迅速。《十二月十五日》


 如果一直盯着满天飞舞的雪花看,会感到些许眩晕。但即便如此,我也乐在其中,仿佛有种身体飘浮在宇宙中的感觉。《积雪难融》


 这位诗人一生中最高杰作,就是他自己的人生。《小传》

《山之四季》作者高村光太郎


2018.3.9 申时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