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在地 | 乌山花事,隐匿于闹市中的三月春色

福州旅行生活地图2022-07-31 11:37:26


『春风一吹,眼前的人事物都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滤镜。我才发现,原来福州也是有春天的。』


•••


日复一日,又一个洒满阳光的午后悄然而至。


阳光晒在身上有点发烫,温度却恰如其分,正应了那句话:春天是一个生机勃勃,风情万种的季节。春风一吹,眼前的人事物都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滤镜。


在福州,春天只是四季里一个短暂的过渡。


除了淅淅沥沥的梅雨几乎给我留不下任何印象。为了把握这难得的春光,欠了两天觉没睡饱的我毅然决定,出去走走。



作为市区内以高颜值出名的“三山之首”,自唐代就成为旅游胜地的乌山,却显得格外低调。


即便相貌出众,海拔仅有86米的它似乎有点占了身高略矮的“劣势”,不动声色地隐匿于闹市之中。


可还真是一眼望得到底


虽然每天忙忙碌碌从这里经过,但藏在闹市后的乌山的确是我从来没有驻足留意过的风景。


而福州难得一见的春天,就藏在这里。



沿着冠亚广场背后向上,乌山风景区不设防地出现在这一片闹市的身后。,也就是如今的乌山南入口冠亚广场至八十一阶1号,都已成为具有浓郁福州特色的历史文化街区。


正值满园春色的季节,仅仅一个转角的距离,我仿佛一头扎进了春天里。



一场春雨过后,乌山千余株碧桃,落下了粉嫩的花瓣,铺满园道。由于门口桃花繁盛,诗中形容这里“ 了无杂木,惟桃多且盛,风来片片入几席间,余因取长吉桃花乱落如红雨句,名曰——红雨山房。”



而这里还真算是闹市中安静的一隅。新商户和老建筑共生在一起,却也似乎没有一点的冲突。静谧的环境让我忍不住想坐下来喝一杯。(暴走开始了吗?结束了。)



传释家居的摩卡小语。


,大概才算是拉开了乌山花事的序幕。


“县治之南有径达天王崎,俗称天王岭,乌山之麓也。”,,“王”讹为“皇”,巷名失去了原意,也许属于谐音而变。


春节过后,乌山的花树们就先后进入了花期。倒正是应了春暖花开的美景。梅花、山樱花是前奏,碧桃、白玉兰、紫玉兰和二乔玉兰才是高潮


蔷薇科的粉桃花属于传统的园林花木之一,树态优美,枝干扶疏,花朵丰腴,色彩艳丽,为早春重要观花树种之一。


白花山碧桃,也是桃花中的一种。白色的花瓣和杏花、梅花有些许相似,是山桃与桃相嫁接形成的品种。


红桃,也成称为绛桃桃花倚风而憩,虽然无花无叶的映衬,衬着蓝天也让人觉得格外风情。


在这里,满山不同类型、莺莺燕燕的桃花们大概能承包你一年的桃花运。



山茶花的花瓣为碗形,分单瓣或重瓣。茶花有不同程度的红、紫、白、黄各色花种,甚至还有彩色斑纹茶花,花期较长,从10月份到翌年5月份都有开放,盛花期通常在1-3月份。叶子浓绿,花色缤纷。


而关于山茶花,正如郭沫若所说,“鲜红的楂子和嫩黄的茨实衬着浓碧的山茶叶,这是怎么也不能描画了的一种风味。”



虽然早在朋友圈欣赏过“乌山花卉摄影大赛”,但真正见到这些可爱的植物依然令人欣喜。


窄窄的石径逶迤曲折,两边的石篱竹樊亦伴阶而上。“早春草色,遥看茵茵近却无,花事尚未浓,花色也未缤纷。”


而不远遍布的那一片绯红,则是开得如火如荼的山樱花


山樱花植株优美漂亮,叶片油亮,花朵鲜艳亮丽,是早春重要的观花树种。盛开时节花繁艳丽,满树烂漫,如云似霞,极为壮观。


樱花与梅,远远看起来有几分相似,近看却还是大不相同。梅花孤傲,樱花却生得一幅娇羞敛态,小家碧玉的姿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走在粉色的花雨里,忍不住做起中年少女的白日梦。


大叶玉兰,外形极像莲花,盛开时,花瓣展向四方,使庭院青白片片,白光耀眼,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再加上清香阵阵,沁人心脾在气温较高的南方,12月至翌年1月即可开花。


看着“老法师”们端着长枪短炮对花儿们进行一番围攻,我凑近用小相机拍了两张,羞怯地溜了 。



走到一边的分叉路口,绿林中藏着一座不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弥陀寺。


据《乌石山志》记载:“光绪戊寅仲秋三日,沿山儿童各执编菅,将连亘夷楼烧毁,官不能禁。今夷人远徙,道山观、霸石、雀舌桥、冲天台俱已收复,官以其地奉佛。” 


这座弥陀寺建于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寺宇半掩在舒啸岩后,是当时诗人墨,文艺人士客集会酬唱的场所。



传闻光绪二年(1876年),乌石山弥陀寺被英国传教士以长期租赁的形式强占。翌年,洋教士藉势欺侮福州市民,激起民愤,全城奋起反抗。当时有数万居民聚集到弥陀寺,拆毁了洋教士的教堂,也因此爆发了福州近代史上有名的“乌石山教案”。


在人证、物证俱在的压力下,英方被迫将弥陀寺、积翠寺等地退还。



而位于弥陀寺西侧的吕祖宫则是曾经的“乌山画院”,始建于清光绪7年(1881年)。碧瓦红墙,梵钟苍松。


这里蕴藏丰富的宫内道具、法器,经藏书画,,尽毁无存。落实宗教政策后,宫殿得到修复。也因为这里奉祀着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因而成为了一个道教宫观。



斑驳的外墙和石刻的图画,讲述的都是过去的故事。


咖啡厅一景。



正对着咖啡厅的这座长廊据说曾是乌山的“相亲胜地”。


传闻周六早晨,大爷大妈们便拿着孩子们的简历来到这里。“鹊桥会”这个称号也便源起于此。拍下这张照片的同时,我的镜头近乎要被两旁路人们灼热的眼神烫伤。



春来正好,路边的孩子看起来没有一点烦恼。空气里散落着闲逸安然的气息,让人想把一个下午的时间都消磨在这城市的大公园里。



绕过山的一角,我发现乌山上的寺庙层出不穷。由于还在修缮,我并没有认出这个寺庙叫什么名字,供奉的是哪里的神仙。


寺庙前独自在练双截棍的大哥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冒着被“误伤”的风险,我鼓起勇气走过去与他简单地攀谈了几句。


“这座庙名字叫大士殿,但其实她是观音菩萨的一尊坐佛。”对于我突如其来的打扰,大哥似乎并不反感,详细地介绍起了大士殿的过去。


“ 传说明朝嘉庆年间,梅雨季节的一个夜晚,电闪雷鸣,爆风骤雨下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民众上山发现两尊观音菩萨,山顶上是站在莲花上立式观音,第二就是大士殿坐在莲花上坐式观音。”他说。


“后来位置永封不动,重塑贴金观音,以便供人朝拜,所以乌山历来是佛教圣地。”



至于为什么庙宇还在修缮?,天干物燥,夏天时被火烧一次,80年代初期也经历过多次的修复。


“好在有旗山万佛寺广霖主持的支持,修建过程才能这么顺利。” 



继续向上,曲径通幽,慢慢已经接近山的顶端,来往的游客也已经陆续在此处折返。再往上走,基本就已经脱离了景区进入单位属地。


、省电视台的原址也都存在于乌山之巅。一砖一瓦,都还印刻着昨日鲜活的痕迹。


省电视台原址


乌山顶一号


而乌山真正的制高点,是曾经的“凌霄台”。


凌霄台建于何时已无从考证。据记载,古时候它是乌山的最高点,台面宽广,可容数百人。旧时重阳节,人们便在此登高、放风筝。宋代书法家蔡襄曾写下《登凌霄台诗》,其中有“缔结青云上,登临沧海滨”,流传甚广。



作为乌石山的制高点,这里的海拔虽然不高,却因为视野开阔、可以鸟瞰福州城外景色。


直到1950年代,省气象台正式将乌石山顶部建设成为气象观测站。



而今虽然风景早已不同往日,林立的高楼也已经拔地而起,但这里依然是俯瞰福州中心市区的极佳地理位置。


在这里,天空似乎离我们很近,放眼就能看到云卷云舒,恍惚间能体会乌石山在时代变迁、岁月流转中的百年孤独。




沿着平缓的山路顺势而下,不知不觉一个半天的时间悄然而逝。


站在天台上,看着橙红的夕阳渐渐汇入城市的霓虹和车流,在这里,时间似乎真的比平时慢了一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