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媒体看岑巩】古庄园?夜郎国古都?

今日岑巩2021-09-21 13:08:12



图文
/杨家嫦 徐学练 本报记者 罗茜

岑巩是古思州的治所,这里至今还存在十大未解之谜,中木召遗址就是其中之一,吸引了不少专家前来揭秘。1115日,国内权威考古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魏坚教授应邀进入中木召考察。三天的行程结束之后,魏教授说,这是很有高度、很有级别、很不简单的遗址,但要彻底揭开谜底,需动土发掘。

中木召古庄园建成需15

中木召古庄园遗址,位于岑巩县大有镇汤江溪上游北岸木召村中木召自然寨,距县城23公里。

庄园坐南朝北,据测算,仅现有的基石显露部分的进深度为120米、横宽285米,总面积34120平米。从前方有73米宽的石巷道入园,庄园中又有石巷道通连,布局极为讲究。 庄园前遗存有较完整的护城河遗址。可以看出,长达五六公里的河堤两岸基本是用方条石干 垒砌成,护城河上每相隔0.5公里处便建有一座石拱桥,河与园交相辉映,形成完整的城池结构。

据专家测算,整个庄园从基石、花纹、结构等遗迹来看,属一次性建造。建成这座庄园,从取石、清石、运石、砌石、修建楼阁、雕花等,大约需用200万个工日,若以4000个劳动力建造,需要15年左右时间。

庄园外,背靠一座大竹山,前面叫军田坝,西南面的一大片土又名军土,还有一个释迦牟尼洞,有盐库、蜡库、店边、过马河、马道子、古花园、牛场坝、古人墓群、回龙寺及外围的天安寺等遗址。庄园有6条石块铺就的古驿道通向四面八方。古庄园不仅具有完备的城池体系,还形成深厚的文化体系,如宗教文化、傩文化、金石文化、文书文化、地名文化、树文化、建筑文化、丧葬文化等,显得独特而丰富。


多种学说并存

如此庞大的古庄园何年何月为何人所建? 又为何毁灭?疑案重重,至今仍为未解之谜。

据了解,多年来,一些考古学者和文化学者多次来到此地考察研究,先后形成古庄园说、古夜郎国都说、元明土司政治中心说、苗疆古城说,以及古代军事屯堡说等。

古庄园说是贵州省博物馆吴业君等17名专家学者于1983年经实地考察后提出来的。吴业君等根据地面遗存,初步认为是明代的古庄园遗址,省政府据此将其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古夜郎国都说则是由岑巩当地学者黄透松提出来的。黄透松系中共岑巩县委原宣传部副部长,原岑巩县志主编,人称思州通。他在中木召遗址上反复考察了20多年之久,最终提出了古夜郎国都说,这在贵州夜郎文化研究领域自成一说,在业界和社会上产生一定影响。

元明土司政治中心说。2009年冬,贵州民族学院考古学博士叶成勇、历史学博士郭国庆应岑巩县的邀请,对该县中木召庄园遗址作了考察。考察后两专家提出了新的观点,认为中木召庄园遗址是元朝至明朝早期思州田氏土司的政治中心。两专家指出,中木召遗址是一个功能齐全、规模浩大的历史工程,涉及到元明时期政治、经济(商业)、文化、军事等方方面面,文化内涵相当丰富,远非一个庄园可以比拟。

苗疆古城说。2012621日,贵州大学、贵州省社会科学院、贵州民族大学、贵州省苗学会等单位的14名专家学者,到中木召考察调研,通过地面文物特征考究、民间群众走访和听取当地文化学者的研究报告,结合他们多年的研究,认为中木召遗址系苗疆古城。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苗学会会长杨光林说,中木召地面文物图案系苗族文化元素,把中木召定为苗族的古城依据比较充分。

还有学者说中木召是军屯,是土司衙门,是军事屯堡,究竟是什么? 虽是众说纷纭,但却莫衷一是。

此外,曾几次深入马家寨的清史专家李治亭、滕绍箴教授等在20105月到中木召进行了考察。专家们称此地确实神秘,凭他们的学识难以认识。光明日报社博士记者户华为认为,这里可能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研究它们应该比马家寨清史墓群的研究更有价值。


六菱形砖块引关注

考察岑巩马家寨的清史专家在参观中木召古城遗址之后,建议邀请相关方面的专家作进一步的考察,并推荐了国家清史编撰委员会典志组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考古及博物馆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魏坚教授。

1115日下午,魏教授在岑巩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陈永祥的陪同下,深入中木召进行考察。中木召村老村干刘德榜熟知情况,由他负责为魏教授一行做解说。

刘德榜带着魏教授从西侧的道路进入村寨。他说,进寨道路原本有7条,现在只剩下6条,有一条已经被毁。

中木召村寨最核心的房屋有两栋,它们并肩而立。考察了进寨的道路后,刘德榜便带着魏教授一行去看这两栋房屋。

有两条道可以进入这两栋房屋所在的位置,它们分别在两栋房屋的两侧,行走时都要经过三道门,为何这么设置,无人能解释清楚。刘德榜说。

跟着刘德榜,魏教授来到了两栋房屋的院坝里,院坝用石板铺就而成,部分石板还有纹案。房屋内的堂屋等处则是用砖块铺设,其中西侧的房屋铺的是规则的方形砖块,东侧的房屋铺的则是六菱形的砖块。

魏教授对这种菱形砖很感兴趣,说它很了不起,应该富含历史信息。经现场测量,这种砖块长约16厘米,宽度和高度均为10.5厘米。魏教授吩咐随行人员将测量数据认真记录,并亲自拍摄了一组砖块的照片,用于研究。

在两栋房屋前,分别放着两口石缸,其中东侧的石缸较大,呈长方形状,由四块方形板壁和底板组合而成,底板又是用石块拼成。面对房屋的一面板壁上有很多图案和文字,最独特的是一个寿字,字的下方还有两条我们都把它叫做双龙捧寿。刘德榜说,而当地村民都认为这口石缸其实是一副石棺材,因为其上有诸多难解的图案信息。

但是,魏教授否认了刘德榜的说法,他认为,像蓄水缸,用来灭火的,但仍需做进一步的考察


魏教授一行还查看了存放在院坝上的石轮,石轮圆形方孔,边上还有多个小槽,槽孔内宽外窄,魏教授将其叫做燕尾槽。现场有人询问石轮产生的年代,魏教授称年代不好说,不过,类似的石轮在元上都的地基上有不少。

在随后的考察中,魏教授还看到了一个方形的,材质和做工与上述石轮相似的石块。方形的石轮与圆形的石轮有何联系,以前的人们用它们做什么呢? 魏教授说有待进一步研究。

在中木召村后坡的密林中,魏教授一行发现了两座古人墓,这些古人墓碑都是清代嘉庆年间立的。据了解,这些坟墓原都是无主坟,刘德榜的祖先心生怜悯,便为他们立碑,碑名就叫古人墓。魏教授对此很感兴趣,他说:前人好事,我回去要写一篇文章介绍这种现象。

揭秘需动土发掘

魏教授还先后考察了中木召的护城河、岑巩注溪镇衙院、思州古城遗址等。考察工作从15日至17日中午,持续三天。

17日下午3时30分,魏坚教授及参与本次考察的专家、专业人士会同岑巩县委、县政府的领导聚集在思州文苑,就本次考察进行了交流发言。

魏坚教授说,在考察中,从中木召的基础、院落、建筑构架、布局来看,是很有级别、很有高度、很不简单的。魏教授说,但是,如果不动土、不发掘,就很难搞清楚其中的奥妙,就此,他建议做一定的考古发掘。

魏教授还提到了包括中木召在内的文化遗址保护的问题。他说,从岑巩县提供的图片上看,中木召的房屋建筑保持原貌,但实际考察发现,存在被破坏的情况。把现有的建筑以及其他遗迹保护好,也非常关键。魏教授说,他还就思州古城遗址等的考察情况作了介绍。

对于岑巩中木召以及其他古文化遗址,我们不会就此撒手,只要岑巩需要,我们都会前来。最后,魏教授表态说。

——摘自《贵州都市报》

责任编辑:尚华

网络编辑:张超

温馨提示: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或建议,欢迎投稿和提供新闻线索,投稿邮箱cgxwzx@126.com,热线电话:0855-3574958。

关注方式:通过添加微信“今日岑巩”或者扫二维码的方式进行关注。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