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攀登极高山,不是闹着玩的!八大营地风险排行榜

太乙玄门2020-07-31 11:25:40

攀登极高山,不是闹着玩的!


(图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05期,供图/中国登山协会 张璐)



最近,某卫视一档登山真人秀节目开播,据说几位18岁少年最终会到达海拔7028米的珠穆朗玛峰北坳营地。说实话,地理君真的为几位毫无登山经验,甚至连高原都从未踏足过的青年捏了把汗。


攀登极高山(海拔5000米以上,相对高度大于1500米,有着永久雪线和雪峰的大山)看似是对自身极限的一种挑战,但这种挑战背后有多少危险,你知道吗?为此地理君特意翻看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关于攀登极高山的几篇文章,给大家普及一下相关知识。




5900米:藏族同胞也会有高山反应?



地球的确穿着一件厚厚的、有分量的外衣——大气层;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50%的大气集中在海拔5500米高度以下,23%分布在海拔5500-10000米,15%分布在10000-15000米;即使大气均匀分布,大气压力取决于空气的重量,海拔越高大气顶端至该高度的厚度就越薄,所以该高度以上空气柱的重量就越小,大气压也就越低;在10万米海拔高度之内,大气的主要成分还是21%的氧和78%的氮,所以大气压越低氧气就越少……


随着高度递减的大气压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人有呼吸作用,身体内外很快就能达到平衡,气压不是问题。只是人体将吸入这种低氧气体,氧会通过肺部的弥散作用进入血液,与血红蛋白结合成氧合血红蛋白。海越越高,氧气越少,氧合血红蛋白也就越少,即血氧饱和度越低。这被称为“低氧血症”,也就是通常说的高原缺氧,而人类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离不开氧……


在低氧环境中,因为人体各器官供氧不足,呼吸系统、消循环系统、造血系统、神经系统、消化系统等都必须加倍努力地工作,发生一系列变化,即“高山反应”:呼吸急促或停顿、嗜睡或睡不着、多尿或少尿、头痛和头昏、呕吐甚至喷射状呕吐……反应的剧烈程度因人而异,并受到进入地的海拔高度、进入高海拔地区的方式和季节等的影响。


(2006年4月底,格尔木人民医院一间病房里的景象让人联想起“非典型性肺炎”。图中的病人都是高山病患者。前景中的那位是在沱沱河医院工作的一个医生,患了高山肺水肿。转院至格尔木之后,他的病情得到控制并有所缓解。沱沱河海拔4547米,格尔木只有2829米。海拔降低之后,空气的含氧量有所提升。这种低转(转至低海拔、高含氧量地区)进行治疗的手段,对于高山肺水肿、高山脑水肿都是必要且有效的。图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07期)


为了减轻反应程度,应该掌握的首要秘诀是:循序渐进地升高海拔,在3000米以上,每天升高海拔最好不超过300米(高山脑水肿患病率并不高,通常仅发生在急速升高海拔的登山者中)。


在5900米这个高度,水汽量仅约为海平面的5%,水的沸点降至81℃,人体动脉血氧饱和度已比海平面时下降了30%,已对身体各部分器官供氧严重不足,所以即使藏族同胞也会有轻微的高山反应。同时,因为空气干燥,患咽喉炎和气管炎的概率几乎高达100%。实际上,人类长期居住地的海拔高度仅为5400米,除了登山运动员或特殊原因,基本上没有人在5900米以上的高度活动。



8000米:为何被称为“生物禁区”?



伴随着海拔升高,空气会越来越稀薄,特别是在8000米的地方,氧气含量大约只有海平面的1/3。1875年,意大利人斯宾内利、赛维尔和蒂桑迪埃乘坐热气球升空。在气球到达8000米的时候,斯宾内利和赛维尔当即死去,只有蒂桑迪埃因气球破裂自动下降而获救。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人在8000米以上高空,如果不使用氧气,必然会死亡。到20世纪50年代,国内外的一些航空生理学家仍然沿用着蒂氏的8000米“生物禁区”、“人类死亡地带”概念。


(图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05期,供图/中国登山协会 张璐)


所以,特别是在珠穆朗玛峰的攀登中,单单关于氧气瓶,就可以讲出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而各个营地、各个高度使用和遗弃的氧气瓶都非常可观。然而,这个生物禁区在1978年宣告突破,特别是1980年意大利登山家梅斯纳尔从珠峰北侧第一次单人无氧成功登顶,开创了人们探险的又一个新时代。



气候规律决定登山季节



当西南季风把印度洋的暖湿空气向北输送,高大的喜马拉雅山脉宛如一列巨大的屏风,产生了屏障作用,造成了南北两侧气候的差异。最高大的珠峰屏障作用最明显,就降雨而言,南北两侧截然不同:在南侧,雨季6月上旬就来临,9月中旬才姗姗离去,多年平均降水量为2000-3000毫米;而北侧雨季相应较短,仅从6月中旬到9月上旬,多年平均降水量不到南侧的15%。


大风也会影响登山。它不仅仅使行动困难,还会加速人体的热量丧失,使“体感温度”降低——感觉更寒冷。在相同气温条件下,风速越大,“体感温度”越低。若气温为零下15℃,风速10米/秒,“体感温度”已零下30℃,人体极易冻伤。珠峰地区盛行西风,加之海拔越高风速越大,冲击8000米的登山者常常在海拔7000米以上活动。在这个高度,零下15℃、风速10米/秒,已是不错的天气条件。因此,他们常常面临大风带来的冻伤威胁。


(阳光把珠穆朗玛峰染成了美丽而温暖的金色。然而,世界上最高的风向标——珠峰的旗云正在顶部急速地自西向东奔驰,并在东侧迅速下沉,这说明海拔8000-9000米高空风速在25-30米/秒之间。这种天气极不利于登顶。图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05期,摄影/Warren Morgen/c)


总结从珠峰南北两侧成功登顶的登山者们和其他人失败的天气条件可以发现:从南坡攀登,主要危险是大雪与雪崩带来的生命威胁,尤其是在海拔5000-6000米的雪崩区,所以南坡登顶成功的重要天气条件就是无降水或微量降水;从北坡攀登,主要危险是大风带来的冻伤和生命威胁,因此北坡登顶的主要天气条件是小风——在8000-9000米高度的风力小于8级。


资料表明,珠峰7000米以上高空风速在每年11月至次年3月的5个月间最大,平均超过8级(风速为20米/秒)。综合上述气候条件,在喜马拉雅山脉攀登8000米以上高峰的最佳登山季节是:南侧4月中旬至5月下旬、9月下旬至10月中旬;北侧季节稍长,为4月中旬至6月上旬、9月中旬至10月中旬。



雪崩,登山大敌




(图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05期,供图/中国登山协会 张璐)


随着“咔嚓”一声巨响,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吨的雪体开始滑动,尔后就像一条飞流直下的白色巨龙,以每秒几十米的速度冲下山来——“雪崩”是大量积雪突然崩落的自然现象。由于它带给人类的多是灾难,人们把它称为“白色死神”。


据德国《登山者》杂志统计,在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被雪崩夺去生命的人数多达6万。1970年,秘鲁瓦斯卡兰山峰发生了一场大雪崩,将山下的容加依城全部摧毁,造成两万居民的死亡。1990年7月13日,前苏联境内的帕米尔山脉列宁峰因地震而发生大面积雪崩,使设在5300米的登山队营地被完全吞没,至少有43名登山队员丧生。19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17名队员在攀登梅里雪山时,遭遇巨大雪崩不幸罹难,是中国登山史上最惨烈的一次山难。2002年8月,北京大学山鹰社攀登希夏邦马西峰,5名队员也是因为雪崩遇难。


医学资料表明,如果遭遇雪崩或者其他原因被雪掩埋时,由于缺氧和失温,人最多只有8分钟的存活时间(若及时使用了呼吸管,可以坚持到30分钟)。


然而登山者有很多种方法可以使雪崩的危险降至最低,如“新雪3天内尽量不行军”、“避免在山谷、在30度到50度的斜坡下扎营”、“注意选择行军路线”,还要“注意温度对积雪层的影响(如果地面和雪面温差悬殊会形成多面的雪结晶——深白霜,又叫糖雪,这种雪支撑不了多少重量;还有一种在地表形成的轻薄的羽状白霜,如果后来被降雪盖住,就会形成脆弱的雪层,而且跟糖雪一样,增加了雪崩危险的可能)。”



其实,以上都是关于攀登极高山的基本知识,我们登山的目的并非要征服山峰,更不必借此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勇气,抱着融入它,且与它平和共处的心态,量力而行,即可。



(每次看这张“登山队员行走在冰川上”的照片,总是想起那句“在伟大的自然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图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05期,供图/中国登山协会 张璐)

文字与图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7期《高山反应》,撰文/吴天一,责任编辑/尹杰,图片编辑/王彤,《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5期《危险的脚步》,撰文/王灏铮,责任编辑/尹杰,《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8期《我在珠峰预报天气》,撰文/高登义,责任编辑/尹杰、高新宇,图片编辑/吴敬



八大营地风险排行榜

选择一个优良的地方露营。


山野不同于都市,大风、落石、雷电、洪水、滑坡、枯木、雪崩等伴随而来的危险,需要我们去认真选择一个安全的户外营地。


户外营地选址,我们往往会关注营地的风景与舒适便捷性,却忽略了自然界的潜在风险。


荒野扎营,稍不注意便“危机四伏”。


风险不避,营地难保安全,更妄谈享受。为此,我们根据山友们的真实经验与可靠资料,总结出了八大营地风险,综合它们的辨识度、危害性等因素,分为了五个星级。


枯树,风险星级:

在森林里扎营能防风避雷,感受草木芬芳。


但森林中的枯树却是一种实在的威胁。枯树高大而脆弱,特别在大风降雨天气,看似粗壮不会倒的枯树猝不及防地倒下,足以致伤致死。


树木也并非刮风时倒下……当时我听到一声巨响,抬头望去,刚好看见一颗硕大的松树先是朝侧面倾斜,然后倒在地上(引用来源:《背包客手册》)


枯树随时可能倒塌。


建议——林中扎营,远离枯树。敲击或摇晃营地四周的树木,有些枯树表面会长满青苔或者其他小植物,具有迷惑性。


狂风,风险星级:★★☆   

山区行进,鞍部往往平坦而开阔,适宜扎营。不过在这些地区支起帐篷,你很可能面临狂风的摧残,严重时帐篷杖杆可能被吹断,一夜难眠。



大风掠过,帐篷摇摇欲坠。


建议——尽量避免在风大地区扎营,选择相对靠近林木的地区安营。当无法避免大风的时候我们就得打满地钉,固定好所有风绳,做好一切防风措施。有条件用石头堆一个防风墙,能有效对抗强风。


尽早地搭起防风墙,为帐篷添一层防护。


多风地形判断——山脊,垭口,山谷,鞍部等地方遭遇大风的概率较大。其次可观察地区周边植被的长势,经常受到大风肆虐的植被都会呈倾斜状,背风一头比受风一头长得茂盛。


枯树好躲避,狂风不致命,但在冰雪地带扎营,面临的威胁则显著增加。


暗裂缝,风险星级:★★

去往高海拔接近一座雪山,我们会长时间在冰川上行进乃至扎营。


冰川缓慢流动,因受力不均逐渐产生了大量裂缝,这些裂缝覆盖上了新雪,就形成了无数的暗裂缝。如果不得不在冰上扎营活动,就会有踩穿雪层,坠入冰下深渊的危险。


2011年9月,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博士林树标在新疆墓士塔格冰川考察,下午与同事回到营地附近时,林树标翻越一座山头后消失在同事的视线内,当同事回神过来他已遇难……熟悉慕士塔格峰地貌的金副主任推测林树标有可能走偏了一两步路线,从而滑坠进了冰川裂缝(信息来源:广州日报)。


暗裂缝上扎营,命悬“一线”之上。


暗裂缝判断——一般情况下,新雪后暗裂缝面上的浮雪成褐色,在裂缝上覆盖的积雪会有较明显的下沉。


建议——尽量避免在冰雪面露营。若在冰雪地上扎营,在营地周围,最好用登山杖把周围的区域都探测一遍,用标志旗标出可能有危险的地方,并固定行走路线。


在同一地方长期露营时,每隔几天都要重新探测一次,因为裂缝表面的雪层厚度和强度可能会发生变化(引用来源:《登山手册》)


雪崩,风险星级:★★

冬季或高海拔山区,会形成大量雪坡,在这些雪面下的空地扎营,将随时面临威胁。


坡度较陡(大于20度)的雪面,雪层能否停留取决于雪层之间的粘合力,如果这种粘合力不足以支撑,那么就会发生雪崩。


2012年4月29日,7名山友前往西藏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爬雪山,因忽略天气因素,队伍常走斜线诱发雪崩,线路还常常选择最容易雪崩的向阳面,在营地时最终酿成大祸,被雪崩打下峡谷,造成无可挽回的重大人员伤亡(信息来源:北京晚报)



雪崩暴发,在劫难逃。


雪崩地形的简单判断——没有坡度就没有雪崩,20度到50度的雪坡都易雪崩,其中,38度是最频繁的雪崩坡度。


雪坡若足够缓,也是安全的。


建议——学习雪崩地形知识,不在陡峭雪坡下扎营,减少对雪层的横切。


扎营遇见雪坡,远避即可。不过下面这种隐患,极难预见,营地一旦选错,身家性命全凭人品。


雷击,风险星级:★★★☆ 

我们总是倾向于在平坦开阔的地带扎营,这时雷电会成为一大风险。


特别在多雨的夏季,积雨云形成极快,地面上和云中都积累了大量的电荷,电荷们相遇就会释放能量,制高点给电荷提供了上升通道,因此容易被打击。


这些制高点包括:山顶上的石头堆,山间海拔高的树木,以及露营者的帐篷。


2016年12月7日,美国一名徒步者和他女友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北部沃宁山山顶露营,当天晚上帐篷突然被闪电击中,男主15分钟后死亡,他的女友头部和颈部严重受伤(信息来源:中国新闻网)


雷雨来时猝不及防,勿在空旷高处扎营。


建议——选择去山野露营时,提前查阅未来几天天气情况,远离雷雨天气。夜间扎营时,远离以下地区:


  • 山顶

  • 荒野孤树

  • 水面

  • 洞穴悬崖

  • 高压电塔


建议下降到林线以下扎营。


茂密森林,提供庇护。


为了避免雷击,我们下降到低处,而接下来两大凶手就在低处游窜。


滑坡,风险等级:★★★★☆

覆盖山体的土坡下,往往有很多诱人的平坦地带,吸引着人们去扎营,殊不知滑坡的威胁就在身边。


2013年5月30日,一山友与朋友穿越黄荆老林和贵州边界时露营在山谷,当时没注意陡坡地形,加上当天晚上突然来暴风雨造成严重滑坡,山友们不幸遇难(信息来源:中国广播网)


当斜坡上的土体或者岩体,受河流冲刷、雨水浸泡、或是人工修路等因素影响,在重力作用下会整体向下滑动。滑坡发生前很难预判。


建议——远离破碎的悬崖顶部平台,以及江、河边开阔的山坡下方。比如你徒步时遇到的河流边上小崖的上部。


峡谷中部,河边台地,最易滑坡。


滑坡体的判断——滑坡体表面总体坡度较陡,坡面很长。如果长坡表面有泉水,湿地,并且没有高大的直立树木,那么它很可能是发生滑坡的地带。


洪水,风险等级:★★★★★

近水的营地平坦而方便,风景宜人,但是雷雨之后可能带来一种威胁,即突发性洪水。


突发性洪水一般由强降雨造成,但也有可能是突发性的水释放,比如由滑坡造成的天然堰塞湖的溃坝。这样的洪水来势极快,规避困难。


2014年8月10日,一批山友前往重庆市南充区头渡镇前星村,烛台峰,老街等山谷间露营,不料晚上山谷天降大雨突发山洪,导致下游突然涨水,在山谷露营的山友们遭遇洪水营地被淹,物资冲毁,被困山间(信息来源:华龙网)


前一刻平静的营地,下一刻可能就水漫金山。


洪水来临前的判断——发生山洪的前提是发生强降雨,如果在山谷扎营,出现以下情况时立马撤离低谷:


  • 溪流水位暴涨。

  • 溪流水位急剧减少(上游暴雨,山体坍塌,阻塞河道)。

  • 溪流水变得非常浑浊。

  • 上游出现沉闷的爆破声。


建议——勿要留恋于水边地形的平坦与方便,与河水或河床地形保持距离扎营。


过于靠近河流扎营,白天虽能见机行事,夜晚却毫无预防。


写在最后

选择营地,安全性放在第一位,舒适与方便排在其后。八大隐患,留意心中,避开不难:


  • 林中安家,远离枯木;垭口扎营,做好防风。


  • 冰雪地带,远离雪坡、留意冰川。


  • 雷雨天气,陡坡下,河崖上、岩壁下,山脊上,减少逗留

  • 河水虽便捷,不要太亲近。


  • 过夜扎营,别在空旷高处考验人品。


谨慎扎营,远离安全隐患,享受山野生活。


选择安全舒适的营地,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下方评论区,期待你的分享。

 

相关阅读

《十大炉具“作死”操作排行榜》——安全营地+安全烹饪=完美露营体验。


《这种山难被称作“白色恐怖”,大部分却是由登山者触发》——雪崩详解。


文:金豪仔  绘图:郭小盆友  编辑:腰子


(全文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