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10小时飞行+1天1夜车程,我去了中国最难抵达的秘境,发现了比抖音100w还美的风景

世界地理杂志2020-06-29 12:29:26


世界地理杂志 微信号 sjdlzz

地理旅行、文化生活、摄影艺术、自然科普……我们关注并分享这些生命与美好的交织.世界地理图书事业部,天地之美,跃然纸上

为一个旅行编辑,小飞君自认为旅行经历比一般人丰富。跑遍国内大大小小省份与城市,去过2次藏区,4次云南,唯独没去过新疆。

主要是因为新疆实在太大、太美了,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玩不下来!



新疆太大了,曾有个常驻新疆的朋友向我这样形容新疆的广阔:一个塔克拉玛干沙漠,面积33万平方公里,跟一个马来西亚一样大。从北边的喀纳斯到南边的喀什有2100公里,跟北京到广州的距离差不多。即便你计划在新疆旅行10天以上,可能连个皮毛都看不到,只能在旅游景点走马观花。



新疆太美了,这片占有国土六分之一的地方,毫不夸张地说它也包揽了中国所有的美。在新疆,你能感受到内蒙古草原的广阔,宁夏沙漠的无垠,西藏高原的壮丽,青海湖泊的瑰丽…如果想完整地体验新疆的美,估计来100次都不够。


就在上个月,小飞君作为天地探美的新疆首发团成员之一,

体验了一条独一无二的新疆小众线路,

实现了此生一定要去一次新疆的梦想。

(摄影@沈洋:手机)

↑从杭州前往喀什,历时10h+的漫长飞行,跨跃连绵天山,机窗外壮丽的风景,我想这绝对可以入选“世界上最美的航线之一”; 


↑一天一夜的车程前往三国交界处的小县城塔什库尔干,驰骋在中巴友谊之路——喀喇昆仑公路,一路风景美得如同欧洲的油画;


赶在前后仅有20天花期尾巴,抵达了帕米尔高原雪山下被杏花包围的小山村,遇见了世界上最难邂逅的春天。


还在人迹罕至的杏花村,住进了中国首个户外帐篷营地,体验了一回在中国最美的秘境扎营的快感!

自从新疆回来,感觉自己的灵魂也丢在了新疆,看其他任何地方都觉得审美疲劳。那些抖音上获赞100w的国外目的地更是不屑瞧一眼。



朝圣《追风筝的人》镜头里的喀什

来过新疆,才知道什么叫异域风情


喀什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这里就像一座巨大的露天人文风情博物馆。在新疆有一句老话,“没来过喀什,就不算到过新疆。”


||喀什老城

在喀什老城的巷子里有很多无忧无虑在玩耍的孩子,他们会开心地对你说hello,你好。我们遇到的几个维吾尔族小孩都很喜欢让你拍照,不像很多商业化景点会问你索要小费的情况,只要你把拍的照片给他们看一眼,他们就满足地咯咯笑。


杂货店外晒太阳的大叔、烤串店前在整理店铺的大胡子爷爷…..人们悠闲地维持着古老的生活方式,满街都是极其好看的门窗,恨不得撬一扇回家,喀什老城就像一个极具异域风情的祥和小城。


|| 艾提尕尔清真寺

▲自图虫网@wingziyo

▲自@海盗王基德

在喀什老城,位于城区中心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一个你怎么也绕不开的地方,这是新疆乃至全国最大的清真寺。维族穆斯林一天就进行五次朝拜,站在寺外感受这样的气势,不得让人感慨宗教的力量及信仰的魅力…..

Tips:普通游客门票20元,穆斯林免费


||百年老茶馆

喀什老城的百年老茶馆,很多人都是为了朝圣《追风筝的人》中的镜头而来,站在吾斯塘博依路与菜巴扎路的岔路口,不自觉被这栋二层楼的绿色伊斯兰风格建筑所吸引,没有哪个游客到了喀什而不去老茶馆喝一杯茶的。


而本地人对茶馆的感情更是天长地久,有的老人已经花上了半辈子泡在茶馆,泡上一壶茶,三五围坐,没有什么烦恼不能在这里倾诉~


在新疆,有47个不同民族,在同一片土地上共生共存。真的来过新疆,你才会知道,原来同一个国度,还有那么多与众不同的生活。


驰骋在世界上最美的中巴公路

来过新疆,才知道什么叫天地大美


第二站,便是从喀什前往塔什库尔干的杏花村营地,历时10h以上的车程,路途遥远,但一路风景却不乏味,甚至可以说是激动人心。

喀喇昆仑山公路,这条全长1032公里的传奇公路,

北起中国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

然后直达伊斯兰堡,是中巴友谊的持久见证。

其中中国境内416公里,巴基斯坦境内616公里。

上世纪修建喀喇昆仑公路时,

中巴双方共约700人献出了生命,

相当于每公里公路是用一条人命换来的。


它还是一条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群山间的绸带”的传奇公路,

世界各路媒体更是用三个“最”字来形容它:

世界上最美的公路,全球最高耸的跨境道路,和世界最惊险的走廊。

而我们一路驰骋在喀喇昆仑山公路沿途风景的最精华段。


沿途风景

|| 白沙湖

出了喀什,穿过了疏附就需要来到盖孜边检站,拿出证件过安检。过了边境站,进入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境就能看到纯洁的克拉克湖,仿佛梦镜中的天堂。在湖的旁边是白沙山,就是白的沙堆积的山。


||冰川之父“慕士塔格”

慕士塔格峰山,它地处塔里木盆地西部边缘,是有名的冰山之父,围绕主峰两侧聚集了大量放射冰川,而且山上积雪常年不化,超级冷艳有型。

最特别的是,一路上时常还会遇到在湖边喝水的骆驼,洗剪吹的杀马特造型,特别逗趣。


||喀拉库勒湖

塔格峰山的旁边还坐拥着一座喀拉库勒湖,在当地又称为黑湖。

它最有魔力的是,湖水会随着天气的变化而自动改变颜色,有绿有青有蓝有黑,每一次都能变化不同的惊喜。


|| 阿拉尔金草滩

阿拉尔金草滩其实是位于塔什库尔干的湿地,每到夏秋两季,这里水草就变得异常茂密,各种牛羊就被当地人驱赶着来到了这里。更为神奇的是,随着光线的转移,草场都呈现不一样的绚丽多姿,美得如同一幅欧洲的油画。


|| 石头城

坐落在高丘之上的这座石头城,堪称中国版的“天空之城”。古时是盘陀国的都城,是新疆境内古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站驿。石头城外建有多层或断或续的城垣,乱石成堆,石丘重叠。昔日的辉煌早已随风远去,渐渐不再被记起……


真的来过新疆,才发现,它并没有别人口中听说的‘乱’,听说的‘不安全’,听说的‘不友善’,它其实美的最纯粹最自然。


邂逅帕米尔高原下的杏花村

来过新疆,才知道这里最动人的风景是人


一天一夜的奔波,

只为赶在仅有15天的花期,

邂逅帕米尔高原上一年难得一见的杏花。

我们扎营的库克西鲁克乡,是塔吉克族居住的村庄聚集地。这些帕米尔高原雪山脚下的村子,被百年的杏树包围,久而久之,也被外人叫做杏花村。


每年的四月份,这里将上演世上最浪漫也是最难邂逅的花开。整个杏花村被粉色覆盖,塔吉克族妇女在杏花树下悠闲地做着绣品、孩子在嬉戏、男丁耕种放牧,安逸静谧美好一幅画。


||塔吉克族的俊男美女,中国少有的白种人

生活在塔什库尔干县的塔吉克族,他们登记在册不足五万人,是中国境内唯一一个没有看守所和监狱的县。


塔吉克族也被称为“蓝眼睛的中国人”,属于中国少有的白色人种,大眼睛高鼻梁的塔吉克姑娘明媚动人,个个都能歌善舞,热情好客。看着欧洲人长相的他们,我们也时常闹笑话,不自觉的就跟他们说起了英语。


||帕米尔高原上杏花村里的一家人

扎营第二天,前往更高海拔处的塔吉克村庄寻找杏花,这些村庄更加偏僻,很多人一生都没有拍过一张照片。我们也在这里邂逅了热情好客的塔吉克族的一家人,为了感谢我们为他们拍照,主人甚至要杀一头羊招待我们,再三拒绝后,在他们的邀请下,进屋喝了奶茶、吃了馕。

村里没有手机信号,而正是这样的三网全无的日子,才体会到了当地族人的自然之乐。


||一生只照过一次相的塔吉克族老奶奶

在回程路上,遇到了正在放羊的塔吉克族老奶奶,同伴有摄影特殊设备,可以直接冲洗照片,热心为老奶奶拍了一张照,没想到她异常兴奋,通过当地司机翻译向我们表达谢意,说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拍照。

当我们要离开时,老奶奶向我们请求,是否可以帮她跟女儿合影一张,80多岁的她,希望有一天自己离开时,女儿看到照片可以想起她。小小的请求,让在场的我们都感动不已。


我们长久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便利中,很难想象世界上还有一些地方,有的人一辈子没有机会拍照。


我想,真正的新疆,之所以令我们魂牵梦绕,不仅因为它有那些梦幻的美景,还有,那些有温度的人,打动人心的故事。


入住中国首个流动帐篷营地

只在中国西部人迹罕至的秘境扎营


这次旅行最特别的体验就是入住了天地探美的中国首个流动的帐篷营地,在此之前,还从未有过任何一个旅行团、或者俱乐部,来过这些深藏在帕米尔高原的杏花村搭建营地。


营地选址库克西鲁克乡一个人迹罕至、风景极赞的村子里,可以24小时睡在杏花树下,一旁就是碧绿的雪山融化变成的溪水。


在来之前,小飞君对住帐篷的印象还停留在用睡袋、席地而眠的艰苦露营生活,但天地探美的营地住宿配套更是堪比星级酒店,意大利设计师操刀设计的环保帐篷,能抗十级大风,坚固舒适可拆卸,还配备了可降解的环保马桶,不会对地方生态造成损伤,也完全不会有在户外上厕所不方便的尴尬体验。


在营地里,更不用担心吃的问题,地配备了越野界手艺最棒的专业厨师,你只管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抓着羊肉串看银河漫天,斗转星移。

而这个特别的营地还要归功于,它背后一群内心有热爱的户外爱好者。
营地创立的故事同样感人。

(图:摄影@张昊,西藏浪卡子县措嘉40冰川)

天地探美创始人之一的唐香香

玩了二十多年户外旅行,

徒步穿越过罗布泊荒原达楼兰古城

穿越特里雅河到达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

中国极少数成功穿越喀喇昆仑克勒青河谷

仰望过世界最难攀登的高峰 K2 乔戈里峰


(图:希夏邦马巡山之旅)

原本,她只是和几个朋友,一次次去到这些常人无法抵达的秘境。

直到有一年,她陪丈夫一起出国旅行,来到了瑞士因特拉肯。对,就是之前抖音点赞100w的旅行地,这里是欧洲一个闻名遐迩的旅游小镇,坐落在阿尔比斯山少女峰山脚下,是到瑞士的游客必去之地。

当无数人为这座雪山脚下的小镇美景沉沦时,

唐香香却忍不住哭了。



她不是因瑞士的美景而落泪,

而是她看到,瑞士因特拉肯可以依靠一座雪山,吸引了全世界无数游人纷至沓来,养活了小镇上的所有人。

而在中国,她见过无数风景不逊瑞士的地方,

同样是雪山脚下的小镇,当地人却极度贫穷。

有些地方,人平均年收入甚至仅有500元。

说起新疆的塔什库尔干、库克西鲁克乡…

这些地名,更是无人知晓。



回国后,唐香香与陪伴自己旅行十几年的户外俱乐部的成员,一起创立了“天地探美”,他们想把自己二十多年户外旅行去过的那些秘境分享给大众游人,让更多人都见识到中国有多美!


除了塔什库尔干的杏花村营地,他们还将在中国人迹罕至的西部,搭建41个流动帐篷营地。


每一处营地的选址,都不是传统景区,而是唐香香和队员们从二十几年户外冒险去过的地方,精挑细选的人迹罕至的秘境。

白龙堆的旷野之中扎下如同成吉思汗西征之时的奢华大营;

乌尔禾魔鬼城如同外星球表面的的山脉间扎营;

……

每个营地都跟随季节不同而流动,为的就是“在最美好的季节里,在祖国最极致的风景里扎营。”


今天,我们也为你奉上天地探美帕米尔景区原生塔吉克村落7天6晚营地之旅,这一次,不走传统的北疆喀纳斯、伊犁线路,邂逅一个更加的深刻的南疆秘境。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