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真假“望京楼”

原绿色2020-09-17 12:22:22

真假望京楼

原绿色

林州绵延的西太行山主峰,一个向前跨出来的鸡冠峰上,醒目地矗立着比较规则的一段,很像一堵墙据说那就是倒塌了的望京楼

望京楼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说明朝时阳耳庄村有一个叫杨春的青年,长途跋涉到北京城去卖花椒。赶到京城时,因为饿了,一口气吃了好几碗饭,家找女婿的差官看到,引荐去参加比吃招亲大赛,竟然因为能吃被选为了驸马可因为不适应京城生活,想念故乡,就告诉公主,老家不仅风光秀丽,而且吃的是金米,喝的是银粥,走的叮当路,让皇姑无限向往,就随马来到了林州老家。结果发现这里是穷乡僻壤,吃的是小米饭,小米金黄,号称金米;喝的是玉米粥,玉米银白,号称银粥;因为路不平,马一走,铃铛就响,所以叫叮当路耐不住寂寞的皇姑,日夜思念北京,思念皇上娘娘,竟然病倒了。杨驸马为安慰皇姑,在村后高高的鸡冠山顶上,建了座望京楼,皇姑登上去,竟然真的望见了北京城,车水马龙,富丽堂皇,心情一高兴,病也好了。

2017年正月初三,我兴致勃勃地和附近村庄的亲戚们一起登上了鸡冠寨。

鸡冠寨望京楼遗址前是一个天然的平台,向北,视线很开阔,尽管不见北京城,但上下各处一览无余我想象着,美丽的皇姑站在古色古香的楼阁之上,临窗而立,衣袂飘飘,眺望着北京城海市蜃楼的样子,真的挺浪漫

但,这是望京楼吗?站在“望京楼”遗址,我心里直犯嘀咕,怎么看这三堵高墙围成的院子都不像是来安抚情感用的望京楼,和我想象绣楼大相径庭,差距太大了!有一道门,二道山门,每道山门都机关重重,严防死守的样子。而且三面围墙都在,又高又厚,居然还有瞭望孔。只是因为方向朝南,山下的公路也向南,所以山下的只有一面整个院落圈占了整整一个山头,围墙内的房屋虽然倒塌了,但地基还在,明显有一,二厅,好几后墙上还有后门,有水池。更让人疑虑的是,望京楼所在的鸡冠峰好像生生从太行山连绵的主峰中剥离出来,四面悬崖峭壁,只有一道窄窄的通道把鸡冠峰和太行山主峰相连,完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景象。怎么越看越像占山为王的寨子呢?

我禁不住给林州市作协张国生副主席打电话讨教,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那就是山寨,真正的望京楼在阳耳庄驸马府上呢

我们一时惊诧不已!返程的时候就乘兴前往驸马府

阳耳庄村中,据说是驸马的后人们,还住在祖上留下的大宅子里,他们很自豪,一边指点一边介绍着家中的祖宗遗物驸马府分南北两院,北院的建筑是长长的坡顶瓦房,很宽敞的样子,土木结构,雕梁画栋,气派典雅,洋溢着文化气息;南院主楼比普通民房高大很多,楼的后窗成圆扇形,很古典的样子,确实有点儿像皇姑的绣楼了,人们说那才是真正的望京楼。虽然已经破旧的门楼,依然可以看出做工的考究,精雕细刻,上马石,拴马桩,石狮子,都保存完好因为主人不在,从门缝里望一眼,楼的正面已经有了现代的痕迹院子破旧荒凉,但还是让人遐想着美丽皇姑种种生活景象

兴之所至,又摸黑参观杨氏后人集资建起的驸马府院,大致了解了驸马的一些历史情况

原来,驸马可不饭量大“吃货”,老百姓传说中的望京楼竟然是他祖上杨亨在明万历年间为抵抗土匪骚扰而建的山寨。杨亨当年高举义旗,保家卫乡,一呼百应,因为歼灭土匪有功,被一路提拔到彰德府,其后代迁到北京近郊几代都在军中效力。杨春元被选为驸马,也是经过层层筛选,脱颖而出的。

望京楼,多么美丽而浪漫名字!皇姑日夜思念北京城,驸马就把她的闺房命名为望京楼,既文艺色彩符合中国人的文化和审美,像吃“金米”喝“银粥”一样能满足皇姑的思京情怀。

问题是,既然有真真切切的望京楼,怎么会被移花接木到高山顶上的“山寨”去呢?既然驸马有如此趣味和才华,又是谁把他演绎成了一个著名的“吃驸马”呢?而且这种张冠李戴,以假乱真,居然影响深远,被善良的百姓传为美谈附近的村民都深信不疑以讹传讹呢?

很显然,把那个山寨当作望京楼,一是引人注目,有视觉效果;那座两层小楼即使比一般民房再高一些,也不如在山顶上那个山寨“高屋建瓴”,有冲击力。二是可以夸张,有神话效果;那个在高山之巅的山寨建设更有难度,会让人浮想联翩,相信如有神助,真的可以望见北京。三是可以编排故事,有流传效果。靠吃成为驸马不是更有“谈资”价值吗?

总是那么夸张猎奇美丽,真相总是这样的实在山上的一个山寨,被人们玩笑移植为望京楼,有帅气才气的驸马被调侃为“吃货”,这似乎更符合百姓戏说名人的心理需求和审美。

我倒愿意那传说是真的因为那故事里藏着百姓的智慧和美好愿望!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