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三晋大遗址纵览"之晋阳古城遗址——控带山河,肩背天下

考古汇2020-09-25 14:25:28

晋阳古城遗址,位于山西省太原市西南晋源区晋源镇附近,西城墙紧挨大运高速公路,南城墙南接龙山大街,北城墙濒临蒙山大街,东城墙靠近汾河西岸,古城面积大约20平方公里。晋阳古城遗址于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9月,联合国开发署将晋阳古城遗址的保护、开发和研究列为“21世纪城市规划、管理与发展”援助项目;2006年12月,国家文物局、财政部将晋阳古城遗址列入“十一五”期间全国百大遗址保护总体规划项目;2010 年10月9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了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晋阳古城获得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晋阳古城遗址是山西省历史记载最为明细、规模与文化积淀最深厚的古城,是山西省首屈一指的大遗址。



晋阳古城卫星影像图


“晋阳”之名始见于《春秋》晋定公十三年(前497年)“秋,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赵简子家臣董安于筑建晋阳城。肇建伊始,它作为军事重镇就显示出重要作用。公元前453年,赵襄子固守晋阳城,灭智氏,奠定了三家分晋的基础。公元前246年,秦攻赵,拔晋阳城,始置太原郡。西汉初,刘邦“徙韩王信王太原以北,备御胡,都晋阳”。后封子刘恒为代王,都晋阳。汉武帝设并州刺史部于晋阳。东汉为并州刺史治所,历曹魏不改。


西晋改郡称国,都晋阳。北魏复太原郡。东魏时期,高欢先建大丞相府,后置晋阳宫,以晋阳城为政治、军事大本营,遥控朝政,时称“霸府”。北齐时期,以晋阳城为别都。河清四年(566年),又在汾河东岸新建太原县城。北周置并州总管府,将晋阳城内宫殿拆毁殆尽。


隋开皇十六年筑仓城,大业三年重建晋阳宫城,在晋阳城西北形成一个以晋阳宫城为主,大明城、仓城为辅的品字形宫城区域。唐贞观初,长史李勣展筑东城,将太原县置于东城,以晋阳县治西城。武则天长寿元年(692年)置北都,并州长史崔神庆建中城,跨水联堞,将东、西两座城池连为一体,在太原盆地北部形成一个西、中、东三座城相连的大型都市。天宝元年(742年)改称北京。后唐、后晋、后汉先后以晋阳为依托,南下定鼎中原。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5月,宋太宗赵光义率兵攻占晋阳城,北汉投降后13天,即下令焚毁晋阳城。次年又决汾、晋二水,浸灌残城,显赫于历史上近1500年的晋阳城彻底毁灭。




从中国地理分布看,山西西、南均据黄河,东跨太行,北控朔漠。司马光所谓“东阻太行、常山,西限龙门、西河,南有霍太山、雀鼠谷之隘,北有雁门、五台诸关之险。” 而晋阳城“东带名关、北逼强胡、斯四战之地、攻守之场” 。我国历史上如周、秦、汉、隋、唐、北宋乃至元、明、清等王朝的京畿重地均处山西左右,山西首郡晋阳则始终居于中央的肘腋地位,与京畿相表里,一直处于“京师安危之所系”的战略地位。在几次大的历史事件中晋阳则发挥着重要作用,影响甚至改变了历史的进程。“水灌晋阳”之战奠定了三家分晋的基础,被视为春秋与战国的分界线;北齐统治者苦心经营晋阳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以及人力资源等在这里积淀、汇聚,为日后大唐开基打下了坚实基础。李渊父子因此起兵,开创了中国历史上最耀眼的盛唐帝国;后唐、后晋、后汉均凭借晋阳建立王朝。宋初,赵光义焚毁晋阳城,随后形成了强邻压境、战乱频发的局面。晋阳城砥柱中原的战略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晋阳古城遗址出土瓦当


晋阳城从春秋晚期建成到秦设立郡治,逐渐成为山西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而且这种中心地位一经确立,便连绵不改。北宋时期,城址虽北迁20公里,但环境未大变,人文脉络依然,其作为山西首府的地位依旧,至今仍是山西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更不失为我国北方乃至全国的重要城市。


晋阳既是中原农耕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冲突要地,也是各民族交流融合之中心。中国古代史上,从战国以迄五代,形成一条西南—东北农牧分界线,分界线南北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导致了古代中国北方旷日持久的民族冲突与融合,也不同程度地左右着中原王朝的兴替治乱。晋阳城处于这条分界线中段,位扼南北交通要冲,既是中原王朝北进靖边的军事重镇,又是游牧民族南下逐鹿的桥头堡垒。



晋阳古城遗址出土陶瓷器


汉晋南北朝隋唐时代,晋阳是重要的粮食产地。它的粮草不但作为朝廷边防的重要后援,而且还沿汾河漕运长安,供应京师。太原又是牧养国家军马的重要基地,晋阳东、西二山的丘陵地带,曾是水草丰沛的理想牧场。赵国在晋阳有“食谷之马数千。”西汉在晋阳设家马官,有家马厩,为反击匈奴提供了大量战马。唐王朝在晋阳西北设监牧马,为全国最大的牧马监群。


除经济上外,文化上晋阳之民也深受北方游牧民族剽悍善战、骑射尚武精神的影响。晋阳一带“人性劲悍,习于戎马”,“自古言勇侠者,皆推幽并”。从春秋战国到隋唐五代,先后有群狄、诸戎、匈奴、鲜卑、羯、氐、突厥、回纥、沙陀、吐谷浑等民族在此与汉民族插花杂处、交流往还、斗争融合,最终成为中华大家庭不可分割的一员,晋阳城在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中做出了卓越贡献。



晋阳古城遗址出土北齐释迦头像


晋阳城在中国建筑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创建于春秋中、晚期的晋阳古城,是同时代重要城址之一,城池坚固,储备雄厚,以至于“公宫之垣,皆以获、蒿、苦、楚墙之;公宫之室,皆炼铜为柱质”。公元前454年,智伯联合韩、魏包围赵氏于晋阳,引汾、晋二水灌城,“城不没者三版,城中悬釜而炊,易子而食”。正是由于晋阳城的坚固,为赵氏赢得了时间,赵襄子最终说服韩、魏,联合灭掉智氏,从而奠定了“三家分晋”的基础。可以说,晋阳城是当时应用先进筑城技术的典范。



晋阳古城遗址出土贴金佛造像


西晋末年,刘琨为并州刺史,修筑晋阳坚城。据《元和郡县图志》:“府城,故老相传并州刺史刘琨所筑,今按城高四丈,周回二十七里”。 东魏权臣高欢于晋阳建大丞相府,置晋阳宫。北齐后主高纬“于晋阳起十二院,壮丽逾于邺下”(《北齐书·幼主帝记》)。这一时期晋阳城有较大规模的营建。见诸史籍的大型建筑有晋阳宫、大明宫、十二院等。由于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城市发展的重要转型期,作为我国北朝时期的中心之一,晋阳城的城市布局对隋唐长安城的建设也有着较大影响。而李渊、李世民从太原起兵西向建立大唐,其长期生活在晋阳城,这里的城市建设很可能对其以后在长安的一些建设活动有所影响。如李世民贞观九年(635年)在长安建设宫城,取了和晋阳城高纬天统元年(565年)所建宫城相同的名字——大明宫,恐怕不是巧合。



晋阳大明宫七殿十二堂想像图


晋阳城的建筑布局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特别是唐代晋阳城。唐代晋阳城是中国三大都城之一,李白所谓“天王三京,北都居一……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雄藩剧镇,非贤莫居。”据《新唐书·地理志》载,当时的晋阳城:“左汾右晋,潜丘在中,长四千三百二十一步、广三千一百二十二步,周万五千一百五十三步,其崇四丈。”城市由西城、中城、东城组成,中城更是跨水联堞,建成水上都市。城中设有固定的市场,城内各个区域之间条块分割、界限分明,高墙将城与坊、坊与市之间彼此隔开。汾水自北向南流过,它不但调节城市气候,美化城市环境,而且承担城市排污和漕运交通。晋水是晋阳城的主要水源,河水在城中穿梭,并架河槽注入东城。古城中河渠纵横,绿树成荫,建筑鳞次栉比,富丽堂皇,正如唐代诗人欧阳詹所描写的那样:“并州汾上阁,登临似吴阊。贯郭河通路,绕村水逼乡。城槐临枉渚,巷市接飞梁。莫论江湖思,南人正断肠。”可以说晋阳城兼具中国北方恢弘大气与江南秀丽山水之美于一体,不愧“天府之国”的美誉。



晋阳古城遗址出土大魏兴和二年空心砖



晋阳古城遗址中埋藏的大量文物也极具艺术价值。北宋灭北汉后即命火焚水灌晋阳城,因此,各种建筑基址当整体尘封于地下。可以想见,亦有大量的器物用具因来不及迁出城外即被就地淹埋,如东汉蔡邕《郭泰碑》、唐张说《起义唐颂碑》、柳公权书《德政碑》和佛教造像、铁铸佛像、铁铸金鸡等。多年来,在晋阳古城保护区域经常发现建筑构件,出土佛教造像、石狮等文物。20世纪50年代两次发现佛教造像,出土造像达30余件,多为北朝和唐代造像上乘之作,时代风格鲜明,具有极高的艺术研究价值。



专家考察晋阳古城晋源苗圃遗址发掘现场


北宋平灭北汉后,晋阳古城遭火焚、水淹后废弃。其后宋王朝更颁布法令,严防居民在晋阳城遗址上居住,而且这一政策历北宋160年不改。此后八百多年间,古城遗址上基本没有大的建设项目,仅明代在古城西南部建立一座方圆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县城。应该说宋毁晋阳城后的主要遗迹仍然完整地被埋入地下。像晋阳古城遗址这样特殊的埋藏现象,在全国大型城市遗址中十分少见。晋阳城是中国古代具有代表性的城市之一,晋阳古城遗址较为完整地保存了唐五代时期城市建设的原貌。搞清晋阳城的布局结构和建制特点,对于研究中国城市建设的规律有着重要的意义。 



晋阳古城遗址出土北齐观音菩萨五尊像


晋阳古城遗址位于太原市西南部。在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太原城市建设规模已越来越向古城遗址保护范围逼近。古城遗址已经不再处于城市的郊区,而成为城市发展的又一个重要区域。如何把保护、发展这一珍贵的文化遗产与合理利用文化遗产资源相结合,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加快文化产业开发,打造国内外知名的文物旅游品牌,使文化遗产成为培育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而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既可实现对文化遗产的整体性保护,又能为人民群众创造良好生活环境。国家文物局的这一重要举措为我们转变观念,探索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协调发展提出了新思路、新办法。晋阳古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将在山西转型跨越发展,推进经济结构调整,优化土地资源利用,改善生态和人居环境,优化城乡面貌,彰显地域魅力,提升城市文化品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与文化遗产保护共赢等方面起到积极作用。


(文章节选自:《中国文物报》2014年11月28日,原文标题:《控带山河、肩背天下——晋阳古城的核心价值与考古发现》,作者:韩炳华、常一民、裴静蓉)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