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山之歌—父母恩情大于天

女王汇2022-07-30 14:15:29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若说四海茶楼的一楼和二楼让人心中倍感宁静的话,那么这三楼便是恰恰与之相反的压抑。 深沉的胡桃色,木料上刷的桐油几乎可以反射人脸,薄木的地板,空无一物的走廊,昏暗的烛火,当人走在其中,哪怕是以往再镇定的人都会失了冷静。 走廊两边都有小小房间,门上挂着牌子,写着有或无,尽头,是一间门扉极大的房间,里面装饰的不同寻常。 超乎寻常的檀木大椅,哪怕是三个成人坐在上面都绰绰有余,简洁却又雕刻细致的长案,这屋中每样东西都是极其细致沉稳的,可这一切比不过如今那椅上所坐之人的眉头轻皱。 辛寒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偷偷瞧了离枫一眼,便见身后那三人也同自己一般,缩着脖子尽量装鹌鹑,屋内气氛几近凝结,到最后由锦绣的轻声一叹终结。 “朝廷那里要盯着,最近临近芒山脚下都不太平,若不是我有两分本事,只怕如今的泗水城都难保安宁,可这一切不过是那些身居高位之人随手而为的事儿,你们几个还得加快速度才行,此时已非彼时” 锦绣这话一出,霎时就让辛寒等人心神一凛,青牛村遇敌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递了消息出去便一直心神不宁,好在锦绣后来给他们报了平安,那几日。他们发了疯似的往外跑任务,扩建资源,直到锦绣递了信儿给他们,这才有了今日的团聚一堂 “是”几人垂首抱拳,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若有可能,也可以同时往外扩散,红衣百晓,一处留下一个领导,余下的去邻国瞧瞧,西梁已经出了头,其余的想安生怕是也难,这乱时,也是我们的机会,我出门不便,有劳你们多操劳了” 锦绣起身理了理衣服,缓步走到门前,注意到身后亦步亦邹紧跟着的四人,眼中闪过一丝暖意。 “我们不累,能为公子鞍前马后,是我们的福气”辛寒弯着唇角,那秀气的姿容不凡的举止,已经初见日后风姿。 “往后有什么大小消息都整理一份给我,连客人的资料也是”临到门前,锦绣回身笑了笑“楼下还有人等我,就不多留了,让你们传的消息,记得闹得越大越好”辛寒四人垂头相送,锦绣浅笑而行。 有些时候,她也恍惚,本以为这一世可以安宁,却不想,事与愿违 这一日锦绣照旧提着大包小裹牵着萧灵芸回了芙蓉园,二人一个织锦淡紫长裙,斜插白玉簪,一个身穿绛紫长袍外罩玄色金丝纹狐裘,檀木冠高束。 若不是二人出入的是泗水城有名的芙蓉园,只怕早就有人打探,这到底是哪家公子与他夫人,直到锦绣二人不闪不避走进芙蓉园,不少妇人与小姐都暗暗可惜。 对这一切二人不知,依旧如往常一般吃喝玩乐,泗水城与芙蓉园不同以往的气氛,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没有影响,不知看的多少人腹诽。 夜晚,锦绣如前两夜一般做了手脚之后,这才跃窗而出,身为搅乱泗水城浑水的锦绣,对如今的情形也算满意,方静言想要闺房之乐发泄发泄,锦绣就给他添点药粉助了点儿兴。 赵德每日清晨喜好习武,锦绣就给他添了点儿活血的药剂,有这一身功夫却不想着保家卫国,只想着如何在泗水城扩大店铺面积,收拢门客,收受贿赂,如此练来也无用。 在泗水城祸害一方的人渣,锦绣都毫不犹豫的送他们去佛前忏悔了,今夜却是轮到下一家了,若是成功了,泗水城五大高官世家就去了其三,剩下的两家固然免不了方寸大乱。 到时候,定然有热闹看,再等两三日,就该启程去兰城了,这般想着,锦绣停在半路,进空间给无殇写了封信,交由凌云带去,这才继续赶路。 锦绣站在校尉季家院墙旁的树梢上,倒不是因为她的目标是季家人,只是恰好在路上瞧见了许多人深更半夜悄悄的朝着此处院落而来,这才起了点儿兴趣尾随而来。 以高处之便,找寻了半天,最后才确定那群人出入之地,那偏角的院子看似平凡偏僻,可走近了便能看见丝毫不弱于主院的防守,不少人来来往往,却都十分匆匆,单着这情形,不难猜测这季府因为风声鹤唳的泗水城有未雨绸缪之势。 锦绣挑了挑眉,悄无声息的朝着那处偏院而去,其中锦绣无意间看见一个护卫的腰上系着红衣山庄的编号牌,不禁莞尔一笑,越来越有意思了。 “公子,方静言一死,方杰霎时方寸大乱,这两日忙着收拢方家在泗水城的铺子,连他自己的巡检之身也顾不得了,府中正室,姨娘这些日子闹得厉害,外加城里的流言,折腾的方府鸡飞狗跳。” 这人说完,看见上座之人点了点头,这才呼了一口气,带了点儿笑意站在一旁。他身边的人自觉上前两步,单膝跪地道 “赵府今日也乱的厉害,赵光武呆呆傻傻的连方杰都不如,一些旁支已经动了心思,打上了那些铺子的主意,按照他们的速度,等赵光武反应过来,怕是也来不及了” 上座之人嗤笑一声,蔑视之意毫不遮掩,这人说完,看着自家公子点了点头,也随着之前那人站到一边,二人相视一眼,眼中浮现的都是对自家公子的佩服。 谁能想到,泗水城的五大高官世家,一举一动都被自家主子收入眼底,不过两年时间,他们这些派出去卧底的探子就有不下双数之多,小到灶房烧火的,大到几人心腹,这等城府,又有几人能比。 “尹玉峰本想请红衣山庄的人来护卫,可尹彦不许,后来,尹玉峰闹了半天也只是多请了一些跑镖的,宿在了偏院,好酒好喝的招呼着,除此之外,尹家一切正常” 有人退下,有人上前 “灵芸姑娘今日又跟那位公子在街上逛了许久,又吃喝又玩乐,属下瞧着,灵芸姑娘,不像对那人没意思”顿了顿,那人深吸一口气儿道 “公子,恕属下冒昧,属下觉得,您做这些都应该跟灵芸姑娘讲,不然您护她两年,又竭尽全力帮助萧家又是何苦,难不成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心悦别人?更别说,灵芸姑娘的初” “放肆”屋顶上的锦绣听见茶盏碎裂的声音静静的笑了,那眉眼弯弯的凤眸映衬着弯月别提多动人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