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淮师钱敏 | 走进狼塔“极限”边缘:一山再山乱石坡(D2)

花漾淮安2021-10-09 10:50:42


走进狼塔“极限”边缘

Day2



 


本文是为了纪念自己徒步穿越新疆天山狼塔C+V线路时的真实状态及感受,眼里所看到的以及镜头里所记录狼塔的艰险与壮美。


8月16日 白杨沟2900M营地—白杨沟达坂(3860M)

— 马鞍子营地(2950M)  20公里  徒步10个小时


  今日目的地

越海拔3800多米的白杨沟达坂——呼图壁河谷前后山分界线,然后抵达马鞍子营地。

       翻过达坂就进入了后山的河源峰地区,俗称为狼塔。山形路况复杂,是狼塔穿越的第一道“拦路虎”,是考察穿越者耐力和毅力的试金石,在圈内有“劝退达坂”之称。




帐外,迎面的清冷空气中夹杂着青草味。

河边打水、做饭、收帐篷、烧垃圾……

我和荡荡的早餐是白水煮面条+脱水蔬菜汤+牛肉酱,老顾喊我们一起喝了他昨晚精心炮制的大米粥。


八点半出发,沿着青绿的白杨河谷快速前进,时而上坡、时而下降,时而碎石、时而草甸,走这样的路消耗体力比较大。



队伍之间距离渐渐拉开了,前面走得快的第一梯队会做短暂休息等待后面队友,待看见后面队友的身影他们便上包闪人。



高原上徒步时大汗淋淋,停下就会感到冷飕飕,不能太久停留,后面赶上来的队友一般也不会再作休整,继续紧追慢赶第一梯队。



下图右上角穿黄色衣服的豆浆坐在远前方高坡的石头上一直往下盯着,看见坡下队员身影出现后便转身大踏步远去了。地面上没有明显痕迹,很容易走错路。


钱敏的身影


 中午在一小河边碎石滩上休整,累得不想动,午饭是开水和馕。


晒鞋子晒袜子,大家都横七竖八懒洋洋地躺在碎石坡上小憩。



豆浆一声“出发”,要开始爬达坂了,先要不脱鞋跳跃过眼前的这条小河,看着前面的队友鱼贯顺利跳跃而过,我也毫无压力地走到河边。

轮到我,立刻傻眼了,起跳板作用的那块隐约可见的石头是在水面下一点点,要跳落在石头尖上再一跃到对岸。


目测了一下河水宽度,要正好跳落到石头尖上真心没把握,惧水心虚,开始纠结。

大长腿豆浆此时站河对岸一块石头上正一言不发冷峻的目光盯着我,我身后还有诸多等着过河的队友,心一横,拼了,跳——扑通!!


,还没搞清楚啥状况直接半边身子跌跪入水,右膝盖重重磕在水里面石头上,鞋里瞬间灌满了水。狼狈不堪的我急忙从水里面爬起来到河对岸,脱鞋,倒水,脱袜,挤水。

荡荡“我包里有干净袜子,给你换上吧。”

弋哥“鞋子里要不垫一块卫生巾吸水吧。”


鞋子已经湿透了,换也没用,将就着吧,晚上到营地再说。第三天记不清是哪个队友在雨里贡献出跌伤膏药帮我敷在淤青的右膝盖上,那时候队友间还不太熟悉,但这份关怀一直记在心里。


走路听得见鞋子里吧唧吧唧的窝水响声,整个人都不好了,鞋子似乎也重了许多,可也只能咬牙坚持,脱鞋倒水已经落后队伍后面了,一心只想快点赶上前面的队友。



很快就进入没有路的乱石坡中,爬坡、横切、下坡,铺天盖地是碎石乱石,没有尽头。 

//

狼塔本没路,能过就是路!

   


 满眼看去全是碎石形成的灰褐色山体耸立起伏在山谷中,隐藏着诸多危险。

 乱石坡山脊上行走着小蚂蚁一样三三两两的队友。



在踩压就会滑动的碎石堆里深一脚浅一脚爬升,当你感觉它已经是最高的时候,爬上去,前面又会出现更长更高的一段,让你看得到尽头却看不到希望。


长时间面对各种石头坡,视觉审美疲劳心里有些烦躁。


▷上山过程中


山体变得越发陡峭和突兀,之字形坡是一个接着一个,最后一个大陡坡几近令人崩溃,每上升一米都感到筋疲力尽,每三五步就得休息喘气,途中遇到两个别的队伍体力不支下撤的人。



疲惫让大家没人多说话,喘着粗气终于登上了高坡。背包荡荡坐在石头上等我们,左盼右盼的达坂终于到了。


垭口等后面队友的领队背包的短暂休息睡姿,高明!



站在荒芜山岭上,四周一片沉寂,除风的啸鸣声,似乎没有一丝生命迹象。

远方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雪峰连绵起伏,荡荡指给我看其中巍峨雄伟的河源峰,蔚为壮观,就是传说中的“狼塔”,雄浑奇美。



下图是荡荡


这里海拔3855米,风大,冷,我和荡荡两人臭美脱了外套相互匆匆拍了几张照片收拾好相机,就开始下山,面临的是大强度的碎石坡下降。


上多高,下就有多深。怎么上来就怎么下去!!

下山路险,碎乱石横切。下降的坡度比爬升时更陡峭,乱七八糟的碎石很不好落脚,脚趾头也承受着莫大的下冲压力。


▷正在下山(一路的碎石坡)


下山极毁膝盖和脚踝,走多了自己也掌握了一些下山技巧:可以利用碎石中挤压双脚斜坡受力动势飞速侧滑行,还可以一脚斜一脚歪八字后脚掌落地飞快朝下俯冲,只是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滚下去,那就惨了。


一路难得开金口的背包竟然夸我下山走得不错,速度快。后来几日经过多次爬升下降达坂,知道自己上坡慢下坡快,很多次都是在上坡落后下坡中快速追赶上前面队友的。


下图为正在下山的异常谨慎小心。(照片角度无法显示出碎石坡山路的陡。)


赶路时间紧迫,急匆匆一路上拐来拐去,好多坡是直下切,很陡,一个不慎就会骨碌骨碌滚下去,上上下下几度爬升下降横切之后远远地看见山谷里的彩色帐篷营地。



7点20到达营地,营地两边坡度很大真的像一个马鞍子,顶头还有间很大的牧民游牧生活帐篷。哪儿草好,羊到哪儿,牧羊人也雨里风里跟到哪儿。

马鞍子营地上面全是黑豆样的羊粪蛋儿,斜坡且地方不大,帐篷挨着帐篷儿。先到的狼友们优先选择平整地段儿扎营。


落雨点了,我赶紧用登山杖拨拉驱赶清理地面上的黑羊屎蛋子。

一边干活一边不时抬头注意着后山坡,山高谷深,天似乎也有了暮色,心里很担心后面的孔老师他们,她走下坡陡路害怕特别慢。


不一会儿孔老师金典小心翼翼下来了,八点半天才看到东东忠义两人的身影,原来是忠义的脚崴着了,还好不严重。



马鞍子营地附近没有水源,需要到下面远处的深沟里取水,下坡上坡很辛苦。我们四人都没有带水袋,无计可施,聪明睿智的猴哥用几个塑料袋自制成水袋拎来一大袋子水,我们全靠它做了晚饭和第二天的早饭。


晚上吃的是山之厨卤肉饭,荡荡提供的脱水西红柿蔬菜汤。


吃饱喝足之后又开始一天中最舒服的姿势——躺帐篷里的睡袋里,舒展一下疲惫的胳膊腿儿,大腿和小腿开始酸痛,喷了云南白药喷雾剂,又忙着给今天掉河里湿透了的鞋子里塞了好多面巾纸除湿。


帐篷外面哗哗下着雨。


今天行走20公里,海拔爬升1100米,下降1000米,用时10小时。今天上升下降幅度大,特别累。



狼塔C+V全线穿越,是一条高强度、高难度、高风险的徒步线路,被评为户外难度和风景最高的9级。钱敏和他的队友们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探险,也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坚持的力量。

平台将持续推送他们在行途中的所见、所感,敬请继续关注。


敬请继续留意


走进狼塔“极限”边缘:一念天堂一念地狱(D1)



文 | 钱敏

 | 钱敏


- end -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