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王安石的远方——《游褒禅山记》深度解析与教学建议

罗振铭2020-07-31 14:09:19
 

王安石的远方——《游褒禅山记》深度解析与教学建议

宋仁宗至和元年,一个新的年号肇始,也是王安石被任命为集贤校理一职的一年。但是,王安石辞官不受,可能是他胸有大志,对这种文职散官并不在意。就像他经过的褒禅山,无法吸引他:王安石一生,都在追求着心中的远方。

褒禅山之美

褒禅山应该是美的。

第一是自然美。褒禅烟雨,锦屏揽翠,古木参天,幽然胜景。褒禅山以前叫花山,自然是一靓丽风景。从名字上来看,大约是到了某一个季节,漫山遍野开满了各种鲜花,色彩斑斓,芬芳的香气萦绕,生气盎然。王安石是七月到的褒禅山,正是枝叶茂盛的季节,褒禅山满山蓊郁,葱菁环峙,若夏雨过后,云雾轻绕,空气清新,怎么不美呢?何况夏日雨水丰沛,泉水淙淙,幽兰丛生,令人心旷神怡,而王安石却没有感受到。

第二是人文美。褒禅山之所以由“花山”更名为“褒禅山”,是因为“唐浮图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后名之曰褒禅”,有唐高僧慧褒曾经在这里修行传法,一代高僧必然会选择钟灵毓秀之地来修行,并建立慧空禅院。慧褒大师不会随便选址,这印证了褒禅山的景美。慧褒大师圆寂过后,弟子们安葬了自己的师尊,并搭建了简陋的庐舍为师尊守孝。这种非常经典的中国传统的人文故事充满神秘而令人感动的色彩,王安石并没有觉察到。

眼前的风景不美

当一个人对自己执着的事情一往情深时,眼里便只有那一种。

王安石执着于什么呢?忽视了身边的美,而向往着“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王安石带着向往着远方的心情来游历褒禅山,自然将心中的想法投射到这篇游记之中。

别人的游记洋溢着游览的喜悦,王安石的游记充满着无趣与执着。

他一生都在追求,他在改革。

他一定要折腾出一些东西来,尽力去奋斗、拼搏,直到折腾不动了,人生才无悔。

对这样一位执着于远方的旷世奇才而言,他的改革自然不会成功。

一般认为,追求远方的都是诗人,而不是政治家。因此韩琦评价王安石“安石为翰林学士则有余,处辅弼之地则不可”,可谓精当。

被忽视的美

慧褒大师圆寂过后,他的弟子在大师的灵塔前面搭建了简陋的草庐,追思恩师对自己生命的点化。事师如父,是中国人特有的感情。父母给了自己肉体生命,师父给了自己灵魂生命,因此师者同父。朱光庭评价王安石“惟以破坏祖宗法度为事”固然有些过激,但也有依据。这是王安石一生饮恨之缘由。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是对渺小的个体生命的哀叹。对于死亡,庐冢就在那里,王安石对此轻描淡写,没有太多的感悟与启发,他真的错过了一个思考生命的机会。

教学建议

这一课非常经典,教师至少可以带领学生走向人生哲学的高度,分清几组关系:


文人与政客

近处与远方

人情与事业

执着与散淡

发现与忽略

心志与言语


【因为时间太紧,不一一分析】

图片来自网络

游褒禅山记

作者:王安石 

褒禅山亦谓之华山,唐浮图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后名之曰"褒禅"。

今所谓慧空禅院者,褒之庐冢也。距其院东五里,所谓华山洞者,

以其乃华山之阳名之也。距洞百余步,有碑仆道,其文漫灭,

独其为文犹可识曰"花山"。今言"华"如"华实"之"华"者,盖音谬也。其下平旷,

有泉侧出,而记游者甚众,所谓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里,

有穴窈然,入之甚寒,问其深,则其好游者不能穷也,

谓之后洞。余与四人拥火以入,入之愈深,其进愈难,

而其见愈奇。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

火且尽。"遂与之俱出。盖余所至,比好游者尚不能十一,

然视其左右,来而记之者已少。盖其又深,则其至又加少矣。

方是时,余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既其出,

则或咎其欲出者,而余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夫游之乐也。于是余有叹焉。

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

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

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

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

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

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余于仆碑,

又以悲夫古书之不存,后世之谬其传而莫能名者,何可胜道也哉!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

四人者:庐陵萧君圭君玉,长乐王回深父,余弟安国平父、安上纯父。

至和元年七月某日,临川王某记。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