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再考“狼牙山五壮士”

爱思想网2021-11-23 09:00:43

作者授权爱思想首发,转载需取得授权。


姜克实,爱思想专栏学者,日本冈山大学日本近代史专业教授。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访问姜克实学术专栏。


原标题:日军记录中的狼牙山作战




一、国内的基础史料——史料检证与评价


“狼牙山五壮士”,这是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流传于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陆中国。至今已有了各种剧本,电影,小说,情节也有了添枝加叶的发展。为其提供故事源的官方版本,可见2005年6月17日《人民日报》文章《抗战英雄谱——狼牙山五壮士》。


1941年8月,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调集7万余人的兵力,对晋察冀边区所属的北岳、平西根据地进行毁灭性“大扫荡”。9月25日,日伪军约3500余人围攻易县城西南的狼牙山地区,企图歼灭该地区的八路军和地方党政机关。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某部第七连奉命掩护党政机关、部队和群众转移。完成任务撤离时,留下第六班马宝玉等5名战士担负后卫阻击,掩护全连转移。他们坚定沉着,利用有利地形,奋勇还击,打退日伪军多次进攻,毙伤90余人。次日,为了不让日伪军发现连队转移方向,他们边打边撤,将日伪军引向狼牙山棋盘陀峰顶绝路。日伪军误认咬住了八路军主力,遂发起猛攻。5位战士临危不惧,英勇阻击,子弹打光后,用石块还击,一直坚持战斗到日落。面对步步逼近的日伪军,他们宁死不屈,毁掉枪支,义无反顾,纵身跳下数十丈深的悬崖。


即使是权威的模本,也避免不了错误,即文中的“次日”。若真是9月25日的“次日”,狼牙山的事迹应发生在9月26日。至少这点,现在不会被朝野的常识所容,亦没有任何称为“次日”的证据。如此,日后的宣传,不仅会出现夸张渲染,也难免出一些错误。所以,若求严谨,真实,必须要核对当时的原始资料。



*学习狼牙山五壮士的训令


关于“狼牙山五壮士”的原始资料,我们可以追溯到五壮士跳崖后不久,1941年10月18日,晋察冀军区发出的训令《军区指令各部队 学习狼牙山五壮士》。此训令应是后日各种宣传材料的底本。称:


9月25日敌寇二千余,分数路围攻狼牙山,一部五百余向我最高山头阵地「围攻」,在山腹前触发我×分区×团×营×连預埋……溝之地雷,当场伤毙四十余名。後该连以第六班掩护主力转移,英勇战士胡德林、胡福才、葛振林、宋学义在班长马保林同志(党的小组长)领导下,……固守阵地,与敌激战五小时。敌人曾作四次猛烈冲锋,均被我击退,计杀伤敌寇五十余名。……此次战斗计毙伤敌一百余名以上,敌异常恐慌,全无斗志而退[1]。


此件已经是第二次的宣传资料,但总比今天官方版本要忠实于事实。可以看出, “围攻”之敌并不是三千五百,而是二千余敌中一路的“一部五百余”。


二千五百敌兵分内外两线,“内线之敌约二千余人,从三道河、龙王庙、东水、西水、石家疃、菜园、杨树林七路游击;外线之敌一路百人由管头北沟、乌马骡,一路三百余人由沙岭搜索前进”之说,也可见《棋盘陀上的五个“神兵”》 [2]。



*1941年11月5日《晋察冀日报》,第一个宣传报导


这此件是为了宣传前述军区训令而加工的最初的“故事”文本。登载于11月5日中共晋察冀中央局的机关报《晋察冀日报》。作者沈重是该报驻易县地区的特派记者。据说沈重接到宣传任务,立即奔赴五壮士所在部队做深入采访,于10月19日将文章作成[3]。是为了配合前训令(10月18日)精神的最初宣传报导材料。并没有什么新内容,不过是在进一步刻画描写五壮士与漫山遍野之敌对战,打退敌4次冲锋,使敌留下100具尸体后砸坏枪支,勇敢跳崖的事迹。宣传文本并不能成为确凿的史料,因为其中已含有政治的意图。


到底有没有没经过加工的原始记录?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个名为《晋察冀军区1941.8.13—10.17反扫荡战役总结》的材料。制作日为1942年2月1日。虽比前述训令要迟几个月,但可看出这不是宣传材料。而是一部价值较高的战役总结记录。很难断定记录时是否受到过训令影响,但至少从记录的方法看是严谨的。其中有关9月25日的战斗记录部分如下:


二十五日拂晓管头龙门界安共出敌三千五百余,并携民夫牲口千余,分经于河条条岭东西水步乐娄山沙岭上下舖围攻狼牙山,以搜索龙王庙棋盘为主,十二时敌占龙王庙棋盘老君堂鸟马驿各高地,我在该地活动之部队于敌开始动作时即向外线转移,仅一团在该地游击之第七连第六班因掩护主力转移,退路被敌截断,该班当即占领有利阵地顽强抵抗,将敌诱致我预设之地雷群,敌触地雷伤毙指挥官以下五十余名”,嗣敌四次冲锋均被击退,敌复伤亡四五十我阵亡二,终以弹尽,该班长乃率所余战士四名,先将武器破坏,跳断崖殉国,亡三伤二(敌退后得救归队)”[4]。



*《晋察冀军区1941.8.13-10.17反扫荡战役总结》


文中详细记载了地名,作战过程等情报,相比起来史料价值应最高。


2500-3500之敌采用“分路合击”的包围战术进攻狼牙山。五壮士打退敌4次冲锋,毙伤敌100余后跳崖,可以说是以上几个初初记录的基本内容,至于今天故事中的新情节,如歧路时的选择,叛徒的出现,子弹打完用石头砸,拔群众萝卜,跳崖前后的豪言壮语等等,可认为都是后来故事化过程中的添枝加叶,并没有在学问上计较的必要。故事需要的并不是事实,而是刻画英雄形象的手法。


所以本论不对现在的“故事情节”评论。意在利用日本军方的资料,检证一下上述八路军基础史料中的出现的几个公认的基本内容。并搞清整个作战的背景,过程及日军的行动,部署等。


二、狼牙山战斗的背景


晋察冀辺区,南北约300公里,東西约100公里。此处,共产党八路军約4万(日军统计为3.7万-5万)人分散在各隐蔽的根据地内,边发动群众生产自足,边实行抗日的游击作战。破坏日军的交通线,据点。为了封锁此根据地,围剿八路军的抗日主力,1941年7月9日,“北支那方面军”制定了一个新的“晋察冀边区肃正作战”计划。方针是“在摧毁,封锁其根据地同时,破坏其自给自足的生产能力,使该地区共产党势力消耗殆尽。”


作战期间为8-10月的两个月,使用兵力为:


1.“甲兵团” :第二十一师团的步兵约4个大队组成,(每一大队约1000人,每联队约三个大队)磐井虎二郎少将指挥。

2.“乙兵团” :步兵第百三十三旅团的两个联队(6个大队)组成,由津田美武少将指挥。

3.“丙兵团” :第三十三师团主力组成,樱井省三中将指挥。


此外还配有炮兵等各种协同部队,作战指挥部设在北京,作战总兵力逾越三万名。


作战计划分两期,第一期从8月13日至9月3日约3周,目的是实施大规模,广范围的机动作战,以围剿,歼灭八路军主力。第二期从9月4日至10月15日约7周,目的是扫荡残敌,破坏抗日根据地和其设施[5]。


狼牙山的战斗,发生在第二期作战的后期,9月4日至10月15日之间。作战担当部队为乙兵团中的一个联队,即本论主角的步兵第一一〇联队,联队长水上源藏大佐。


*步兵第一一〇联队长


下面再看看狼牙山战斗所发生的第二期作战(9月4日-10月15日)的特征。


此时,大规模的围剿,歼敌的机动作战已经结束。日军的作战方针转变为“构成严密封锁线,分驻各个要点地区,制造无人地带。构筑道路阵地,克服补给和疫病蔓延的困难分进合击,肃清根据地内的潜伏残敌,并搜寻破坏其各种设施。作战结束后继续强化经济封锁以扩充战果”[6]。此时,与协同作战有关的北支方面军驻石门情报所于9月3日,在北京的方面军战斗指挥部也于9月4日解散。狼牙山战斗发生的前一天9月24日,“方面軍判断晋察冀辺区的粛清作战已取得预期效果,决定停止本作戦,指示今后以経済封鎖为主来维持作戦成果。并对進攻兵团下达了转移,集結命令”[7]。


所以,在包括狼牙山战斗的第二期作战期间,日军并没有过大规模机动作战,多数为分散于各据点村落的大队,中队以下的小部队,在驻地附近进行残敌扫荡。狼牙山战斗之前,第二期的残敌围剿,物资清查等行动也进入尾声。所以“管头龙门界安共出敌三千五百余并携民夫牲口千余……围攻狼牙山”[8]的大举进攻事实,不能在日军的史料中确认。从日军部署上看,此时龙门,界安一带没有驻军,在管头的日军,兵力也只有第一一〇联队第三大队,全部出动也不会超过千人[9]。


三、水上部队的动向和南管头村


下面看看和狼牙山战斗有关的乙兵团水上部队(步兵第一一〇联队)的情况,动向。


据《冈山步兵第百十联队史》记载,“步兵第一一〇联队,第一期(8月23日~9月4日)作战中协同乙兵团其他部队于二十三日拂晓、从定兴,固城镇付近出发,分三纵队西进,对盘踞在狼牙山及银坊付近的八路军第一军分区杨成武部队实行了包围攻击、使其溃退向北方。之后对盘踞在倒马关付近第三军分区黄永胜部展开攻势、在敌溃退后进入插箭岭、白石口一线。此后水上联队往返于狼牙山、银坊及倒马关、走马驿镇付近,实行了反复的扫荡作战” (264页)。


可见,第一一〇联队在第一期作战中,往返于方圆50约公里(从狼牙山镇南管头到涞源白石口现在的道路约175-185公里)的广大地域,集中优势兵力对八路军主力进行了追击,围剿。


九月二日、方面军决定转入第二期作战。各进攻兵团按作战方针、以步兵大队、中队为单位分驻于各据点,对周围村庄,八路军设施进行扫荡,边搜索残敌边破坏根地据施设,运出生产生活物资。前述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反扫荡战役总结》中出现的“携民夫牲口千余……围攻狼牙山”的记载,指的就是日军为了搬运根据地物资组织的民工运输队。


第一一〇联队,进入第二期作战后,“联队本部、直辖中队及第三大队进驻南管头及口头地区、第二大队配置于岭西地区、第一大队进驻北大悲地区。至九月(10月之误,笔者)十二日,对残存匪团进行了搜索,剿灭,破坏了根据地各种设施,取得很大成果”(《冈山步兵第百十联队史》266页)。


*9月25日一一〇联队分布图。第二大队驻北大悲,第一大队驻岭南,第三大队驻管头。


从地图中可见,第二期作战中,第一一〇联队在狼牙山根据地附近东西拉成一曲线。本部(南管头)与西方的第一大队(北大悲)距离约35公里(现在路况),与南方的第二大队(满城县岭西)距离约12公里。 此时兄弟部队的第一六三联队,也在西南方向的唐县军城镇一带展开,执行同样任务。并没有参加狼牙山地区的围剿[10]。



*日军拍摄的狼牙山



*日寇进军狼牙山



*日寇在管头村的假日


现在的狼牙山镇的南管头,即是日军第一一〇联队第三大队和联队本部的驻地。关于在此地约一个月的驻屯生活,联队史中有不少记录。


“来到了一个叫管头的河边部落。先到达的大队士兵们正在此饮马,小息。在此得到二、三天的休养假日。季节已过深夏,水还是有诱惑力的。士兵们在此戏水,洗衣、嗮太阳渡过了几天安详之日”。


“小管头是休养和粮抹补给之地。在此休养恢复了元气的部队,再次进入深山。河床即山间的道路。若下雨,是一条浊流,水量一减少,就成为道路。两侧都是高耸入云的山脊,先锋队沿山脊搜索,大部队则在中央溪底行进。”


注释:

[1]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八路军·文献》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第709页。

[2]1941年11月5日《晋察冀日报》。

[3]王卫国:《“狼牙山五壮士”是怎样报道出来的》,《新闻与写作》2005年第1期

[4]《晋察冀军区1941.8.13—10.17反扫荡战役总结》,晋察冀军区司令部1942年2月1日。195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翻印。

[5]防衛庁防衛研修所戦史室著『北支の治安作戦』東京 : 朝雲新聞社, 1968年、542-543頁。

[6]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1110445700、支那事変に於ける主要作戦の梗概 昭和16年(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7]前出『北支の治安作戦』551页。

[8]前出《晋察冀军区反扫荡战役总结》。

[9]岡山歩兵第百十連隊史編纂委員会『岡山歩兵第百十連隊史』1991年、(以下插入文中)参照附图第39,265页。

[10]『鳥取総合聯隊史』同編集委員会、1983年、1070页。


谢谢阅读
本文责编
川先生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