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

【闲话古今】司马迁笔下的闽越国及现代考古证据

小雯书苑2020-09-15 07:48:52


 

特大喜讯:小雯非常荣幸地得到了大学直系师兄的授权,得以在“小雯书苑”为大家带来一系列极具学术价值的文史著作。

接下来进入正文,欢迎大家赏析~~











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撰写了不朽的历史著作《史记》。其中对僻处东南的闽越国历史记载颇详,是研究福建地方史的开山之作,也是福建秦汉考古的重要参考书。


司马迁(公元前145——约公元前87年),他三十八岁(公元前107年)正式做太史令,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他四十六岁,为李陵辩护,被汉武帝处以宫刑,忍辱负重撰写了不朽的著作《史记》。汉宣帝时,司马迁的外孙杨恽献出《史记》,得以流传后世。

闽越国历史为何被司马迁列为“东越列传”

《史记》一百一十四卷  列传第五十四卷为《东越列传》。为什么司马迁把闽越国历史命名为《东越列传》,这就要回顾闽越国后期东越王余善的所作所为。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余善刻武帝玺自立,发兵拒汉“道号将军驺力等为吞汉将军,入白沙、武陵、梅岭,杀汉三校尉”,震动朝野。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冬,汉武帝派四路大军剿灭余善,尽徙其民于江淮间。这场战争十分惨烈。当年,距司马迁正式做太史令只三年,司马迁四十一岁风华正茂,又是在职的太史令,可以调阅各种档案文书。征战闽越的战争给司马迁印象深刻,他充分利用丰富的资料,犹如前线指挥官那样,把这场战争描述的特别详细。战争的主要对象是东越王余善,因此,司马迁把这段历史编为《东越列传》而不是《闽越列传》。


闽越王无诸战国晚期自封为王

但是,《史记·东越列传》开篇依然是“闽越王无诸及东海王摇者,其先皆越王勾践之后也,姓驺氏。秦以并天下,皆废为君长,以其地为闽中郡。[集解]徐广曰,今建安候官是[索隐]小颜以为即今之泉州建安也[正义]今闽州,又改为福也。”这段记载和注解,证明了闽中郡就是今福州。接着又记载:“无诸、摇率越人佐汉,汉五年(公元前202年)复立无诸为闽越王,王闽中故地,都东冶”。《汉书》曰冶(师古曰:地名候官是也。)由此可见,《史记》、《汉书》都明确指出闽越王无诸修建的冶城和闽中郡郡治均在今福州市。

闽越王无诸在战国晚期就自封为王,战胜了闽候庄边山来自湖南长沙的楚贵族(见《楚文化入闽的考古证据——闽候庄边山九座墓再认识》原载中国考古学会第七次年会论文集)。

闽候庄边山九座墓与长沙战国楚墓和广州汉墓对比表

根据对比表,可见闽候庄边山九座墓不是汉墓,而是战国楚墓。根据墓中出土的谷粒纹玉璧(只有长沙地区楚墓才有)说明,闽候庄边山九座墓的墓主人,直接来自湖南长沙楚贵族。

新店古城下压着一座楚墓

闽越王无诸修建的战国冶城叠压着一座楚墓,说明来自浙江越国的无诸不仅战胜了福建先秦闽族土著,而且还打败了闽候庄边山楚贵族,建立闽越国,自封为闽越王。司马迁有一段记载特别有意思:“(无诸、摇)从诸侯灭秦,当是之时,项籍主命弗王(即不同意无诸称王)。(无诸、摇)以故不附楚。汉击项籍,无诸、摇率越人佐汉。”后来无诸帮助刘邦打败项羽,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复立”为闽越王,都东冶。


秦军未入闽

2004年3月10日海峡都市报发表福建省博物院院长杨琮的学术观点:“两千年前中原文化随秦军入闽­——闽越文化由此在历史上形成了一个高峰。”4月3日该报发表了我的不同观点:“秦国大军并未入闽。”

查阅杨宽《战国史》叙述:所谓“50万(大军)南下平定百越”,是指秦始皇命令尉屠睢统帅五十万大军分五路南下攻南越,一路到镡城(今湖南靖县西南),一路到九疑山(今湖南境内),一路到番禺(今广州市),一路到南野(今江西南康县南),一路到余干水(今江西余干县南信江)。后来,统一了南越和西瓯地区,设置了南海郡、桂林郡和象郡,根本就没有进军闽越。

秦闽中郡为“虚设”,并没有派官吏来治理。《汉书•严助传》还记载汉武帝太尉田蚡说:闽越“秦时弃弗属”。只是无诸耿耿于怀,怨恨“秦侵其地,使其社稷不得血食”。虽然秦军未进入闽越,但无诸等被“废为君长”,不能自称闽越王。


闽越王无诸与汉高祖刘邦一样“与民休息”

早在1992年《中国考古学年鉴》就发表了我在福州冶山最早发现的宫殿遗址:《福州冶山汉初宫殿遗址》,遗址位于冶山西北麓钱塘巷北省建行营业大楼工地。在第一探方距地表约3米深,发现汉初宫殿遗址。红黄色宫殿夯土基地厚90厘米,大型护坡墙砖长44.7、宽33.4、厚3.7厘米,还出土了大口径排水陶管道、大块板瓦、筒瓦、瓦当等。15块瓦内戳印有初汉文字。

省建行工地出土汉初板瓦内“闽”字初文

1996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我作为考古领队,主持发掘了福州新店古城(发掘报告发表在《考古》2001年3期),发现东、西、北均有城墙,西城墙外城经省地矿局物探大队钻探,长达1030米。在西城墙北端发现了战国、汉初、唐宋三期城墙叠压。

被南海公司股票套牢的牛顿

福州新店古城战国晚期陶片

经过三个年头的考古发掘,一直没有发现南城墙。现在看来,汉初东冶港是个开放型港口,南边由水军把守,与对岸浮苍山(今福州七中)高台地成犄角之势,控扼东冶港。只有《史记》称闽越国“都东冶”,《汉书》已改称“冶”,东汉以后设“冶县”。因此《后汉书·郑弘传》所说:“旧交趾七郡,贡献转运,皆从东冶泛海而至。”这句话中的“东冶”只能是汉初闽越国东冶港。

福州新店古城地理位置图

在西城墙中段,我们还发现了一座战国晚期炼铁炉,出土的炉座烧裂为三段,还出土有铁渣、陶范等文物,验证了闽越国国都称“冶”,是因为春秋晚期冶铁铸剑大师欧冶子在欧冶池开创了中国铁兵器时代。福州东冶港输出的铁器曾经东渡日本,为日本弥生时代的冶铁冶铸业作出贡献。

汉初闽越国由于连年参加反秦战争和楚汉之争,国力不强,人口不多。闽越王无诸与汉中央保持一致,与民休息。闽越王无诸战国晚期自封为王,到汉高祖刘邦“复立”他为闽越王,估计他俩年龄差不多,汉高祖当皇帝十二年,闽越王无诸死亡时间应该与汉高祖刘邦差不多。《史记•南越尉佗列传》载“文帝元年赵佗称其东,闽越千人众,号称王”,“佗因此以兵威边,财物赂遗闽越、西瓯、骆,役属焉,东西万余里”。可见,闽越王无诸死后,东冶即福州新店古城只有“千人众’,曾被南越“役属焉”。所以,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吴王濞造反,闽越没有响应。但是,到了汉武帝时期,闽越国实力增强,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闽越王郢发兵拒险

“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闽越发兵围东瓯”。汉武帝派庄助“浮海救东瓯”东瓯“举众来处江淮之间”(东瓯也是迁往江淮之间,后来汉武帝灭闽越后也是“尽徙其民于江淮间”。看来闽越国与江淮间的关系历史悠久)。“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闽越击南越……上遣大行王恢出豫章、大农韩安国出会稽,皆为将军。兵未逾岭,闽越王郢发兵拒险”。其弟余善“鏦杀王”“因立余善为东越王,与繇王并处。”

上述记载说明,汉武帝时期闽越王郢及其弟余善,穷兵黩武,“围东瓯”、“击南越”。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余善杀郢后,掌握了军事实权“筑六城以御汉军”,开始修建武夷山汉城,到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被汉武帝四路大军剿灭,武夷山汉城存世25年。

被汉武帝剿灭的武夷山汉城

被汉武帝剿灭的东越王余善宫殿

因此,武夷山汉城不应该叫“闽越王城”,充其量是余善的“东越王城”。


“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余善刻武帝玺自立”

根据上述记载,说明余善其人不善。汉武帝建元六年后,闽越国出现“二王并处”的局面。繇王丑在福州新店“冶都”,“奉闽越先祭祀”为闽越国正统。余善被封为东越王,在闽北修筑了武夷山汉城(即东越王城),在福州屏山一带修建宫殿和水军基地。余善曾率“八千水军”从海路到达广东揭阳,每船按40人计算,200艘战舰(楼船)浩浩荡荡、蔚为壮观。屏山菜市场工地出土的“龙凤呈祥万岁”和“万岁未央”瓦当,是东越王余善大修宫殿“刻武帝玺自立”的造反证据。瓦当行文“自左向右”,反映了汉初闽越国晚期的书法特征。

屏山出土的龙凤呈祥万岁未央瓦当

(余善自封东越武帝僭越使用万岁瓦当)

原省财政厅余善水军基地遗址

屏山地铁工地汉初地层出土的铁锚

《福建文博》2013.4期  欧潭生《汉初闽越国冶都考》

无诸战国晚期自封为王不计在内,从闽越王无诸被汉高祖“复立”为闽越王的公元前202年,到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四路大军剿灭东越,闽越国前后存世92年。后期25年余善当道,从对比表中可见福州新店古城与武夷山汉城出土的陶瓮、陶釜、陶罐、水井、筒瓦、板瓦、绳纹砖与菱形砖、匏壶、瓦当以及城墙、墓葬等既有相似处,又有明显的区别。


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冬,汉武帝四路大军“咸入东越”“皆将其民徙处江淮间”

大家知道,汉武帝是死后谥号,东越王余善生前竟然“刻武帝玺自立”,即自封为东越武帝,狂妄自大、自取灭亡。汉武帝派四路大军剿灭东越王余善。“天子曰:东越狭多阻,闽越悍,数反复。诏军吏皆将其民徙处江淮间,东越地遂虚。”

福州新店古城西二里益凤山大墓

(被汉武帝派兵挖空的闽越王墓)

最后,司马迁作了中肯的评价,“太史公曰:(闽)越虽蛮夷,其先岂尝有大功德于民哉!何其久也。……然余善至大逆,灭国迁众。”闽越王无诸是历史功臣,东越王余善是历史罪人。余善大逆,被汉武帝“灭国迁众”,造成了福建历史空白四百多年,直至“永嘉之乱”中原移民。



作者简介

欧潭生

欧潭生,男,1945年3月13日出生于闽北建阳, 籍贯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湖边村.昙石山遗址博物馆首任馆长,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擅长新石器至商周秦汉考古。

1963年,欧潭生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68年北大毕业后,他先后在河南部队和农村锻炼。1972年分配到商城县高中教书;1976年调到河南信阳地区文化局工作,先后任文物科长、地区文管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1988年调回福建省博物馆,1997年被国家文物局高评委定为文博研究馆员,2000年3月任福建省昙石山博物馆馆长,2005年退休,转任闽江学院考古学教授。2006年被福建省政府特聘为省文史馆馆员。2013年任福建师大考古与博物馆学研究生导师、民盟福建省委老龄委副主任、北京大学福建校友会副会长。



往期推荐

【闲话古今】关切国家利益的旁观者——从李普曼的冷战思想看他的知识分子性(上篇)

【闲话古今】关切国家利益的旁观者——从李普曼的冷战思想看他的知识分子性(下篇)

【闲话古今】何为美——从缠足看社会对女性身体的影响

【闲话古今】何为女性——浅谈班昭《女诫》

【闲话古今】革命崇拜与现实思考




您的赞赏是

对我最大的肯定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灰常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Copyright © 大庆修水县旅游联盟@2017